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鲁迅与共产党人

36619

 

鲁迅与共产党人

 

作者:于阳

通过鲁迅与共产党人的关系,可以看到共产党是如何拉拢、利用党外人士的。但由于所能了解到资料很少,只能从部分披露出的历史资料和鲁迅的文章中去谈。

毛泽东把鲁迅捧得很高,但人们已经看到他并不是真的尊崇鲁迅。而是利用,拉大旗做虎皮而已。鲁迅生前对毛泽东知之甚少,只是通过冯雪峰的传递,看过他的几首诗词,且称之为有山大王气。而且鲁迅是1936年去世的,毛泽东是在1937年的“洛川会议”上才获得共产党内的最高领导职位,鲁迅当时并不知共产党的最高领导是谁,所以不会像《答托洛斯基派的信》中写的那样,把毛泽东当作共产党的代表,鲁迅也不可能卷入共产党的派系斗争中去。如果鲁迅卷入了共产党的派系斗争,他就一定了解共产党的派系情况,那么柔石等人属托派,是鲁迅呵护的人物,托派的领袖最初是陈独秀,鲁迅与陈独秀早在《新青年》就熟识,没有史实表明二人有过矛盾、冲突,鲁迅怎会反对托派。

我认为那是冯雪峰个人的文章,硬塞到《且介亭杂文末编》里,向毛泽东献媚。看文风,整个是党文化口气,文革“大批判”的口吻与它很相似。大家知道,《且介亭杂文末编》是鲁迅死后由许广平编辑出版的,而且重承好几位朋友的帮助(《且介亭杂文末篇·后记》)。“文人的遭殃,不在生前被攻击和被冷落,一暝之后,言行两亡,于是无聊之徒,谬托知己,是非蜂起。既以自衒,又以卖钱,连死尸也成了他们沽名获利之具,这倒是值得悲哀的”(《且介亭杂文·忆韦素园君》)。毛泽东说我与鲁迅是相通的,鲁迅可没表示过与毛泽东相通,谁知他是何许人,自作多情而已。

冯雪峰在鲁迅的问题上起了很不好的作用,如鲁迅给中共中央送火腿,就是他编造的故事。一会儿说送到了;一会儿说通过别人转,不知道结果;一会儿说半路上时间长,要坏了,就吃了,总是圆不了自己的谎话。火腿几年也坏不了。还有共产党炫耀的鲁迅等人祝贺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的电报,现在也证明是假的了。其实不用什么证明,首先从文风上看就绝不是鲁迅的,而且从时间上也对不上号,“胜利到达陕北”,是共产党得势以后的说法,1936年时,共产党并未决定是否在陕北呆下去,只是暂驻,那地方太穷。况且当时四方面军还在四川,二方面军也在半路,10月份才聚合陕北,这时鲁迅已经死了,怎知道“胜利到达”。鲁迅等人怎会发出“胜利”的电报。不说假话就不是共产党。当假话暴露时,它会解释说是善意的谎言。

这种所谓善意的谎言在共党的宣传历史中随处都是。而且共产党各级官员都有这个习惯。英雄、模范,有几个是真的。川震还要造出救学生的英雄教师。实质上羞辱的是死人,欺骗的是人的灵魂。结果给人的是,事实变成假的,历史造成假的,谁也不明真相。雷震远神父曾评价共产党人:“由于经常的训练掩饰秘密,变成习于作假和说谎,以致对任何事都不讲实话”。

与鲁迅有关系的共产党人,我把他们分成几类。

一类是起宣传作用的,如瞿秋白、陈赓、萧三等,他们向鲁迅介绍马列主义、苏联及红军的情况。鲁迅也积极去了解这些。一个有思想的人物,敏感的人物,对一个社会现象的出现,对社会上发生的事情,一定会去关注。不能因此断定他想与其同伙。

第二类是利用鲁迅的,像冯雪峰,柔石等人。冯雪峰说过,自己到上海的任务就是搞统战和情报工作,而他统战的唯一对象就是鲁迅。既然他是搞情报工作的,就应该直接与主管领导接触,不会、也不允许与更多的人交往。当时毛泽东在江西当的是苏维埃主席这样的闲职,不能参与中央决策,也从来没有主管过情报,也就不会如冯雪峰所说毛让他“今天只谈鲁迅,不谈工作”,毛不管情报,冯向他谈什么工作,他们之间只不过有过一般的接触而已。我感到,在鲁迅的问题上,冯雪峰的话可信的不多。后来毛泽东也看到冯雪峰过于张狂,利用鲁迅和毛泽东炫耀自己,满嘴跑舌头,弄不好会说漏了什么,所以给他弄个右派帽子戴,让他闭嘴。长征干部被打成右派的,恐怕仅此一人。

柔石等人是以青年作家的面目,利用与鲁迅的关系,从事工作。鲁迅可能知道柔石等人是共产党,但他是从爱护、保护青年作家的角度与他们交往,写了《为了忘却的纪念》,他怎能知道柔石等人是党内的托派,他们是共产党窝里斗,借刀杀人被抛出的牺牲品?如果知道这一真相,鲁迅该做何感想?柔石如果不参加共产党,会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作家,他的作品《二月》(电影《早春二月》),《为奴隶的母亲》等,很感动人,尽管是早期作品,也有了一定的深度。可惜历史没有如果。还有牛兰夫妇,国民党政府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证明他们是间谍,搞颠覆。鲁迅怎知详情,而认为是由于他们“宣传赤化”而受迫害。

再一类是在社会上、在工作中与鲁迅打过交道的,但并不搞宣传和统战。如成仿吾,四条汉子(周扬、田汉、夏衍、阳翰笙),胡风、茅盾、以及后来叛党的穆木天、姚蓬子等。这些人在鲁迅面前相互贬损,搞得鲁迅不厌其烦。还有公开“政治围剿”鲁迅的潘梓年、蒋光赤、李初黎及郭沫若等,我相信鲁迅最终会反对共产党,就是根据鲁迅对这些人的态度,鲁迅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很不以为然的,称经常遭到同一营垒的冷箭。这些共党分子自己窝里斗,把鲁迅搅和进去。如胡风与周扬(周起应),五十年后也没有了结恩怨。还有如聂绀弩,徐懋庸等一批敬慕鲁迅的青年,使鲁迅周围的人十分复杂。有文章披露,李立三曾鼓动鲁迅用真名周树人骂蒋介石,被鲁迅拒绝了。想骂谁自己去骂,撺掇别人,自己躲在背后,绝对心术不正。

现在看来,鲁迅批评这些人的言论都是批评党文化的思维方式和话语模式。如狄克(张春桥)的田军不该早早的从东北回来,……,被鲁迅揭出来这句话骨子里的谬误。(见《且介亭杂文末篇·三月的租界》)。就是现在揭批党文化的文章,也少有那么严密的逻辑推理。当然,当时狄克作为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本质不会那么坏,只是党文化的思维方式成了他头脑中的观念。有人批评鲁迅不该对一个年轻人如此不留情面,是鲁迅刻薄、气量狭小的表现。其实鲁迅并不知狄克何许人。只是针对那种文风及逻辑上的错误去批评,文章也并未把狄克当作敌人对待。

鲁迅早已在《我的态度气量和年纪》(《三闲集》)一文中就说过,批评应该针对是非、对错,从态度、气量,年龄,以致籍和系,甚至姓名、身体去评价,就不是正确的批评。

鲁迅是共产党重点拉拢的对象。共产党对知识分子的方法,手段,在鲁迅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但可以说,效果并不好。第一类人如瞿秋白,自然介绍好的一面,第二类人象冯雪峰之类,自然百般顺从鲁迅,这两类人都以假面面对鲁迅。第三类由于实际上的接触,就会暴露出他们的本质,这是瞒不过鲁迅的。

鲁迅赞扬过苏联,赞扬过无产阶级专政,这是受共产党宣传的影响吧,也因为那时无产阶级专政的邪恶还未暴露,共产党的许多邪恶的事情还没干,还没有发生。萧三曾两次联系鲁迅赴苏联参观考察,但都未能成行。蒋介石早期是拥护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的,但在1923年考察苏联后,看到了共产党宣传的虚伪,认识到阶级斗争理论是错误的,起码不适应中国国情。从而坚定了反共信念。傅斯年考察延安,看到挂满锦旗的礼堂,调侃的说:堂哉皇哉!,致使毛泽东一直耿耿于怀。而同去的黄炎培等人却没有这种睿智。我不能假设历史,说鲁迅考察苏联后会怎样,从个人的认识去推论吧。但问题是,鲁迅一生多疑,猜忌,偏偏遇到了两部不必用心戒备,居然看完了的书,一是胡愈之先生的《莫斯科印象记》,一就是这《苏联见闻录》(《南腔北调集·林克多〈苏联见闻录〉序》)。在这篇文章里,通篇都可看到共党宣传对鲁迅的影响。鲁迅没有去过苏联,仅凭他人一介绍就相信,这不是鲁迅的风格和思维方式,但又确是鲁迅所写的文章。这就是矛盾的鲁迅,也表明共产党的宣传确实厉害。

鲁迅对共产党的偏向,与他相信唯物论、进化论有关,但是如果说鲁迅打心底里赞同苏联制度,赞同共产主义理论,那么就说明他还看到了光明希望,也就不存在他的灰暗绝望的问题了。立论要稳当真也不容易。鲁迅到死都是在观察,在看,只是他没有时间看到共产党的邪恶表现。也就是之所以他没有成为共党分子。

共产党吹捧鲁迅,一是利用,一是它给外人表示它们尊重党外人士、知识分子。共产党对党外民主人士、知识分子的利用,最终归结为现在政协的“八个花瓶”,大家都看到了,这些民主人士让共产党调教的都很乖。我这里并不想嘲讽他们,因为他们不乖不行啊,他们知道,不能以为共党的头头跟你一起坐在主席台上,他们就把你当成一伙的了。几个同事混得挺好,工作上也配合的很好,可说不定谁死了以后被蒙上一面党旗。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党的掌控之中。有骨气的逃跑了,自杀了,被杀了,被自杀了,剩下的能不乖么。不谄媚,不趋炎附势,就是好样的了。当然总会有不同的人物存在,如黄万里那样的,能留下的不是自己的功绩,而是文人的风骨、知识分子的气节。

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们不乏精英、志士,但他们的路程如何呢?甚至像顾准、李慎之这样的人物,也仍然用党文化的思维方式评价共产党;像张志新,林昭,被共产党杀了还认为自己是忠于党的,致死仍然不明白。本人最初看《阿Q正传》时,对阿Q的“大团圆”很不以为然,人的行为怎么能可笑到了那种荒唐的地步。可事后没想到,很多自己当初尊重、敬重的人物,竟然走的都是阿Q的“大团圆”的路。可笑的正是我自己,是自己的思维方式。鲁迅的“深刻”简直到了“残酷”的地步,这种残酷又以游戏性的文字表述出来。

这里要说的是,笔者是很尊重张志新、林昭、遇罗克这些人物的,如鲁迅所说,他们是“舍身求法”的人,是“中国的脊梁”。也同样尊重顾准、李慎之这些人物,他们毕竟走的是“求索”的路,我不能以现在对共产党的认识要求当时的他们。

据说在中国大陆专门研究鲁迅的,就是吃鲁迅饭的,不下二万人,别人不说了,但愿这些人能够理解鲁迅,不要走上“大团圆”的路。笔者这里不是想教训别人,本人也是看了《九评共产党》才开始明白的,才知道“三退”的意义。

《九评共产党》已经把共产党的本质揭露出来了,如果我们现在还不明白阿Q的“大团圆”,那可真是万劫不复了。

 

2012-3-6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