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党官的学者话语模式——谈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9)

45347

 

                           党官的学者话语模式

                            ——谈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9

 

 

 

作者:于阳

 

 

 

中国的反腐与官员的财产公示如何做,党官都有很多高招。这里抄录一段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的话:“官员财产公示可以先以‘人’带面,即从‘两新’(新提拔,新后备)干部开始,一步一步将一杯比较浑浊的水,通过不断加入新的清廉增量,来降低或者逐步挤出腐败存量”(《人民论坛》2013.3[上])。

各位看官读了这段话有何想法?

从职务和语态上看,这位副院长是共产党所称的学者型官员。国家级纪检监察学院的领导,自然是中层以上的官,能够说出“以人带面,两新、增量、存量”这些意识形态化的专业性术语,自然受过某方面的专门教育。

就从这杯水来说吧,既然把腐败比做一杯水,那么这杯水就是一杯粪水,而不是“比较浑浊的水”。因为“腐”就是烂、臭;“败”就是坏、毁坏,毁坏的是道德和世风,不但自己烂,还污染环境和他人。所以这里把腐败比做粪水是合适的。如果是“比较浑浊的水”,就要分析造成浑浊的原因,一是无机物,即不含细菌的泥沙,这样经过沉淀就可以清澈。一是有机物,有机物才会腐败,所以这杯“比较浑浊的水”只能是粪水。

看这位官员如何使这杯水变干净。假设这杯粪水能够装30勺,30勺是假定官员30年彻底换一茬。那么每天舀出一勺粪水,加入一勺白开水,30天后,就“逐步挤出腐败存量”,这杯水就可以饮用了。为什么每天舀出一勺加入一勺呢?我把一年缩减为一天,如果一年一换,这杯水早就发酵冒泡,盛不下了,会溢的到处都是。

“我说的是‘降低或者挤出’”,那好,我就把时间延长,三个月后,相对于90年后(先不说一个决策90年后才能实现可不可行),也就是舀出了90勺,加入了90勺。祝贺你副院长先生反腐成功,请端起这杯已经“挤出腐败存量”的水,干杯。

这种思维方式不用说穿了就知道它的可笑和无聊,但在人们的头脑中却是普遍存在的。举两个例子。本人下乡插队时,生产队的母牛生了头小牛,饲养员很喜欢,每天都抱它几次,有一天他说:“我每天抱它三次,等它长到四、五百斤,我也能抱起来”。还有一例,上中学时期某次植树,一位同学手闲,把一棵手指粗的小树压弯到90度,他说:“我每天压弯它三次,等它长到一尺粗,我也能把它压弯”。

上边那位副院长先生的思维方式和这两个例子一样,可见在人们思维中的渗透程度。他们不想想,最后一棵稻草可以压垮骆驼。一是不知事物有极限,一是不知事物时时都在变化。

说到这里读者可能有些不耐烦,这个话题的本身并没有多大的意思,农民不明白、学生不明白并不影响什么,只是学者型官员现在是很时髦的称呼,是当官的趋之若鹜的。学者型的官说出这话,说他匪夷所思吧,可这类话又随处可见。我上一篇文章谈的“延迟领取养老金”,还有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王小石说的“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都是同一种思维方式。这些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 有文凭、有职称,满脑子塞的都是党文化,不知道怎么去说正常话。问题在于这类所谓学者型官员,是给最高层决策提供依据,为高层决策提供参考意见的一批人,所以我说他们是另有用意,或是谄媚,或是为虎作伥。如果是无知或是书呆子,又不符他专家学者的身份,或者说是正符合党文化下的专家学者的身份。他们是在党的领导下,又从根本上影响党的一批人。

这句话从形式逻辑的角度分析,是句选言判断,也就是条件判断,它的错误是将必要条件当成充分条件了。从哲学角度是把可能当成现实了。

笔者其实想说的是:本文开头提到各位看官有何想法,您第一感觉是认为“一派胡言”,还是“有些道理”,还是“可以试试”呢?这就在检验您受党文化影响的程度了。

                               2013-8-31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