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妇女解放”口号的反动——谈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7)

43839

             “妇女解放”口号的反动

             ——谈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7

 

作者:于阳

妇女解放的口号,女人很赞成,顺应时代的男人也不反对,但喊了百多年以后,人们渐渐发现了它不是原来想象和认为的那样,感觉到某些地方总是不对劲,本文就试图分析一下它是怎么不对劲。

一、什么是妇女解放

什么是妇女解放呢?网上搜索,都是党文化宣传的观点,就是说:男女劳动者共同奋斗,使妇女获得应有的社会地位和权利,实现男女权利完全平等的社会目标或社会运动。具体有这么几条标准:

1、政治上有参政、议政、选举、被选举权。

2、经济上有完全的就业机会、就业途径,个人和家庭生活资料有占有、使用、处置、继承权。

3、普遍享有义务教育的机会。

4、婚姻以爱情为基础,家庭内部夫妻平等,实现家务劳动现代化、社会化。

5、意识形态中完全消除男尊女卑的性别歧视,建立尊重妇女的良好风尚。

以上说的很有劲,也很理想和完美,但实际上如何呢?

在十八世纪,受启蒙思想的影响,与黑奴解放运动同步,国际上就出现了“女权运动”,马克思主义改称为妇女解放。女权运动与妇女解放是有本质的不同的,女权运动争取的是维护女性的权益、男女的权利平等及对弱者的保护,有具体的目标和口号。而妇女解放的口号所包含的内容就很不确定了,这里不具体分析它们之间的不同。提倡女权还可以,提妇女解放,言外之意就是说男人已经解放了。但上面所说的那些“受教育、参政、参与社会生活”等妇女没有的权利,男人就都有么?这几条在中国大陆,男人也都没有。男人没有的东西,女人也没有,还和谁谈解放呢?男人没有受过吕后、武则天这些女人的压迫么?这里不谈解放全人类这句口号的问题,只是说,人类不解放,妇女能单独解放么?所以说妇女解放的口号本身就是个逻辑错误。

二、男女平等的哲学内涵及妇女解放口号的逻辑分析

妇女解放的口号里包含着男女平等的内容,谈男女平等,就首先需要了解一下平等,平等是正义的一种体现,现在人人都在讲公平,讲平等,但需要明确你要的是什么样的公平和平等。这里套用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正义论》中的正义的观点谈一下平等。

平等是一个很纠结的话题,至今没有一个完美的理论说明它,更不用说实际操作中的效果了。但粗略的区分,可分为程序性平等(公平机会原则)和补偿性平等(差别原则)。程序性平等,说俗了就是大家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不论你是乌龟还是兔子。补偿性平等,就是根据某一群体或某些人在生理、性别、经济、文化及历史原因而造成的差别,对弱者(即“最少受惠者”,也即党文化语词中的“弱势群体”)有所偏向。我们谈论平等、追求平等,就必须先区分说的是哪一个平等。

两种平等实际上是不相容的,实行程序性平等,就不能实行补偿性平等,反之亦是。而罗尔斯教授认为可以把前者作为过程,后者则是要实现的结果,后者是对前者的不断调整。也就是说,龟兔赛跑中,兔子必须半途中睡一觉,以便让乌龟追上自己。或者说乌龟的起跑线距离终点要近。这一点实际上很难做到公平。比如说高考加分属于补偿性平等,对少数民族、有成绩的运动员、特殊的学生等给予照顾,结果造成比他们分数高的学生没有被录取,这就不是在同一起跑线上。女权运动所争取的男女平等大多是指补偿性平等。

程序性平等的另一问题是不能考虑特殊性,即特性问题,选举中,总统候选人、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和九十岁的老太太、清洁工都只有一票的权利;如果起跑线设在游泳池,兔子还能胜过乌龟吗?还有税收的优惠、减免、所得税的征收,目的是实现补偿性平等,但中国的现实却是大部分中产阶级在承担,富人却在逃避。甚至通过国民收入的二次分配给强者补偿。所以人们也认识到了,我们只是永远生活在过程中,不会有公平的竞争和满意的结果。

所以,上面所说的“男女权利完全平等”逻辑上不成立,是一个伪命题,上面所说的五条标准也不知是指程序性平等还是补偿性平等。参政、议政、被选举,应从能力上而不是性别上选择,如果女性没有能力,就不能参、议政、被选举。这就是程序性平等。而规定人大、政协、政府必须有一定比例的妇女名额,实行的则是补偿性平等,所以也就出现了“我从来不投反对票,不给政府添乱”这种乖乖型的妇女代表,出现了说“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有退休金”这种想谄媚却又无知的妇女代表。

况且,人大、政协里有多少比例的妇女代表,政府里有几个妇女官员,就是妇女参政议政了?有了女拖拉机手,女火车司机,女飞行员,女宇航员,就是男女都一样了?就男女平等了?女运动员获得了金牌,很多女同胞自豪,为国争光,为女性争光,男人也认为妇女真的解放了,其实这些与妇女解放一点关系也没有。换个角度想想,男性有当官的、有飞上天的,有得金牌的,还有当皇上的,没有男人认为是为自己争了光的,是自己参政议政了。弄几个女人放到人大、政协、政府里面,作为共产党领导下的妇女解放了的证明,这种思维方式的逻辑错误是:用个别代替一般,用特殊性代替普遍性。

其实只要提出“男女”一词,就是从性别上、从生理上区分人类,而生理和性别是没有阶级性的,男人和女人不是不同的阶级,男人和女人也不是产生阶级的原因和结果,所以说“旧社会男人压迫女人”在逻辑上是不成立的。同样,男强女弱是先天的,身强体壮与老弱病残之间不是产生阶级对立的原因,也不是阶级对立的结果。“用阶级的观点分析问题”,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思维模式,这话在文革中喊的最厉害,甚至把植物也分成阶级,什么“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把学说也分成阶级,什么“相对论是唯心主义的思想”,科学理论哪儿来的阶级性?氢二氧一合成水,是资产阶级理论还是无产阶级理论?还有什么“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也就是说有非革命的、反革命的人道主义。人道主义是一种学说,不能用革命限定和修饰,二者之间也没有领属关系,你那个毛泽东思想是不是也分成革命的和反革命的毛泽东思想?说着说着就要跑题了,先打住吧。

从形式逻辑的角度分析,“男人和女人”是实体概念(具体概念),“阶级”是属性概念(抽象概念),从概念的关系上说二者是“全异关系(不相容关系)”,如果非要在二者之间下定义,说男人压迫(歧视、奴役、欺辱)女人,就应该划分出以下几种情况:

1、所有的男人压迫所有的女人。

2、所有的男人压迫一部分女人。

3、所有的男人压迫一个女人。或者

4、一个男人压迫一个女人。

5、一个男人压迫一部分女人。

6、一个男人压迫所有的女人。再或者

7、一部分男人压迫一个女人。

8、一部分男人压迫一部分女人。

9、一部分男人压迫所有的女人。

这几种情况只有458是可能存在的。一个判断有九种状态,只能说是九个判断,而且只有三分之一正确的可能,这个判断能成立么?由此推论说,所谓由“男人压迫女人”而提到的“妇女解放”,是说一个妇女,还是一部分妇女,还是所有的妇女没有解放?所以说,妇女解放的口号从形式逻辑上分析也是错误的。

从生理的角度、性别的角度谈论政治问题,谈论意识形态的问题。就是把生理问题用意识形态的思维方式对待,犯的是混淆概念、偷换概念的错误,是在偷梁换柱。同时在概念的划分上犯了“划分不全”、“子项相容”、“根据不同一”的逻辑错误。

三、妇女解放的口号是阶级斗争思维的产物

马克思主义宣传,过去的历史是“男人压迫女人的历史”,以前的社会是“男权社会,妇女没有受教育、参政、参与社会生活的权利,生活在社会最底层”。这些说法把人类几千年和谐家庭状况描绘成是歧视、欺辱、奴役、压迫和反抗的历史过程,其本质不过是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具体在家庭观念中的应用,宣扬斗争哲学,挑动女跟男斗。同时也是对立统一规律在家庭中的应用,男女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由于对立统一规律是“统一是相对的,斗争是绝对的”,所以男女在家庭中必然有斗争,而且以斗争为主。如果按照这种说法,“和谐社会”的提法就是违反马克思主义的,也是不可能建立的。试想如果人类几千年来的家庭都是这样斗过来的,会成什么样子,翻遍中外史书,也没有这样的描述和论述。妇女解放的口号不过是阶级斗争思维的产物。打出“妇女解放”的口号,不过是斗争哲学的产物,挑动女人跟男人斗,实质上还是挑动人与人斗。

四、提出妇女解放口号的目的是毁灭家庭和破坏传统道德

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提出解放妇女呢?因为马克思主义要消灭阶级,而阶级的产生是由分工引起的,要消灭阶级就先要消灭分工。家庭有分工,男女有分工,要取消分工的先决条件就是把女性“从家庭解放出来,重回到社会公共领域”。

“为生育子女发生了分工,家庭是压迫的一种基本形式”。

“在历史上出现的最初的阶级对立,是同个体婚制下的夫妻间的对抗的发展同时发生的,而最初的阶级压迫是同男性对女性的奴役同时发生的”。

“妇女的解放只有在妇女大量的、社会规模的参加生产,而家务劳动只占她们极少的功夫才有可能”。

以上引号中的都是恩格斯的话,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提出妇女解放的根据和逻辑思维过程。分工能否消灭,笔者以前已有论述,这里不再谈。马克思也说过“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这个细胞被恩格斯描述成对抗的、奴役被奴役的、自始至终内斗的、所以必须解体的毒瘤了。可事实是这个细胞存活了几千年却一直很和谐,如果社会的细胞没有了,社会还能存在么?

女性“从家庭解放出来,重回到社会公共领域”,好像是说女性以前一直在社会公共领域,这可没有历史证明,即使在母系社会也不是这样。这里不谈母系社会制度是个别现象还是人类的一个整体历史过程,只是说,让妇女走向社会的目的,就是为了毁灭家庭这个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马克思主义毁灭人类的两手是,从意识形态上“和传统的观念进行最彻底的决裂”,从社会存在上消灭家庭,也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进行最彻底的决裂”。

所以,马克思主义要对家庭动手术,中国大跃进时期试验过,男人集体居住,女人集体居住,孩子送幼儿园,老人进敬老院。柬埔寨的波尔布特实验过,消灭“城乡、工农、体脑”三大差别,把城里人赶到农村,一律过集体生活。同时,女人从事男人的劳动,把女人赶入社会,这就是妇女解放了。这种妇女解放是毁灭家庭的第一步,逐步的使家庭解体。但它们都没有成功,因为绝大多数妇女的母性还在,仍在坚守家庭这个堡垒,坚守的方式是使子女能感受到“母爱”,使出门在外的游子会“想家”,这里人性毕竟战胜了魔性。所以当今传统观念可以破坏殆尽,家庭却还能保持,这个社会才没有完全崩溃。

但家庭的稳定性却远不如传统社会了,马克思主义的手段是,让妇女走向社会,在社会的拼搏中淡化女人的母性,也淡漠了家庭观念,既淡漠妇女本身家庭观念也淡漠了子女的家庭观念。淡化妇女母性的另一手段是停止哺乳,代之以奶粉,妇女走向社会的现实强制女性必须放弃哺乳,把孩子送托儿所、幼儿园。初送时孩子都要哭,得哭一个月才转过那个劲儿来,这个劲儿就是淡漠了的家庭观念、亲情观念。可是人们没想到“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当初送孩子进幼儿园的父母,现在也被子女送进养老院、住进老年公寓,老年人虽然不会又哭又闹,谁知心里不在流泪,人们总是要尝自己酿造的酸酒。

这也就是城市人为什么不如农村人的家庭观念强的原因。现在连二世同堂的家庭都极少了,一结婚小两口就分出去住。年轻人“想家”的情愫也越来越淡薄了。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老人都被送进养老院,哪还有家可想?“常回家看看”,社会上也发出了这样的呼吁,却不知道不回家的因素,想不到这是妇女解放运动造成的。

而且在大都市,家庭“外包”越来越普遍,不用说结婚、生育、打扫卫生、照顾老人、照顾宠物,葬礼,都有专业人士包办,只要你有钱。就是做饭,也可以请家政,甚至在外就餐,懒得出去,干脆叫外卖,家的作用就是睡觉和玩电脑。家庭如果连烟火都没有了,还像个家样么?家庭正在一步一步的解体着。

不但无家可想,连思乡都成为不可能的事了。出生在城市的人本没有家乡的观念,加上城市改造连出生地都找不到了。出生在农村的人,家乡也完全变了样,找不到回乡的路了,到了村里,街道找不到模样了,不用说街道旁的古槐。几百年的老井没有了痕迹,村边的小河没有了,更不用说河上的小桥。表面上是城市改造,农村改造,深层次上是在毁灭人的观念。

家庭观念的淡薄造成年轻人孝道的观念越来越淡薄,代之以和父母讲平等,其实他们连什么是平等都不明白。父母生你养你了,你说那是应该的,你讲补偿性平等。父母管教你、需要你赡养,你又讲程序性平等。这就是党文化灌输给年轻人的平等观。淡化人性,淡化人的观念,一切都物质化,是造成人类道德败坏的原因之一。这个问题本人在谈传统道德的孝的问题中有过论述,不再多说。

特别是共产党在延安时期、在刚建政时期培养出一批走向社会的女人,这些女人正如老鬼在小说《血色黄昏》中描写的母亲那样,标准的马克思主义老太太,没有家庭观念,没有一点女人味,被两面心态扭曲着,外表及其革命和热情,骨子里极端的自私和冷血。当然这批女人沾了妇女解放的光,都有工作,有收入,政治经济都能独立,当时用很少的钱就送子女进幼儿园、学校,所以大力宣扬妇女解放,但是她们毕竟是一批特殊的人,待遇不是全民都能享受的。

五、妇女解放了什么呢?

妇女解放的口号要求“女人要做到自爱、自尊、自立、自强,要摆脱依附、狭隘、软弱的心理”。这种说法,这里不想再费笔墨分析。因为这种说法就是要求妇女不是争取补偿性平等而追求的是男女程序性平等了。

“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也能做到”,是妇女争取解放的标准口号,搞什么“女子突击队”、“铁姑娘班”,其实就是把生理上的问题当作意识形态的问题对待,同时也是把男女平等等同于程序性平等。生物学家贝特生说:“哲学家宣布人人生而平等,生物学家却知道这句话是不正确的,无论测量人的体力或智力我们都发现有极端的差别”。让女人干男人的工作,只是对女性的摧残,只能说马克思主义在摧毁整个人类的时候,对女性的摧残更早了一步。

男女平等、妇女解放的观念造成的最明显的后果就是使男人没有了责任感,造成男人认为“既然平等了,我凭什么养活你”,“你解放了,独立了,不需要男人帮”, 妇女解放的口号,成了男人推卸责任的最好的借口。它给男人带来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男人可以轻易的抛弃女人而不负责任,他不知道一个女人嫁给了一个男人,就有了归附感,就是将终生托付给这个男人了。这是男人从程序性平等的角度看待妇女解放,也正是党文化灌输妇女解放口号形成的观念。

因为男人看到了,女性自己也很勇敢,也很理直气壮,正如《伤逝》中的子君所说“我是我自己的,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可是女性这样说,正因为有男人爱她,她有依附,才有勇气。可涓生把这种勇气看作是与生俱来的,就不知自己犯了大错。当今未婚女孩做人流,男朋友不陪的现象很普遍,他认为“我去也没什么用,也帮不了什么”,就是这种心理。更有不负责任的甚至事后都不看望。这能说与男女平等、妇女解放的观念无关么?当今的法律不管,道德也无法谴责。

这也造成女人产生了男人靠不住,要靠自己,要独立的想法。家务劳动男女要平均担负,结果使男人陷入了家务,女人卷入了社会。妇女走向社会,其结果是什么呢?是把妇女解放到高速运行的齿轮啮合的社会机器中去了。女性求职成功率低,是由于女性生理上的先天弱势,是因为企业招工的条件讲程序性平等而不讲补偿性平等,你法律规定妇女有孕期哺乳期的照顾,我企业可以不雇用你。所以说妇女“完全的就业机会、就业途径”是不存在的,是永远不会实现的。同时女人走向社会必然遇到家庭与事业、生育与工作的两难选择,还是竞争不过男人,最后承认了社会还是男性主导的社会。当今的女人确是活得更难了。这正是社会主义社会用程序性平等对待妇女解放的结果。

该实行程序性平等时,用补偿性平等,该实行补偿性平等时,用程序性平等,这就是共产党宣扬的妇女解放所用的手法。

所以女人感到自己更苦、更累、更难了。有工作、有家庭、有父母、有子女,还要提防好不容易调教出来的男人被小三捡了现成的。另一方面,未婚或离异的女子也专以撬别人的老公为捷径。女人们恍惚明白了,女人面对的不是“男人的压迫”,对手正是女人。文革中“不爱红妆爱武装”,女红卫兵给女教师剃光头,女学生打死女老师,“妇女解放”使女人自己在扭曲女人的本性。历史上就有“人彘”这种惨不忍睹的行为,恰恰是女人对女人干出来的事,“女恨无终”啊。

何止这些。妇女走向社会,家庭却需要雇保姆,孩子却需要吃奶粉,大一点要上幼儿园,这些开支远超过走向社会所赚的工资。同时妇女走向社会,增加了劳动力的供给,劳动力过剩,造成男人的工资下降,怎么看从经济上也是得不偿失。

从生理角度上说,牛奶怎应该代替人奶?现在婴儿吃奶粉反而成了普遍现象,妇女走向社会的现实强制女人必须放弃哺乳。人们怎么不记住最基本的常识:牛奶是喂牛的,是牛吃的,不是喂人的,人奶才是人吃的,无论怎么调整配方,调整蛋白质和脂肪的比例,也不会符合人奶的标准,婴儿吃牛奶是万不得已的办法。现在医院不也在宣传哺乳的好处吗?三聚氰胺的出现,中国大陆奶粉的现状,不也就是老天在警示人们要返回人工哺乳吗?只是女性已经卷入了社会,退路已经没有了。社会走到这一步,谁也没有办法再扭转过来。国外的科技界已有文章披露牛奶致癌,好几种癌都与牛奶有关。哺乳动物只是在哺乳期才产奶,人为的让动物不断产奶,就会产生异化。这种观点目前还没有人出来反驳。

而且人们并没有认识到,人工授精,借腹生子,以致克隆人,好象是科技进步了,其实都是在淡化以致消灭人的母性,也就是在消灭人的本性,让人成为无根的人。这个问题是个敏感话题,这里点到为止。

六、“旧社会”的妇女受压迫吗?

传统中国的社会经济状况是男主外、女主内,男开源,女流。过去的男人娶了妻子,就有了供养她、保护她的责任,因为她为你生儿育女,操执家务。女人在怀孕、生育、哺乳的过程中,不能劳动,而且侍奉老人,领养孩子这些劳动,也不创造财富,所以就需要一个能供养家庭的男人,女性生理上的天生弱势,不应该追求独立,如果非要“自立、自强、摆脱依附”,也就把自己摆在同男人程序性平等的位置了。女人花男人的钱是天经地义的,“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养家是男人的责任,男人有了责任感,会坚强,会努力。男人接受女人的服侍也是天经地义的,“娶妻娶妻,做饭洗衣”,这只是男女分工的不同。过去的女人为什么当妾,当姨太太,当今的女人为什么当二奶,是因为有人供养她,是女人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同时,一个男子汉如果没有能力养活家小,就娶不上媳妇。

不只这,女人在家庭中的劳动也是独挡一面的,而不是“男人的花瓶”,粮食收获时要打场脱粒晾晒,平时要喂鸡打狗做饭洗衣,纺线织布,裁缝衣帽鞋袜,一家人的上下穿戴都要女人操持。过去有俗话说“男人出门带着妻子的一双手”,从一个男人的穿戴上就可以看出他妻子的拙与巧,甚至能看出妻子的素质和修养。未婚女子要学“女红”,而不像共产党宣传的那样,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无事“对花垂泪,望月空吟”就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已订婚的女子,要给男人做一双鞋,城市女子的要织条围,有条件的织件毛衣,这既表达自己的情意,也显示一下自己的手艺。现在的女孩,只送条现成的领带而已

有俗话说:“男不耕而天下饥,女不织而天下寒”,都从事劳动,这就不存在谁养活谁的问题了。“男人是搂钱的耙子,女人是攒钱的匣子”,这就是只有内外不同,男女分工的不同,没有男女不平等的说法了。将军出战,妻女刺绣战旗,缝制战袍。曾国藩家算是大户家庭了,但妇女仍要劳动,他日记中曾记述:新婚蜜月之时,妻子晚上还要织布,婆婆屋里的织机声不停,媳妇也不敢停机睡觉,织到三更。尽管曾国藩很不高兴,也无法发泄不满

传统女性把做饭洗衣当成一种乐趣,有一种被他人需要的自豪感。当她年纪大了,子女独立了不需要自己的服务时,反而有一种失落感。而男人也不会把女人的服侍看作是低下的工作,而只是有一种被尊重的满足心理,这种心理会让男人更努力、更勤奋、知道自己的责任,男人有了责任感,就会变得强大。而当今许多女人受阶级斗争思维、所谓平等观念的影响,认为服侍就是一种耻辱,“要摆脱人身依附关系”,“我又不是你家买来的,我又不是你雇的保姆,凭什么伺候你”。

传统社会的家庭关系是和谐的,男女之间相互关爱体贴,如果女人受压迫,孟姜女怎么会去“千里送寒衣”, 如果受歧视,孟光怎么会做出“举案齐眉”这种尊礼,如果受欺辱,卓文君怎么会私奔去“当垆”,如果受奴役,怎么会“顾我无衣搜尽箧,泥她沽酒拔金钗”这种“女德无极”的行为?还有“缇萦救父”、“木兰从军”等等,这些普通女子的行为,历朝历代都让男儿汗颜,更没有人会指责她们违反了传统观念

当然女人有女人的性情,“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说的是女性的幻想和不切实际。“无端嫁得金龟婿,辜负香衾事早朝”,是女性不知足的同时又夹杂一点显示心理。“三天不见那想死个人儿,呼儿嗨呀,我的那个三哥哥”,这种恨不得把出门在外的男人一把揪回来的心态,做女人的恐怕都有过。

这里引用这些,是因为我怎么也找不出“家庭是压迫的一种基本形式”,也发现不了“男性对女性的奴役”,怎么也看不到“夫妻间的对抗”而且还“的发展”。

女性是偏重感情的,所以讲现实的男人知道对女人要哄,男性是偏重理性的,所以智慧的女人知道对男人要论理。但大多数夫妻却很难掌握这个分寸,所以矛盾会激化,“女人惩脸,男人狗脸”么,女人撒泼,男人就翻脸。但即使激化,也不是什么压迫、奴役,矛盾的产生有观念性格的冲突,多是男人要求程序性平等,女人要求补偿性平等,实质还是妇女解放观念造的孽。

当然,人们也会举出女性受压迫、受欺辱、受奴役、受歧视的例子,上面所举的例子也属个别,个别不能代替一般,特殊不能代替普遍,但本文强调的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歧视、压迫、不平等对待女性的观念,而传统文化就是一般,就是普遍。

曾有大法弟子问李洪志老师:“花丈夫的钱算不算失德?”李老师回答:“夫妻就是这样一种关系,不存在这个问题”。“有人说我们妇女太苦了,妇女应该解放,应该男女平等,我们妇女就应该强一些”。“其实我告诉大家,这种妇女解放的这种宣传,也是人类败坏了以后出现的。不是说妇女受男人欺负,而是男人也在欺负男人,女人也在欺负女人,男人也在欺负女人,而男人欺负女人表现出来比较明显。其实也有得势的女人欺负男人。是整个社会道德都败坏下去了造成的。其实男女之间是刚和柔的关系,妇女受男人欺压就表现的比较明显些。“在中国古代包括全世界,西方社会也是这样,男人他知道如何去对待自己的妻子,体贴爱护自己的妻子,那妻子又知道体贴丈夫,阴阳就是这样并存的”。“男的属于阳刚,女的就属于阴柔,刚柔相合在一起,保证是非常和谐的”。“其实那个女人发自内心的不喜欢自己的丈夫像绵羊,像个女人一样,是不是这样?恨自己的丈夫不像男子汉,不能强硬,可是他真要强硬起来,女人又受不了,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大家不要随着这个社会观念变异的潮流随波逐澜。”在纽约座谈会上讲法1997.3.22

妇女解放的口号造成的是对女性的摧残,其结果是社会道德的败坏,它要实现的目地是消灭家庭,最终的目标是要毁灭人类,所以它本质上是反人类的,所以说它是反动的。女同胞们,以致男同胞们,如果我没有说明白这个问题,也就能力到此了。

 

                                   2013-5-17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16/13 05:06:32 AM
说得很准.很好很对很有逻辑上的顺理成章,好贴,力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