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当代中国的阿Q

37457

当代中国的阿Q

   

作者:于阳

对阿Q的评论是一个很陈旧的话题了,见仁见智的观点也很多了,但总能发掘出新意来。笔者认为,《阿Q正传》所让人思考的,不单是阿Q的精神,还包括阿Q的行为,阿Q的思维方式,阿Q的革命观,阿Q的结局,以及舆论对阿Q的评价等。阿Q虽然早就“大团圆”了,但九十多年了,他却可悲的还活着。这里,从当今中国大陆存在的、发生的一些事情,谈谈当今的阿Q。

一、阿Q的行为

(一)、欺负弱者

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华盖集·杂感》)。

不是么,阿Q挨了钱少爷的哭丧棒,就去欺负小尼姑。2010年发生的若干起屠童案,不就是这种阿Q行为的表现吗?为什么没有勇气抽刃向更强者呢?还有更普遍的现象:男人在外受了窝囊气,回家对老婆孩子耍威风;女人不顺心,就打骂孩子出气。

(二)、窝里斗

阿Q在赵太爷、钱太爷、钱少爷、地保面前懦弱,却瞧不起王胡,瞧不起小D,无端的找他们打架。他和小D“四只手拔着两颗头,都弯了腰,在钱家粉墙上映出一个蓝色的虹影”,让一帮人在一旁看热闹。

当今窝里斗的现象太普遍了,例子就不用举了。

二、阿Q的思维方式

(一)、赵太爷雇用小D打工,不用阿Q了,阿Q就认为小D抢了他的饭碗,于是就跟小D打架。甚至幻想革命到来时,第一个该处死的就是小D。

这种思维方式在中国大陆很普遍,普遍的让人们认识不到,看不出来。本人在以前的文章举过例子,但仍没有说透,因为它太沉重了。

有文章介绍,当年顾准挨整时,回家取衣物、粮票。妻子不让进门,把衣物和粮票扔出门外,悲怨的说:“你还干什么来,害得这个家还嫌不够么”。

人们竟然不知是谁害的谁。当然妻子不让进家门也可以理解,周围的眼睛太多了,人们的敏感性都神经质了,跟反革命分子划不清界限是很严重的问题。就是现在,“小脚侦缉队”不也还很活跃吗?只不过那时是义务的,现在脚不小了,但不发钱没人干。想想顾准的妻子,毕竟还算有女人味,给了他东西。

还有,法轮大法弟子炼功,也惹不着谁,可有的家人就不干,因为“共产党不让你炼,你为什么非跟共产党作对呢。”

是大法弟子修炼在先,共产党镇压在后,是共产党跟大法弟子作对,大法弟子不会和任何人作对。修炼,是法律允许的;信仰,是个人的权利,受宪法的保护。炼功谈不上和谁作对。共产党自己给自己量体打造的法律都不遵行,让民众如何去做呢?孔子说:“刑法不中,民则无所措手足”,也就是“乱政出刁民”。这样的政权,每年出二、三十万件“群体性事件”,就不足为奇了,当然,群体性事件不是刁民造成的,是“乱政”。

(二)、“凡尼姑,一定与和尚私通;一个女人在外面走,一定想引诱野男人;一男一女在那里讲话,一定要有勾当了”(《阿Q正传》)。

这种思维方式,逻辑学上叫做把“必要条件”当作“充分条件”。

必要条件是指:必须有前面的原因,才能有后面的结果,但是有前面的原因,不一定必须有后面的结果。例如:“只有呼吸空气,人才能活着”,呼吸空气是活着的必要条件,但不是所有的条件(充分条件),人活着还需要吃、喝等条件。

充分条件是指:有前面的原因,就一定有后面的结果。但后面的结果不一定是前面的原因造成的。例如:“天上下雨,地上湿”,这是一定的,但地上湿不一定是下雨造成的,我这没下雨,你那里下雨发水,冲到我这来了。

所以,“一男一女在那里讲话”,是“有勾当”的前提,但不能说一定会有勾当。这种思维方式的表现有:

“为什么共产党怀疑你,整你,不整别人?就说明你有问题。”

“你说你不是间谍、特务,为什么国外的好日子不过,回到国内来吃苦?谁信呢。”

“人不是你撞倒的,为什么你去搀扶,为什么你送医院,你哪那么多好心。”

“鲁迅和那么多日本人有交往,能不是日本特务么?”

彭德怀出国访问,庐山会议上还给他弄个“里通外国”的罪名哪。

当年铺天盖地的镇压法轮功时,不是也有人说,“你们李老师既然光明正大,为什么还到美国去。”且不说李老师去美国是在共产党镇压法轮功之前,而且“光明正大”与“去美国”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更没有因果关系。

甚至有人还用流氓式的“激将法”:“既然你们李老师清白、正派,为什么不敢回国?”这话怎么听都不像人话,套用几句:“既然你比婴儿力量大,为什么不敢把那个婴儿摔死?”“既然美帝国主义那么坏,正义在共产党手里,为什么共产党不敢打美国”?

这使人想起了韩信受的“胯下之辱”,那个地痞无赖说韩信:“你挎个宝剑干什么,你敢杀人么?你不敢杀我,就从我胯下钻过去”。前者让人在清白与回国之间做选择,后者让人在杀人与钻胯之间做选择,没有第三种选择。“清白”与“敢”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敢”既不能证明“清白”,“清白”也不需要用“敢”去表现。我既不杀你,又不钻胯行不行?为什么非按你的思维方式去做?这样的人哪里知道,不久的将来,李老师必然会堂堂正正的回国,这不是我做什么预言,大法弟子都明白。

党文化的思维方式有一个特点,就是把不相关的概念捏合在一起,把相关的概念撕扯开,毛泽东是这种话语模式的代表,例如:“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要区分延安的腐败与西安的腐败”。人道主义不能用革命去定义;古今中外的腐败性质都是一样的。这是滥用“两分法”的思维模式。

具体分析一下:从语法结构上说,“革命的人道主义”是形容词补语片语,补语是动词或形容词后边的补充成分,这里“人道主义”就成了“革命”的补充成分。人道主义本身就是一种学说,这里反而成了回答革命是“怎么样”的问题了。那么,你那个“毛泽东思想”,不也就可以分成革命的毛泽东思想,非革命的毛泽东思想,反革命的毛泽东思想了么。再说腐败,好比癌症,英雄模范得了癌症就比流氓无赖的癌症具有革命性么?不知医生治疗时如何区分。共产党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所以共产党人如果长了赖疮,红肿时就是“艳若桃花”,流脓了就是“美如奶酪”。

三、阿Q的精神

“相传前清时候,洋人到总理衙门去要求利益,一通威吓,吓得大官们满口答应。但临走时却被从边门送出去。不给他走正门,就是他没有面子;他既然没有面子,自然就是中国有了面子,也就是占了上风了”(《且介亭杂文·说面子》)。

这就是典型的阿Q 的“精神胜利法”,至今仍在沿用,在美国总统的宴会上,朗朗不是在得意的演奏“一条大河”吗?“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给胡锦涛争足了面子,给共产党争足了面子,“占了上风”了,奥巴马一定莫名其妙,哪里晓得这些把戏。

还有,阿Q经过观察和研究,发现钱少爷的辫子是假的,于是他得意了,“我的辫子尽管又黄又细,但毕竟是真的”。这使人想起了有些文章,抖落出五十年前的张志新是破鞋,抖落出一百年前的居里夫人通奸,抖落出鲁迅偷看弟媳洗澡,明朝的戚继光也搞行贿。有什么意思呢?这就是“名人不应该错”心理,“赵太爷是不会错的”心理。发现了错,其实就是“发现了假辫子”,看到了“名人也有不如我的地方”。即便是事实,又如何呢,要么做完人,要么不做人,这就是阿Q的认识论。所以钱少爷的老婆“不跳第四回井,也不是好女人”。

名人是立德、立言、立功之人,三者占其一,就可称为名人,历史上的名人有几人能做到“三立”。我想,“李白会做诗,就不必责其喝酒”。

阿Q蒙赵太爷打他嘴巴之后,便出了名,因为阿Q与名人有关系了。当今许多文章,讲演,似乎也用这一手段,骂名人,捧恶人,以期引起人们的注意,还美其名曰全面看问题,全面评价人。就连鲁迅自己也犯这个病,吹捧曹操是英雄。曹操之所以历史定位是奸雄,主要因为他什么人都用,只看才干,不看道德品质。而以前用人标准是以道德为首的,品质不好的人可以用,但用过就弃。古人评价人的标准是“一票否决”,而不是什么“三七开”,“四六开”,“全面看问题”“两分法看问题”。如战国时期的吴起,换了几个国主,因为他有“吴起杀妻求将”的恶行,品德不好。据说蔡京的毛笔字是一流的,因他是奸臣,所以没人承传。而曹操则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这个问题不展开讨论。

四、阿Q的结局

阿Q的结局,就是他的“大团圆”。

暴君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暴。拿残酷做娱乐,拿他人的苦做赏玩,做慰安,自己的本领只是幸免。(但不要高兴的太早),幸免里又造出牺牲,供给暴君治下的臣民渴血的欲望。但谁也不明白。死的说啊呀,活的高兴着(《热风·随感录六十五》)。

例如上海的公安局长杨帆,北京的公安局长刘传新,也曾经“娱乐”、“赏玩”、“慰安”,其结果是“啊呀”了,共产党治下这类人物太多了。王立军的口香糖理论,真是恰如其分的点破了:“我就是一块口香糖,被嚼的没味儿了,就被吐在地上,不定粘在谁的鞋底下”。杨帆这个名字很好听,可最近有文章揭露,他整起人来,残忍的简直让人毛骨悚然。还有红卫兵的“五大领袖”, “但谁也不明白”。 甚至包括刘少奇,彭德怀,高岗等人,都不能说他明白,他自以为明白。阿Q稀里糊涂的“大团圆”,正是这些人的写照。

何止如此,以前我已经提到过,张志新、林昭、遇罗克这些人,也不能说他们明白。这种“大团圆”的悲剧,各类人物身上都会发生。还有像董存瑞、黄继光、金训华等等,他们的表现真好比是阿Q画押,极力想画圆,有人画的圆,有人画的瓜子状。

五、舆论对阿Q的态度

(一)、“阿Q自然坏,被枪毙便是他的坏的证据,不坏又何至于被枪毙呢?”(《阿Q正传》)。

这就是把结果当成原因,再把原因当成结果的思维方式,逻辑学上叫循环论证:“被枪毙了,就证明他坏,因为他坏,所以被枪毙”。这种思维方式有如下表现:

“你跑到外国去,就一定有问题,就是“叛国”的证据,没问题你跑什么。”

“鲁迅自然有他的问题,不然为何他被共产党利用呢?‘被利用’就是他有问题的证据。别人为什么不被利用。”

“宋庆龄、马寅初、梁漱溟、陈寅恪……为什么留在大陆呢?留在大陆就是他们的问题。胡适、傅斯年……,为什么没留下。”

(二)、用“二分法”评价事物(“二分法”有哲学的概念,即一分为二,叫两分法;有数学的概念;这里是说逻辑学中的“二分法”,简单说就是将一个概念分为正和负,如“机动车—非机动车;党员—非党员”,它是方法论问题,负概念不是指错误的概念,不能用在认识论上去评价对错、是非,而许多人将两者混淆):

“错在阿Q,那自然是不必说。所以者何?就是因为赵太爷是不会错的”(《阿Q正传》)。

“你竟然敢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敬爱的林副主席,就是现行反革命。因为毛主席是伟大领袖、林副主席是我们最敬爱的。”

“你批评党,批评政府,批评社会制度,就是反党,反政府,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因为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社会主义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

当然,这是现在某些人的认识,当年“反右”时期比这直截了当——你反对党委会就是反党,反对党委书记就是反党,因为党组织和书记是党的一部分。这种思维方式就是“部分代替整体”。

现在为什么不“直截了当”了呢?因为许多“一部分”后来也成了反党分子,林彪就是例子。再直截了当,就是把自己的裤带绕到自己的脖子上了。

共产党自己封自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赵太爷是不会错的”,所以反对的人就一定错。反党的帽子是很可怕的。

(三)、弱势的阿Q

赵太爷给阿Q一个嘴巴,“你那里配姓赵”;人们打阿Q是“人打畜牲”;挨了打还得谢地保二百文酒钱;赌博赢了“很白很亮的一堆洋钱!而且是他的——现在不见了!”阿Q是典型的“弱势群体”的一员,就连卖点儿东西还只能“三百大钱九二串”。就是说,九十二个大钱就算是一百个,按这个标准付你三百大钱。这里的“算”是当作、认作的意思。这种行为模式不仅古已有之,现在更是普遍应用。比如,银行贷款收利息,360天算一年;电信通话计时,55秒算一分钟;上行下效,“小姐”按摩服务,45分钟算一小时。这种“算”还不算什么,经济上算计你而已,看看江泽民对待大法弟子:“打了白打,打死算自杀”!

写到这里,真不能写下去了,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么?这个社会还有人生存的地方么?

有一天,看孩子在电脑上玩《僵尸游戏》,僵尸进入了城堡,语音提示说:“僵尸吃掉了你的脑子”。我当时一惊,“僵尸”不就是“江氏”么?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欺骗了多少人?吃掉了多少人的脑子!

六、阿Q的革命

“好,……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喜欢谁就是谁。”

“秀才娘子的一张宁式床先搬到土古祠,此外便摆了钱家的桌椅”。

“第一个该死的是小D和赵太爷,还有秀才,还有假洋鬼子,……”

这就是阿Q对革命的认识。

但阿Q为什么革命呢?因为“百里闻名的举人老爷有这样怕,于是他未免有些神往了”,“一群鸟男女的慌张神情,也使阿Q更快意”。想当年文革初起,天下大乱时,许多人不也是有这种心态表现么。

革命,有人是为理想,有人是随大拨,有人是找口饭吃,有人是报私仇,有人是阿Q式的想拿别人的东西,有人是……。殊途同归,同途殊归。参加革命的,并没有几人知道革命是什么。所以,“反革命”就不一定是很可怕的词了。阿Q一开始是反革命的,“杀革命党”曾让他很快意,阿Q由反革命到革命的转变只是一瞬间。

革命是什么?革命就是改变命运。但是历史事实是,改变命运的是被革命的人,革命者也只有一小部分改变了命运,大多数并没有改变什么。“知县大老爷还是原官,带兵的也还是先前的老把总”,举人老爷虽然“咸与革命”,但“终于没有追赃,他全家都号咷了”,“秀才因为上城去报官,被不好的革命党剪了辫子,而且又破费了二十千的赏钱,所以全家也号咷了”,这就是革命的结果。

上世纪中国大陆有一部电影叫《以革命的名义》,以革命的名义,就什么都可以做,就是所谓“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可以干任何邪恶的事情。这个问题,以后可以做一个专题讨论。

我想,中国人并非是麻木不仁,而是太世故了,革命的成本太大,“最后的斗争”已经做了,“英特纳雄纳尔”并没有实现,“天下的主人”也没有做成。而搭上了自己的小命的人却很多。麻木不仁只是一种表面现象。你要信《国际歌》,你的结局就是“大团圆”。

唯物论者讲,人生出来都一样,后天改造了人。所以中国大陆的孩子三四岁就开始学画画,学弹琴,学跳舞,学奥数……。把孩子害了以后,才发现不行。人各有命,不是随便就能改变的,有神论者认为,命是改不了的,肯定有人不信这话,而鲁迅虽是唯物论者,但却从社会现实中发现了这点。

“天鹅绒”革命,或许是更好的一种革命的形式。

阿Q没有速朽,是鲁迅的悲哀,更是中国人的悲哀。“去年说的话,今年还适用,恐怕明年也还适用。但我诚恳的希望他不至于适用到十年二十年之后。倘这样,中国可就要完了”(《而已集·‘公理’之所在》)。

从神的眼光看,人类确实已经走入末路,“就要完了”,神已经给人类安排好了“最后的审判”。但主佛是慈悲的,天象已经示人,如“中国共产党亡”的藏字石,大家都知道。神已经派大法弟子告诉人们真相:“三退”保平安,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信佛,佛才能救你。

 

2012-4-3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07/13 06:30:36 AM
ブランド アウトレット [url=http://www.393bc.com/]サマンサ 財布[/url] サマンサ 財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