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于阳:共党暴政下民众的反抗

40314

 

                 共党暴政下民众的反抗

 

作者:于阳

中国的民众在共产党的暴政下,六十多年来,一直选择的就是忍耐。因为共产党善用枪杆子和笔杆子两手,枪杆子就是镇压,笔杆子就是宣传,也就是欺骗,偶尔也用“大棒加胡萝卜”的手段。前三十年统治,是通过历次运动杀人、整人,让人闭嘴。民众对这个政权不用说“谤”,连“诽”都不敢,人们“只有在牙医的治疗椅上才能张嘴”。聂绀弩曾有诗曰:“不许诙谐唇舌省,无须思考脑筋磨”,而且这话当时也是不能说的。而后三十年的统治方法,就是把官吏、把民众治成自私自利的散沙,“官僚虽然依靠朝廷,却并不忠于朝廷,吏役虽然依靠衙署,却并不爱护衙署,头领下一个清廉的命令,小喽罗是绝不听的,对付的方法有‘蒙蔽’。他们都是自私自利的沙,可肥己时就肥己。而且每一粒都是皇帝,可称尊处就称尊”,“财,是从小民身上刮下来的,小民倘能团结,发财就困难,那么,当然应想尽办法,使他们变成散沙才好”,“他们的像沙是被统治者‘治’成功的,用文言来说,就是‘治绩’”(鲁迅《南腔北调集·沙》)。

有青年网友曾这样讲述一忍再忍的家人、“为你好”的长辈:

“共产党不好你也改变不了什么,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改变社会是有权有势有钱有知识的人的事情,平头百姓能翻什么浪”。

“你年纪轻轻经历少,容易被人利用,老说共产党不好,被人举报了吃亏的是自己。不要等出了事后悔就晚了”。

这就是共产党的“治绩”下中国民众的心态,也正是共产党的洗脑教育所造就的“一盘散沙”的思维方式。

是呀,灾难不落在自己的头上,谁也不言语,都想“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共党统治六十年,何时让民众过过安稳日子?而且官吏也不会停止对百姓的搜刮和盘剥,这种搜刮和盘剥以致发展到无所不用其极,背后靠“综合执法”这种中国特色支撑。当今共党面对民众总是一副执法的面孔,连表面的“为人民服务”都不讲了,看大街上跑的车,帮上印的字,公检法不算,其它“路政执法”、“监察执法”、“综合执法”、“环保执法”等等,好像满街都是犯法的人和犯法事情。只要不是它让做的,一律都是“非法”,“非法集资”、“非法捐献”、“非法言论”、“非法出版”“非法集会”、“非法游行”,谷歌因为坚持“不做恶”退出中国大陆,人们在总部门前放几束鲜花,也是“非法献花”。而且它“让做的”也没有标准,前三十年“不关心政治”是大错,要遭批判的,毛泽东就有一条著名的语录,号召“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后三十年指责你“参与政治”,“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颠覆国家政权”,总是它有理。

做好事,行善总可以吧,不行,有多少人做好事被诬陷,甚至违法:“山西榆次刘文生收养弃婴,被罚款2000元,民政部门说,罚款合理合法,有章可循(《青年周末》2010.10.18)”。那么,这就不是某个官吏、某个地方的问题了,而是邪恶的制度、邪恶的法律不许人行善。到此人们应该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政权一定要迫害坚持“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了。

民众一忍再忍,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怎么办?

最初是用和平方式,就是中国特色的“上访”。上访人员的多少,虽然暴露了社会矛盾的多少,但也表明人们对这个政权还抱有希望,认为这个政权还会给他们做主,会给他们一个公正。其实这也是《水浒》反贪官不反皇帝的观念。但是上访的结果,这么多年了,有几人解决了问题?以致发展成上访者被遣返、被强奸、被软禁,被劳教,被精神病、被失踪。为了看住一个盲人,每年也不惜花费数千万元,这个政权是什么,人们还不醒悟吗。

善良而愚昧的民众、甚至还有教师“集体下跪”,天真的认为共产党会出青天大老爷。在那些官吏眼里,这种行为只能让它们腻歪,是在给它们添堵,影响它们的形象,使它们在上司面前难堪,更可恼的是又不好发作。过去的官僚,毕竟受过孔孟之道的教育,懂得“仁者爱人”,懂得“民惟邦本”,而在共党官吏的身上不会找到丝毫的爱心和同情心,党性已经把它们打造成完全没有人性的动物。而且这些人对“集体行为”特别敏感,你的“下跪”,不是别有用心就是被人利用,绝对是“不稳定因素”。

没有青天大老爷出现,冤屈何处诉?“官逼民反”,于是出现了以下几种反抗形式:

杨佳式。杨佳平白被警察诬陷偷自行车,不承认,就被打,打伤了生殖器官。走正常程序告状、上访,无果。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于是,血溅公安楼。

民众称其为杨大侠、当代的武松。但杨佳比武松的境界高,武松血溅鸳鸯楼,连丫环、老妈子都杀了,杨佳血溅公安楼,杀男不杀女。

杨佳,北京人。北京,古燕地也,正应“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

不止于此。当年唐雎谓秦王:“士怒,伏尸二人,血流五步,天下缟素”。同样,杨佳事件,让大小官吏预感项上人头不稳,于是上下衙门均设电栅栏,安摄像头,增保安人员,动静何止“天下缟素”。缟素有日,安保无期,共党不亡,保安们的饭碗算是端稳了。

其二,屠童式。自己有了冤屈,向无辜者发泄,只为引起社会的关注,这是一种极其扭曲的心理。正应了鲁迅所说:“怯者愤怒,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华盖集·杂感》)。无辜的儿童,死伤在利刃下,典型的阿Q精神:挨了钱少爷的哭丧棒,就去欺负小尼姑。人们惊诧:这个社会怎么了?怎么了,就是这个社会制度造成的。

屠童案的结果,也使全国的中小学校、幼儿园安装了电栅栏,增加了保安人员,所有的派出所也都多了一项日常工作,上学放学时出警值守。

有人说,滥杀无辜的现象美国也有啊,新闻经常报道枪击案啊。我说什么事都怕换个角度来看,美国社会上有一亿八千万支枪,每三人就有两支,中国大陆民众别说每三人两支,就是有一亿八千万支枪,看看会成什么样子!

其三,自焚式。大多出现在强拆户中,这种方式最窝囊,正中共党下怀,“他自己要死,关别人何事”,被自杀还得找机会,自杀正好,也正好少了一个钉子户。共产党从来不讲人性,以死相逼这一招,对共产党不灵,更不会给共产党造成什么威胁和损失。

有人批评杨佳不该杀无辜之人。在一个没有道理可讲的社会中,怎么能要求受害者遵守你所认为的道理呢?战争中,无辜平民的死亡总是多于军人,又符合什么道理呢?暴力不在法律的涵盖之下,法律也不在道德的涵盖之下。明白的说,遵守道德,就不需要法律;法律有效,就不会诉诸于暴力,暴力本身就不是讲理的行为。

小民没有“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本事,人们又都只求自保,无路可走,就只有“同归于尽”一条路了。忘记了哪个法国作家说的:“C’est quand il n’est plus possible de parler ni de  comprendre qu’on a recours à la violence 人们就是在再也不能讲,也不能理解时,诉诸于暴力的)”。人们不得不承认这话:“暴力是受害者最后的武器”。

还有一种反抗形式就是“群体性事件”,每年十五、六万起,还有人说二十万起(因为依据的人数不同,有人按三人以上,有人按二十人以上),但民众很难以这种形式达到自己的目地。因为不管你有理无理,共党也不会答应你的要求,不会开这个口子,他们怕有了先例,民众都效仿,因为这种行为方式不是共党认可的,所以一律镇压。于是总有特务、便衣掺杂其中,转移目标,激化矛盾,如掀警车、砸商铺,给镇压造口实,共党最懂“擒贼擒王”,善用“杀鸡儆猴”,一定要找出领头人除掉,所以钱云会会出车祸。

于是又出现了中国特色的“集体散步”,可这种形式要么被驱散,要么发展成群体性事件。周厉王时期防民口,以致民众“道路以目”,几千年来一直为人詈诟,而当今共党连“道路”都不许可了。

在共党的极权统治下,传统的占山为王、恐怖袭击都已无法做到,没有了那个条件,共党早已把路都堵死了,共产党懂得“官逼民反”的道理,但它不会解决“官逼”的问题,而是千方百计堵死“民反”的路。所以有棵鸟枪都是犯法,买把菜刀还要实名制。人们鄙视、谴责“屠童”,但也不会去“自焚”,可又没有勇气做“杨佳”,或者是不想同归于尽吧。揭竿而起?既没有武器,又人心涣散,人们绝望的呼唤,“我们应该怎么办”?

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人们、以致共产党从来没有料想到的一种形式——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出现了,三退是最直接、最安全、最有效的反抗共党暴政的方法,它成了解体中共的最好形式。人们也还没有注意到,这种形式是共产党最怕的,也最无可奈何的。大法弟子各行业、各阶层都有,三退的人各行业、各阶层都有,哪个官员敢保证自己身边没有人在记录自己的罪恶?共党不敢对“三退”的潮流公开表态,正表明它内心的恐惧。

 但“三退” 的目地并不是为反抗共产党的统治,只是它起到了反抗共产党的作用。三退的目地是什么?为什么要大家三退呢,请看大纪元的声明:

“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

“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有的党员认为,“我知道共产党的邪恶,思想上已经退党了,也早就不交党费了”。只是思想上退是不行的,因为你面对血旗发过誓,自古以来发誓就是一件很庄重、很严肃的事情。你一定记得,在你信誓旦旦的宣誓时,你的身体有震动,你的情绪会激动,那一刻就是“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了,所以你必须在行动上退出,才能抹去印记。不管你信不信,神佛通过我的口告诉给你了,当清算魔教时牵连到你,你就没有借口说不知道了。人们都知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古训,为什么不照做呢,去掉害怕的心理和脚踩两只船的投机心理吧。

目前三退人数已过一亿二千三百万,有人不相信,怎么会有那么多?不信的原因是共党多年洗脑教育所造成的思维方式,使人对什么都怀疑,对谁都不信任。造假、欺骗是共产党办的事,大法弟子讲“真善忍”,真,就不会说假话,共党迫害这么多年,从没有找出过大法弟子造假、欺骗的例子。既然大家能翻墙,就浏览一下“退党中心”网站吧,那里有每天三退的详细记录。当然,数字不可能绝对的准确,比如,有人在他人劝说下答应退党,别人代他退了,可自己上网时又在网上退党,这就会造成重复,大的数字是不会差的。

三退的人不必用真名,可以用小名、化名,如果恶党要党费,交就交吧,就算让它抢劫了。三退的结果就是解体中共,邪恶没有了支撑,自然就会垮,你不退,就是在支撑这个邪恶。面对共党暴政呼吁“我们应该怎么办”的人,这是最好的办法。

 

2012-9-3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