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析“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谈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6)

43128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

——谈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6

 

作者:于阳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这话是马恩列斯中的恩格斯说的。这个话题笔者在《漫谈中国的传统道德及其在人们观念中的变异》(三)中顺带谈过,但说的不透彻,有必要再详述一下,因为它对中国大陆人的爱情观和婚姻观产生了及其恶劣的影响,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这是一句因果关系的判断句。这句话包含了爱情、婚姻、道德三个概念。这里从这三个概念之间的关系分析一下这句话的谬误。

爱情可以产生婚姻,但爱情不能规范婚姻。爱情是一种感情,尽管这种感情很纯洁,能够升华人的思想境界,还能给人以力量,但感情毕竟是不稳定的、是变化的,况且感情还会产生迷惑、冲动。婚姻是一种社会存在,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存在单位,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这是从形式上讲。从内容上说,婚姻产生家庭,就有了照顾老人,抚育子女,相互关照的义务和责任问题。家庭有子女,也就有了不同于男女爱情的亲子之情。所以,婚姻里面不仅包含爱情,还有亲情,还有义务和责任,包括传统文化中的孝道,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决定着婚姻的稳定状况,婚姻不仅需要道德去规范,还需要法律的保护。法律保护婚姻中的责任,道德维护婚姻中的义务,当事各方调整婚姻中的关系和感情。所以不能单从爱情一个角度制定婚姻的标准。

爱情与婚姻的关系,用形式逻辑的语词说,有相容关系、不相容关系、交叉关系三种形态,夫妻关系一生完全相容的极少,完全不相容的也极少,绝大部分处于交叉状态,无论是思想、观念、素质、文化、爱好、兴趣都会产生相容的和谐和不相容的冲突。“先结婚后恋爱”是在婚姻生活的交往中加深理解而产生感情。即使是“先恋爱后结婚”,恋爱时期的感情也绝不同于婚后感情,这一点在老夫老妻的感情上表现的最明显。这就是“爱情是变化的”,婚姻怎么能变来变去。

从爱情与道德的关系分析,爱情是一种感情,感情属于精神领域,是非理性的,道德是人的行为规范,行为规范是理性的产物,怎么能用感情去判断理性的对错呢?感情是没有标准的,而行为规范有标准。感情与道德之间也没有因果关系,能够说“感情深,道德水平就高,感情浅,道德水平就低”?或者说“有道德就有感情,没道德就没感情;有感情就有道德,没感情就没道德么”?说“没有爱情就不道德”,就是用非理性判断理性的对错。

从婚姻与道德的关系分析,二者之间也没有因果关系,婚姻是一种社会形态,社会存在,道德在婚姻的过程中起规范作用,但道德不单是婚姻中的规范,也是人在社会交往中的规范。所以婚姻不是道德的产物,道德也不是婚姻的产物。婚姻可以用合谐、美满、幸福、不幸等形容词评价,但婚姻不能用道德评价,即使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也不能说是不道德的。即使其中一方或者双方都发生了不道德的行为,但感情还存在且对方能原谅,婚姻就可以存在。

从语法上分析,“道德的婚姻”或“不道德的婚姻”,结构上属于“NV构式”,这种构式如果是修饰关系,道德(或不道德)是定语,婚姻是中心词,就不是形容词补语片语,道德是名词,这里名词不能修饰名词。如果是领属关系,就是道德(或不道德)是领,婚姻是属,道德就是产生婚姻的原因,或者婚姻是道德的条件了。真是“你不说我还明白,你越说我越糊涂”。道德和婚姻不是同一个范畴里的概念,没有领属关系,我们可以说“张三的汽车”,“公共的设施”,可是“马克思主义的厕所”,“三个代表的石头”什么意思?看来,文革时期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话语模式就来源于此。

本人不懂德语,不知道这句话是否翻译有误,但影响中国人的是这句中文、而不是德语原文,也未见有人对这话提出过异议,所以本文就从汉语的形式和内容上评价它。

笔者之所以评论这句话,是因为它影响了中国大陆几代人的婚姻观,使人们不重视家庭,不讲究孝道,放弃责任和义务。完全败坏了传统道德。而这几点正是共产党干部所作所为,在毛泽东身上表现最明显。中共建政之前,就允许革命者以革命的名义、以爱情的名义同居,再以没有爱情的名义、或以革命需要的名义散伙。另一方面,还可以不讲爱情,而以组织的名义把女人分配给男人,如当时的苏联顾问,国内有配偶,还要分给一个临时妻子,顾问回国就分手。中共刚一建政,在进城的干部中就兴起了休妻之风,抛弃农村的发妻,换一个城里女人。而且各级领导、民政部门还积极鼓动这种行为。恩格斯的这句话就是这种行为的理论基础。直至当今,仍有为数相当多的人,特别是初恋的年轻人把爱情当做婚姻的唯一标准,常把这句话放在口头上。

人做什么事情总是先有一个观念,一个理由,一个心理依托,大事如此,小事也如此,正义的事如此,邪恶的事也如此。商汤伐夏桀,理由就是“(夏王)把天下的百姓都剥夺光了”(率割夏邑)。周武王伐商纣,口号是“抚育我的是我的君主,虐待我的是我的仇敌”(抚我则后,虐我则仇)。百姓造反,旗号是“替天行道”。共产党造反也自称是“解放全人类”。

当人们发现自己的行为是反传统的,是违反道德的,是错误的,是违法的,于是就需要找一个理由,或以他人的行为标准作为自己行为的理由。就连强盗打劫,还要摆出“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处过,拿出买路财”等歪理,还要说“借俩钱儿花花”,这不是黑色幽默,而是给自己找心理平衡。当时那些共党干部也知道,休妻这种行为,会遭到家族的反对,要受舆论的指责,自己的良心也不安。中国传统休妻的条件有七条,叫“七出”,也叫“七弃”,就是“无子、淫泆、不事舅姑、口舌、盗窃、妬忌、恶疾”,女方只要犯了其中的一条,就可以休弃。可这里就是没有“爱情、感情”这一条,因为感情没有标准,执行起来就没有可操作性。这里不评价这七条标准,只是这些人的妻子连这几条也靠不上,怎么办?有了恩格斯的这句话,就不会内疚了,就可以理直气壮了,离婚的理由就是“没有感情,没有爱情”。“邪恶的行为尤其需要理论的支撑,以便说服自己”。

爱情爱情,多少邪恶藉汝之名,多少淫泆藉汝以成,多少无知藉汝为情,多少悲剧藉汝以行。

也许有人说,恩格斯谈的是共产主义时期的婚姻状态,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共产主义消灭了私有制,也消灭了家庭。是呀,既然消灭了家庭,又哪里来的婚姻一说,人就像低级动物一样,交配完了就没事了,生了孩子交给社会抚养,因为马克思说“人是社会的人”。男女之间没有义务,没有责任,连亲情都没有了,还谈什么道德不道德。禽兽还有“乌鸦反哺,羔羊跪乳”,真到了共产主义,人不就连禽兽都不如了吗?当今中国大陆人的道德水准正极快的向这个趋势滑落。

一段逻辑上错误、语法上不通、内容上胡搅蛮缠的话,却被人们视为奇货可居,是因为它正与人性恶的一面产生了共鸣,假爱情之名,行乱性之事。马克思主义邪灵的一个表现就是鼓动人心向恶。这句话正是马克思主义的深层次邪恶的一个表述。

“党文化”思维常用的逻辑结构就是:用非理性判断理性,用理性推导非理性,用感情决定理智,用理智推断感情,以此搅乱人们的思维方式。例如什么“爱国主义”,忘记了哪位大师说过:“‘爱国’成了主义,就是一种学说,学说是没有情感的”,感情怎么能够成为一种主义?还有什么“爱国主义教育”,“国际主义教育”,“集体主义教育”,主义是教育出来的吗?你那个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是谁教育出来的?怎么教育出来的?这就是典型的党文化的思维模式,搞乱传统汉语的逻辑结构,语法结构,以搅乱人们的思维方式,毁灭传统文化。看中国大陆那些人大代表、政府的发言人的话,“我代表亚洲人民”,“不要拿法律做挡箭牌”,“律师的收入应该拿出一半分给法官”,连人话都不会说了。这个问题以后可以做一专题讨论。

 

2013-3-24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