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共产党的官怎么“当”——谈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8)

45023

 

                 共产党的官怎么“当”

                   ——谈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8

   

作者:于阳

官员,共产党叫干部。干部一词是个外来语,但中文也有它的含义,干与支相对,干部就是干的一部分。干部一词一般在组织中、在党务中应用,在官场上就称官员,国民党也曾称自己组织中的人员为干部。中国大陆党政一体,所以官员都叫干部。本文所谈的官是指共产党的基层官员。

官员都要从基层提拔,中国的基层官员,也就是基层干部,可以分为几类,一是村官,一是乡镇官员,一是机关里科长以下的小公务员。还有一部分有公务员身份的科技人员、文化人。官员干什么用呢?官员的责任是向党负责,共产党说,他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实际如何呢?下面分别谈一下他们的状况。

一、村干部

村官有它的特殊性,说它是官,它不拿国家的俸禄,说它不是官,它又管理着一方百姓,这种管理可大可小,大到除了杀人管不了,其它一切都管,小到什么都不管,有问题找公社,找乡里。村干部和共产党的关系是什么呢?村干部尽管都是党员,但他们最根本的还是农民,共产党侵犯农民的利益,当然也就侵犯了村干部的利益,他们自然不满,但他们又都是党员,必须忠于党,服从党组织,这就让他们很纠结。

村干部的状况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人民公社时期和联产承包时期。现在大家都了解了人民公社时期共产党对农民的剥夺,这些村干部,大都是土地改革前后入党,人民公社时期已是四、五十岁的人了,看到共产党建政后的所作所为,心理已明白共产党是怎么回事了。

笔者也有过知青经历,曾在生产队当会计。某年当地受灾,人均口粮达不到标准,要吃返销粮(返销粮就是不管你是否受灾,也要先把公粮、也就是农业税交够,然后再根据你受灾的情况,按每人每天八两的标准回补,以收购价再卖给社员),本人造统计表申请返销,站在一旁的书记审核完了,冒出了一句话:“共产党也算讲理”。这话让我心里一震,并让我思考了很长时间。还有一事也让我震动,村主任跟我谈工作时,忽然说:“共产党对两种人没辙,一个是软弱无能的,一个是什么都没有的。”这话也让我思考了很长时间。

   如果前一句话是无意的泄露,后一句则是内心的表白了。我反复思考,发现这两句话包含着许多信息,透露了许多问题,什么叫“也算讲理”?是不是说共产党做过许多不讲理的事?是不是暴露出内心对共产党不满?后一句隐藏的话,是不是说共产党治人、整人是很厉害的,是很有一套的?对有能力的人、有本事的人、有文化有技术的人、强硬的人都是“有辙”的。“什么都没有的”,就是无法再剥夺了,是不是说,只要你有,共产党就要拿过来?这两句话也证明了他们对共产党有很深的了解,很透彻的研究,也同时暗示了这些老党员并不一定跟共产党是一路人。如果进一步推论,也能表明这种心态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基层村干部的普遍心理。但是后一句话好像是以果为因,共产党统治的目的和结果就是,一是让人民俯首贴耳,一是让人民一无所有。但一个不识几个字的农民能有这样的总结,真可称之为“警世通言”了。

但为什么看不到他们的抵制和反抗呢?上面提到,他们知道共产党整人治人是很有一套的,通过历次运动人们已被整怕了,他们或许提过意见,或许有过不满,但“四个服从”以及“保持一致”的组织原则是不敢违反的,他们面对的是人性与党性的原则问题,他们必须表现出“软弱无能”。而且共产党善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当年农村中有一句流传很广的口头语:“炒豆大伙吃,炸锅一人的事”,你为民众谋利益,出了问题则一人承担。这虽然是一句俗语,但我怀疑是共产党有意宣扬的才会老少皆知。组织找党员谈话,会用这话规劝党员,不要做出格的事。而让人看起来它很关心你,为你考虑问题,实质上是为了让你绝对服从。还有什么“出头的椽子先烂”,也是这个意思。

共产党也感觉的到村干部并不可靠,所以经常派工作组、宣传队进村,搞四清,搞斗批改,搞社会主义教育,搞基本路线教育,一个接一个的没完没了。同吃同住同劳动,表面上是亲民,实际上是摸情况,看动向。当然,工作组成员并不知道自己有这个工作任务,上级不会直接布置,但有了问题你会反映。村干部心里明白,所以一个个都“软弱无能”。人老了,没有动力了,工作无法开展怎么办,培养新鲜血液,年轻人入党。共产党很会利用年轻人狂热的积极性和冲动。

二、乡镇的干部

乡镇干部吃俸禄,属于公务员系列了。共产党的干部大多是从基层培养提拔上来的,干部的基层工作经历,是提升的必要条件。年轻人初步走上工作岗位,由于共产主义理想的灌输,所受的为人民服务思想的教育,很多人是想做出工作成绩,干出一番事业,实现人生价值的。但是乡镇工作处于社会管理的最底层,直接与民众打交道,而共产党的本质又是与民众的利益对立的,于是就产生了为人民工作还是为党工作的矛盾。我这个判断并不是空穴来风,郑州规划局副局长逯某就曾反问记者:“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可见他的潜意识中早就明白共产党与老百姓是对立的。这种一不留神说出真话还理直气壮的人,只能说他“政治上不成熟”。

当官要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所居民富,所去民思”, 这是历史上每一个地方官吏的职责,也是基层干部的初衷,中国历朝历代对地方官吏也是这样要求的,但共产党不是这样,它用“小道理服从大道理”,“局部服从整体”,“要顾全大局”, “要想到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没有解放”为理由,剥夺地方利益,剥夺地方民众。基层干部要想为地方造福根本做不到,必须“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结果是所有的局部都服从整体,那么这个整体的利益都归共产党自己了。民众什么都没有了,再给你戴个高帽:“越穷越光荣”。

而让乡镇干部头疼的还有上级硬性规定而政策不明,繁杂的事务,压力山大,动不动就受气挨骂。而且婆婆多,上级各个系统的政策、禁令,任务、指标都压到基层,苦不堪言,而且这些文件往往相互矛盾,让人无所措手足,所以时时要打擦边球,难免不违规,自己的屁股还得自己擦。同时各种无休止的收费、摊派、罚款。例如计划生育超生罚款,没有钱就灌粮食、搬家具、拆房,这些行为直接冲击年轻干部的心性,即使你没有直接参与,看到了,就是对你良心的拷问。但它让你多见,见的多了,就会习惯和麻木,心肠变硬了,良心的负担就减轻了,然后再看你直接的表现,就是在这个过程中磨去你的人性,确立你的党性。为了升迁,或者只是为了饭碗,你必须放弃仅存的一点良知善念和罪恶感,去坚持党性。不是助恶为孽,就是淘汰出局。不单是基层干部,像警察、城管这些直接接触民众的人,都有这样打磨和调教的过程。

乡镇干部还有一个难点就是很难平级调到机关上班,要想脱离基层,唯有升迁一路,除非你有关系。而要想升迁,就要有政绩。前面说过,造福一方做不到,政绩就要吹和造,农作物产量,企业产值利润,GDP指标,税收指标,计划生育指标,新农村建设等等等等都靠吹和造,其实上级直接压你吹和造,你的吹和造才是它的政绩,它好完成政绩,政绩是它提高执政合法性的证明。官场上有术语叫“数字出官,官出数字”。数据是下边报上来的,造假就成了下边的责任。基层干部必须懂这个潜规则。有成绩是它的,这叫领导指挥英明,有了问题是你的,就要“被问责”。是选择实事求是,还是弄虚作假,巴结上司,这又直接触动你的人性和党性了,看你在善与恶的博弈中倾向哪一边了。否则,为守住良心的底线,在人性与党性之间走钢丝,在乡镇干个十年二十几年也是它。直到该退休了,对那些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的人,就调到县里某个清水衙门弄个副职吧。当然,这里所说的“清水衙门”是相对的,“贾府”如果还存在,连门口的两个狮子都不干净了。

当然这是前些年的事了,现在的省里直接把指标数字下到市县,你的GDP多少,人均收入多少等等都由上边决定,地方先把数字报上来,由上级再平衡。哪个地方有准备提拔的干部、有挂职锻炼的干部,哪个地方的GDP和人均收入就要定高一些。现在就是中央,也要对省市报上来的数字进行平衡。但年年这样吹,泡泡破了怎么办?有办法,有了灾害多报损失拉平,往老天爷头上推责任是共产党的拿手好戏。或者是根本就不用管,干二年调走了,提升了,烂摊子自然有后来的人收拾。

有人会问了,这些你怎么知道?因为本人在机关当过材料匠,这些奥妙自然瞒不了写材料的人,每年的计划、总结、报告、五年规划等等都是这样出来的。每年11月份开始就要写年终总结,准备上报,大家想,一年还差两个月,数字就出来了,能是真的么,但一些方面如城镇收入多少,农村收入多少,人均收入占GDP 多少,科技贡献率占GDP多少,计划生育指标多少等等数字,虽然报上去了,但最后还要以上边批下来数字的为准。

告诉你一个不知道的事吧,共产党的干部升也好,迁也好,接收的都是烂摊子,都有一屁股债。从乡镇到中央无一例外。干部为什么轮换,因为在一个地方时间长了,关系就会复杂,形成山头,形成势力集团,上级就难管理。而且贪太多,捞太多就会激化地方矛盾,告状上访的就多,所以一走了事。还告诉你一个人们没想到的问题,干部轮换是化解共产党与民众的矛盾的一种方式,或者说是手段吧。换一个新人,地方上就会重新产生希望,不指望他是青天大老爷,但盼望他能干点实事,希望他比前任强一点。

干几年就走,造成当官的不会考虑本地的长远规划,即使有规划,新上任的也要改,因为那不是他的政绩。结果当官的都是短期行为,都搞什么政绩工程、形象工程、面子工程,既显示了政绩,又增加了GDP

乡镇干部工作的另一难点是村干部难管理,农业户口不能转非,没有升迁的希望,干嘛给共产党认真办事,所以不会积极主动配合上级的工作,能贪就贪,能捞就捞。而且时不时的矛盾上缴,给乡镇出点难题,制造点麻烦,不留神小问题就会弄成大问题。乡镇干部为了一方稳定,就要采取安抚手段,就会为村干部的腐败、违纪睁眼闭眼,以致任他们胡作非为,甚至参与这种胡作非为以便捞点便宜,于是滋生出了村霸、地头蛇、“穷横”。而对民众的举报、上访,一律打压。同时刁民也是让乡镇干部头疼的事,刁民不同于地痞无赖、市井泼皮,他们有头脑,懂政策,由于共产党的政策朝令夕改,矛盾冲突,就有空子可钻,“乱政出刁民”么,钻你的空子还打着你的旗号,以子之矛陷子之盾,而且许多村干部就是刁民,或是刁民背后的主谋。

这里想强调的是,很多乡镇干部并不是不想解决问题,而是有政策在,有禁令在,有体制在,有党性在,这些是造成矛盾的原因,无法解决,既然无法解决,就剩下打压一条路,硬着心肠去干了。为什么在村干部中搞民主选举?这不是共产党想给人民民主,而是村庄实在难以管理,让农民自己的事情自己办,乡镇以至上级可以摆脱矛盾。所以现在当村干部的绝大多数都是家族势力强的、没人敢惹的,也就是村霸,真正所谓民主选举的难有几个。现在的村民选举已经一团糟了,穷村没人愿意干,有经济基础的村,花钱买选票已成了普遍现象,谁给的钱多选谁。乡镇不管,管也管不了。其实这一手,村干部也是从共产党对国外“贿选”的宣传中学的,这是“与国际接轨”,但国外的贿选都是暗中操作,村干部没看到过,不会用,所以就公开宣扬一张选票多少钱。

这样矛盾会越积越多,上访也越来越多,维稳就成了乡镇的重要工作,甚至成了主要工作,很多乡镇要拿出三分之一的时间和人力财力去维稳。所以为管住一个陈光诚要花费上亿元。

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一次同学聚会,一个在乡镇当领导的同学跟我诉说:“乡镇的工作,不是人干的活”。这话当时我还没完全理解,事后才想明白,它不单是在表述乡镇工作的苦、累和难,“不是人干的活”,就是说只要是人,只要你有人性,你就干不了乡镇的工作。这就是许多基层干部的心结。

这些年时兴老同学聚会,有一个现象是,官升的越高,同学之间就越难沟通,因为共同语言少了。没升官的同学认为他瞧不起人,升官的认为你不通世故。其实根本是在从人性到党性的变异中,产生了观念上的差距,官越大,差距越大。那些当官的人并不都是有意摆官谱,而是官场内斗激烈,不能随便说话,因为他们不敢,形成了习惯,不敢跟任何人掏心。

互联网上曾评论苦和累的工作,有人说公务员的工作最苦最累,招来网上一片嘲骂。其实如果人们了解上面那些,就会明白他说的是真话,这是还有人性的人说出来的真话。如果党性完全顶替了人性,就不会到网上诉苦了。许多年轻干部并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坏,工作中也想干点实事,做出贡献,实现自己的价值,干实事与求名利也并不对立,有求名利的思想不能说是错的,为私也是人性的一面,“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是相辅相成的,只是他们在迷茫中。

这些年基层干部自杀的现象常有报道,不是说他们都有问题,而是这些人在人性与党性的纠结中拔不出来,越是理想主义、相信党,越是迷茫,他在人情天理与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对错中不知如何选择,在所接受的传统文化和所学的党文化的是非中无法判断,既要守住人性的底线,又不明白共产党的邪恶,总是把共产党往好处想,认为它不会那么坏。况且否定共产党就是否定自己的当初,否定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不愿承认、不敢面对自己上当受骗的事实。他不明白这是人性与党性的博弈,理想与现实差距太大,精神分裂,继而崩溃了。如果他们心灵硬化,坚持党性,或能守住人性看清共党的邪恶,就不会绝望。本人就在这种思维状态中折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直到《九评共产党》发表,才彻底明白,甩掉了观念中的谬误。

这种观念甚至在海外人士中也很普遍,什么“反邓不反共”,“反江不反共”,认为共产党的经是好经,只是让一帮歪嘴和尚给念挪了。

当今正直而有良心底线的人,不会当干部,因为他们发现那里边太烂。但这种发现又需要有一定的时间和过程。当很多人发现时,又陷在里边拔不出来了。这就是他们的悲剧,也正体现出了共产党毁灭人类的邪恶。人们发现,许多共产党的干部都有双重人格,官场上党性极强,家庭中会是好丈夫、好父亲,好儿子,这就是党性对人性的扭曲。这也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把讲真相、传《九评》、促三退作为当务之急的事了。

前苏联有一个政治笑话:“如果你是党员而又是正直的人,你就不是聪明人;如果你是党员而又是聪明人,你就不是正直的人;如果你聪明而又正直,你就不是党员”。(这个笑话大概脱胎于哲学家乔恩·埃尔斯特所说:“成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并具有才智,但他不会是正直的;也有不乏真诚正直的马克思主义者,然而这类人却都缺乏才智”)。现在在中共党员中属于最后一条的人很多,但他们又不敢退党,“我知道它的邪恶,思想上早就退了,早就不交党费了”。但思想上退是不行的,人的思想是不确定的,而且你想什么谁知道?即使有极其邪恶的想法,没有表现出来,也不能确定你是坏人,法律就是看行为而不能看思想。其实说穿了你就是想脚踩两只船,那样早晚会掉水里的。

三、机关干部

机关的基层干部现在搞招聘,不论是中央还是地方,“萝卜招聘”还是普遍现象,萝卜招聘就是利用形式逻辑学中明确概念的方法,即“将一个概念反映的对象的范围,按照某些性质分为若干小类的一种方法”。如想要招聘某人,就根据某人的学历、年龄、性别,甚至籍贯,规定招聘条件。这一手在当年住房分配时就玩的很熟了,共产党的干部级别、医疗、住房等福利待遇都是这样决定的。本人经常从逻辑思维的角度分析共产党的谬误,可发现共产党在这方面利用的却相当符合逻辑,让不符合条件的人无话可说。

但不管是怎么上来的,也都要在理想和现实中打磨,在人性和党性中选择。当你在机关摸出了一些潜规则,升迁了,或者作为培养对象,即所谓的后备干部、第几梯队,就需要“挂职锻炼”了,挂职锻炼的目的不单是了解基层,那只是表面的,更不会指望你解决基层问题,根本目的是看你在人性与党性的博弈中倾向哪一边,磨去你的人性,彻底确立党性。当然,绝大多数挂职锻炼的人心里都明白这个把戏,他们会好好表现自己的,基层干部也明白他们是来充电的,不会很为难他们,彼此都明白怎么回事,心照不宣。还有什么“调查研究”,其实是是让你报成绩而不是找问题,领导要的是政绩而不是问题,问题它早已心知肚明。你如果不知其中的奥妙,“实事求是”,“说的一团糟”,就会犯政治错误和路线错误。就连毛泽东的近臣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李悦,都犯过这种“知识分子的迂腐”错误。

共产党的干部下基层、调查研究还有一个意思,如鲁迅所说的,为的是体现他在“当官”,现在民众称为“作秀”。官需要“做”,下基层就是做官的过程和表现,所以不管是中央大员还是县乡干部都去“视察”,“下基层”,但你别指望解决根本问题,解决根本问题就要改变方针政策,改变体制,大家都明白是体制问题,谁也解决不了。只不过为了表示没白去,给去过的地方解决点表面的事。

这几年又时兴“大学生村官”,这不是为了解决大学生就业,原因是如上面所说,村干部要成了共产党管理的真空地带,这是共产党最担心的,所以把大学生放到一线充当政治炮灰。所以他们一定会经历人性与党性的折磨过程。干得好,就有机会升迁,干的不好下岗辞职。这批人非得被共产党带坏了不可。城镇的居民委员会也存在这个状态。当然这种方式还处于试验阶段,许多大学生村官并不紧跟、也无法紧跟党,所以成功与否还不确定。

四、技术人员

这些人员大多是农、林、水产、畜牧、养殖等单位的公务员,他们是直接和民众打交道的人,可以说他们了解基层,了解农民,为民众干实事,解决实际问题,是受民众欢迎的人。但如果职位一提升,马上就遇到人性与党性的冲突,这时上级领导就要看你的表现了。省市县级官员中都要求有科技人员和妇女的比例,于是给这些人一个副职干干。干得好,党性强,就会升迁,很多科技干部到中央,就是这样提拔上来的。一般的,能守住良心底线的,也就是党性不强,就不会有政绩,干几届以后,弄到政协、人大去养老。

五、知识分子干部

知识分子包括科技人员,文化人,这里就不单是指基层官员了。他们大多都不想当官,这不是表示清高、无欲,而是知识分子愿意干点实际的事情,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学者以学问为生命,以官职为赘疣”,其实他们了解传统文化,知道一当官就有了忠的问题,“食人之禄,忠人之事”,就不能只按自己的意愿办事。既然听人家的,就要“仰人鼻息”,就会做违心的事。他们不愿意“遵命”,不愿意把自己完全交给别人。甚至他们“学问可以不做,而人不可以不做”。所以他们经常表现出“不成熟”,“学生腔”、“书生气”, 如组织部门所说他们“缺乏行政兴致与官场智慧”。但共产党需要标签、需要花瓶,需要表明自己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就必须让一批知识分子当官。有过这样一批当官的,他们精神上的苦是不能对外诉说的,你要真为人民办事,就会受挫挨整。袁隆平,现在被誉为水稻之父,当年也没少受批判,如果他接受了教训,就不会有以后的功绩。而绝大部分以前做出过贡献、成绩、事业的人,都沉寂了。例如文化人巴金、曹禺等等等等,弄得灰头土脸,斯文扫地,后半辈子什么也没做。

当然知识分子中受党文化教育,出了一批所谓“又红又专”,实际是有才无德之人,他们抛弃独立思想和自由人格,趋炎附势,为虎作伥,这些人对社会、民族的危害更大,如揣摩领导意图论证建三峡的可行性、合理性的那些专家学者,就是这样的民族败类。即使他们不是党员也会党性很强,其实有一部分人是共产党有意让他们不是党员。当然现在当官的不需要知识分子陪衬了,他们已经把自己培养成知识分子了,都有了教授、博士的头衔。甚至成了经济、政治、哲学的家。

要说知识分子的话题太多了,也太沉重,这里不能再谈,也不是本文的主题。

中共的十八大有一个新的现象,就是政治局中以至常委中有好些人都有知青的经历,于是很多人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知青大都吃过苦,受过磨难,了解基层,了解农民,“了解什么是中国的基本国情”,因此会为农民说话,会给人民办事。

了解基本国情的人,就一定会解决基本国情问题吗?我这里可以认定,凡是当过村干部、公社干部以至县干部的知青,一定在人性与党性的磨练中偏于党性了,否则不会升官。吹自己是“苦孩子”的人,就给苦孩子们办事吗?按共产党的话语,你已经背叛了自己的阶级。胡锦涛如果不在西藏镇压中带钢盔端冲锋枪,江泽民不镇压《世界经济导报》,是不会被提拔为接班人的。

培养党性的目的就是让你在党面前战战兢兢,在民众面前心灵硬化。大家想一想,当数百人跪在面前,当上万个红手印递上来,当每天都要收到一筐为法轮功申诉的信,都无动于衷的人,这样的人还会有人性吗?跟他们讲道德良心还有用吗?他们的脑子中没有是非、没有正邪、没有善恶,只有得失和利害,所以他们才会拆迁、截访、刑罚,干出这种不是人干的事。面对活摘人的器官这种“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都不敢披露,不敢表态,甚至极力隐瞒,可见这种人的心硬到什么程度。还能指望它“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么。我真欣赏党官们能说出“民众之所盼,即施政之所向”这样美妙的语言,好话让它说尽了,但你真的相信,不如赶紧回家替老婆抱孩子。

这里不排除共产党里可能有有志向的官员,大隐隐于朝么,但他们必然做过许多违心的事,甚至同流合污。这就看他们在掌握最高权力之后能否抛弃邪恶,献身真理和正义。

一点说明:本文归为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其实共产党的政治意识和组织意识,也就是共产党的价值观是产生党文化的原因,而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是这种观念的结果。但这种结果又主导共产党干部的思维和行为,所以本文把它归为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

 

                              2012-8-16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