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于阳:且看中共垂死时期的分化

39142

           且看中共垂死时期的分化

作者:于阳

“垄断的、腐朽的、寄生的、垂死的”,这是马列之一的列宁所曾预测的一种社会状态,这种状态用在当前的中共身上是再恰当不过了,实际上中共确实处在这样的状态。

从以前的角度看,人们把共产党内部分为团派、江派、太子党,其实这只是从表面上看,随着形势的变化,现在主要分化成了保党派、保命派,血债帮,太子党始终没有形成自己的派,而是分散在其他派中,但是太子党瓜分了中国经济,他们在中国的经济、政治、军队等部门中都占有自己的位置,。是一帮既得利益者。

保党派以胡锦涛为首,为什么叫保党派呢,因为他们虽然看到了共产党的不可救药,但他们并不想让共党垮台,起码不想让共产党在自己手里垮台。可是江泽民为首的血债帮已把共党拖到垮台的边缘。胡锦涛要保党,就不能替血债帮背黑锅,就必须改革,就必须与血债帮划清界限,清除血债帮。但他们改革的是体制内的改革,要保住一党专制,即使这样,也要触动既得利益者,所以它的改革迟迟不能实行。习近平原属江派,也是不想沾血债帮,归了保党派的胡锦涛。

保命派以温家宝为首,保命就是温家宝自己所说的“我不是要保我的名,而是要保我的命”,他们的目标是进行体制外改革,结束一党专制,军队国家化,废除政法委,建立独立的司法制度,政治透明,司法透明,彻底清算血债帮。否则就会“政息人亡”。这种改革当然不会在党内获得支持,所以也难实行。保命派中不乏有一批已经三退的人,甚至还可能有大法弟子,他们做着自己应做的事情。

血债帮当前以周永康为首,是江派的老底,十几年来他们把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法律、道德都搞垮了,他们对大法弟子欠下了血债,在国际上受到了起诉,臭不可闻。拥护血债帮的还包括一些欠下“六四”血债的人和他们的后代。江派中没有血债的如吴邦国、贾庆林、贺国强等已经或者正在开始从江派中分化出来,进入了保党派,他们也不想替江派背黑锅,可是他们的立场很不稳定,见风使舵,随时可能转向。

当然还有如以“乌有之乡”为代表的保党派及部分掌权的太子党,他们的保党是恢复文革时期的党,是要消灭胡温的。

但这也只是从形式上划分,共党的内部矛盾及相互的关系其实很复杂。比如说保党,血债帮也要保党,这才能保住自己的命,这样血债帮就和保党派有了共同点,所以他们在钳制言论,打压异议人士,网络控制,镇压群体性事件等很多方面的意见是一致的。周永康因此可以抓住胡锦涛的这个软肋,不时地给他制造麻烦。你不是不想让共党垮台么?那么你就不敢彻底清除我,我就可以等,就有机会。所以就千方百计的搞乱经济,搞乱政治,制造事端,浑水摸鱼,让胡锦涛防不胜防。“乌有之乡”一帮也保党,但保的是毛泽东时代的党,他们是倒退,甚至反对邓小平的改革。

保党派与保命派都要清除血债帮,这才能实行改革,这样,保党派与保命派也有了共同点,所以在拿下薄熙来问题上能够有共识,因为薄熙来直接威胁到了他们。但是保党派与保命派的改革是不同的,一个体制内、一个体制外,一个要暗箱处理血债帮,一个要彻底清算。胡锦涛发现,如果彻底清除血债帮,共党的罪恶就会暴露无遗,党就保不住了。很多人都奇怪胡温为什么拿下薄熙来后不就势拿下周永康?温家宝很愿意这样做,只是胡锦涛不敢,他不想让共党灭在自己手里,他也在等待机会,但机会是不是会有,就很难说了,现在看来,并不像人们当时认为的胡是在“测试”,在“温水煮蛤蟆”,他是没有办法。他也知道这个党已经不行了,他只是不想让这个党灭在自己手里,他或者想搞什么“击鼓传花”,把这块烫手山芋扔给习近平。但习近平虽然保党,可不会和胡锦涛穿一条裤子,他不愿意接这个麻烦,但他现在也还没有办法不接,他也在等,在看。

保命派不单是温家宝一派,最根本的说,保党派与血债帮也都要保命。温派是解体这个党才能保命,保党派和血债帮是保住这个党才能保命,区别在于要不要这个党。大家都知道,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中纪委委员中,90%的人都把亲属弄到了海外,他们在国内做“裸官”,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共产党不行了。但他们只是想保自己的命,而在国内形势中,他们是墙头草,是见风使舵的一帮人,谁强硬跟谁,只要保住自己的位子。他们是正在观望的一批人,其中包括有血债的人。温家宝的保命派现实的工作就是如何利用这帮人的保命想法,迅速解体中共。

最后还有以“乌有之乡”为代表的一伙,他们跟薄熙来、周永康等血债帮的人有复杂的关系。他们叫嚣掌权后要杀五十万人,杀胡温。五十万人是什么概念?大家知道,中国大陆约有2300个区县,700多个城市,共3000多个地方行政单位,就是说每个县市要摊150人。每个县市的部、室、委、办、局约有100个,加上六大家(党委、政府、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一把手只有一百多人。也就是说,取下全部一把手的项上人头,方能凑够45万人。其他五万颗脑袋,则将取自省、部、军级及中央。这样的分配我想大致不错。这帮人看起来够狂妄的。

其实,“乌有之乡”这帮人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坐在屋里,嘴头上嚷嚷而已,看不到一个真敢干事的,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命比别人的珍贵,自我保护的能力都特强,没人做出头的椽子,胆量还不如一个上访的草民。他们并没有任何具体的行动方案。胡锦涛对他们也不客气,只要一出格,就严厉打压。

当前,共党内部各派都难以掌控主流,都难以有所作为。保党派要掌控,需与保命派联手,目前也正这样做;血债帮要保住自己,就必须死扣住胡锦涛的软肋;保命派要解体中共,就必须清算血债帮,但保命派目前又不能公开反党,那样就没有自己的位置了。只能以进行体制外改革作为口号。保命派在中央里是权力最小的,温家宝这个名义上的总理,管不了国务院下属的外交部、国防部,公安部,他的工作只是按时给它们划拨经费。就连教育部、文化部,也只能管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其它各部也有这种问题。因为这个政权是党领导一切,政治局常委各管一摊,他的分工只是管经济,在政治局只有一票的权力。人们称他为“影帝”,其实他是无能为力,只有靠发出自己的声音来表明态度。但是,保命派是最得人心的,他们正逐渐的在民众中获得更多的支持。

从目前形势上看,血债帮是越来越弱,保党派的势力渐强。但如果血债帮一解体,保党派立刻就会分化。分化的原因是胡锦涛屁股上的屎,习近平不会给擦。但习要使皇储转正,就必须名正言顺的接班,又撇不开胡。这样就会在如何处理血债帮及如何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冲突。如何处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活摘人体器官)。保党派此时将处于两难,无论是暗箱操作还是公开处理,都不能做到保党。

共产党的内部就像一个化粪池,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很干净,甚至清亮的可以照见人,肮脏的东西都从底下流走了。但是,出了一个王立军事件,打乱了表面的平静,王立军就是一根搅屎棍,经他这么一搅和,各种脏的、臭的、腐的、烂的,都翻着跟头到表面上露了一下头,造成共产党的潜规则被破坏,引起内部矛盾激化。内讧,火并,使保党的,血债的,都走入了死胡同。更让共产党不安的是,这根搅屎棍目前还攥在美国人的手里,保党派和血债帮都担心,不定什么时候这根搅屎棍被奥巴马搅和一下,会闹得自己翻肠倒肚。只是奥巴马为什么现在不搅和,还看不透,不好评论。这就看奥巴马能否完成历史赋予他的使命了。

共产党的内部争斗,可以说最后是自己把自己搞垮了,结果是一定会再出现类似王立军、陈光诚那样的预料不到的事件,甚至让人目瞪口呆。说不定哪天这个苟延残喘的共党垮台了,人们还莫名其妙呢,当年的苏共不就是如此么,好戏还在后头呢。

但人们不能光等着看好戏,必须得退出这个邪恶的组织。一个苹果、一个桔子烂了,谁也没有办法使它变好,就得扔掉,不扔它就会污染环境,你不退出这个组织,就会一块儿被淘汰。你说我这小块苹果还没烂,我这瓣桔子还是好的,不应该扔,没人再把你剜出来、掰出来,因为你跟他还是一个整体,已经受了污染,不能再让你污染了新的环境,但愿还没有三退的人能够明白这个道理。

 

                                   2012-6-30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30/12 12:56:11 AM
一个苹果、一个桔子烂了,谁也没有办法使它变好,就得扔掉,不扔它就会污染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