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从鲁迅被共产党利用的问题说起

36299

从鲁迅被共产党利用的问题说起

 

作者:于阳

谈这一问题,应该从历史的角度,先谈一下鲁迅与国民党,谈国民党,就得谈同盟会与光复会。有鲁迅的友人说,鲁迅承认过自己是光复会会员。但起码他是光复会的同情者,这在鲁迅的文章中表露无遗。光复会的主要人物如邹容、秋瑾、徐锡麟等辛亥前牺牲的人、是鲁迅认识并敬重的,陶成章、章太炎、蔡元培等人,是与鲁迅有很深交往的,早在日本东京,他们就建立了很深的关系。只因辛亥革命后内斗,同盟会对光复会人员排挤、打压、甚至暗杀光复会成员。最后国民党将光复会的人完全清理。章太炎晚年既离民众,渐入颓唐,后来的参与投壶,接受馈赠,遂每为论者所不满……(《且介亭杂文末篇·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其实就是这个原因。以至章太炎临死时要求遗体盖五色旗,而不要青天白日旗。这里不要忘了,“中华民国”这一国号,就是章太炎所起。因此,鲁迅自然对国民党有很深的成见,所以说我觉得革命以前我是做奴隶,革命以后不多久,就受了奴隶的骗,变成了他们的奴隶了(《华盖集·忽然想到》)。这里不纠缠双方谁对谁错,只是指出历史原因。

鲁迅反对国民党,共产党也反对国民党,就难免对共产党有所偏向。需要说明的是,现在共产党的舆论偏向光复会,只因为国民党打压光复会而已,共产党从来没有尊崇过光复会的人物。共产党没有尊崇过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祖师马克思,只有当对自己有用时,才作出一副尊崇的样子,同时也作为打人的棍子。作为国民党一方,禁锢言论,打压激进分子,为的是镇压共党分子,因为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允许有国中之国,不允许在自己的国内出现一个反对自己的政府、反对自己的军队。这与军阀之间的混战不同,军阀只是混战而没有各自独立建国。

但这自然就影响了鲁迅的言论自由,所以鲁迅抨击国民党。象安内与攘外问题,不抵抗问题,北京古董南运问题,“友邦惊诧”问题,不能说鲁迅讲的没道理,可国民党蒋介石是办事的,要考虑全局,要有整体战略安排,鲁迅是挑毛病的,只针对一时一事。这正如鲁迅自己曾认识到的孔融与曹操的关系,曹操是干事的,孔融总是跟曹操捣乱,曹操自然要除掉孔融了。

由于日本侵略东三省,使当时社会的青年人处于一种狂热状态,“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就是这种狂热的代表性语言。血肉铸成的经得住枪炮吗?多年后的赫鲁晓夫也说过,“中国的民兵不过是一堆肉”,仍然遭到许多年轻人的骂。共产党鼓吹这种狂热,青年人就认为蒋介石政府不抗日,造成许多人往延安跑。这种狂热性现在仍然有,“国歌”的鼓动功劳不小。鲁迅的许多文章符合了青年人的心理,共产党加以利用,所以当时就把鲁迅架的很高。

毛泽东、共产党吹捧鲁迅,与鲁迅何干?共产党批孔,与孔子何干?现在又立孔子像,世界各地建孔子学院,花了五百亿,与孔子何干?人不能为自己死后发生的事承担责任。待到伟大的人物成为化石,人们都称他伟人时,他已经变了傀儡了有一流人之所谓伟大与渺小,是指他们可给自己利用的效果大小而言(《华盖集续篇·无花的蔷薇》)。革命家、旗手、民族魂等头衔是后人戴的,合适不合适,要看戴帽人的水平;戴的对不对,也应该去评价戴帽的人。说他是旗手,就以旗手的标准评价,可他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旗手、革命家、文圣人、民族魂啊!假如我说要做一本《妥尔丝苔传》,而暂不出版,人们便去质问托尔斯泰的太太或女儿,我以为这办法实在不很对,因为她们不会知道我所玩的是什么把戏的(《集外集·咬嚼之余》)。死后的鲁迅怎能为毛泽东所玩的把戏承担什么呢?天安门广场立孙中山画像,又立了几天孔子塑像,谁知道共产党在玩什么把戏,难道要让百年前的孙中山、二千五百年前的孔子承担什么?

电影《让子弹飞》中,张麻子对汤师爷说:死人比活人有用,这是共产党多年使用过的伎俩,被他说破了。当年在鲁迅的送葬队伍中就打出了民族魂的旗帜,向国民党施压,也使共产党看到了死人的用处。这也就会使我们明白,当今大陆群体性事件中,为什么共产党会出动大批武警去抢一具尸体了。

当今很多人反对鲁迅,其实是反对共产党。共产党把他神化了。也因为在神化鲁迅的过程中,牵连了很多人,使很多人受到了伤害,以致把受伤害的原因归到鲁迅身上。特别是当前中国大陆有许多人还在用党文化的思维方式评价鲁迅,使人们对鲁迅愈加反感。其实这种认识也是一种阿Q的思维方式:赵太爷顾用小D做工顶替了阿Q,阿Q就以为小D抢了他的饭碗,于是就找小D打架。

这种思维方式共产党反其意而用之,玩的很熟。群体性事件中,总会有人挑头掀警车,砸商铺,给扰乱社会秩序造口实,进而实施镇压。在西藏,武警换上僧侣的服装打砸抢;在新疆,先打汉人,再打维人,造成维汉互斗,造成外地人与本地人互斗,把民众与政府的矛盾转成民族矛盾,转成地区矛盾。不要忘了,以前共产党是把民族矛盾,地区矛盾上升到阶级斗争角度,而实施镇压的。法律上也是这样:政治问题说成经济问题、说成刑事问题,经济问题说成政治问题,政治问题说成男女关系问题等等。这一手只是对法轮功不灵,当年北京警察将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体育场,就有人在警车旁煽动:大伙都来,掀翻它,没有一人理他。当场就有人质问此人:你是大法弟子么?那个人灰溜溜的走了。

会有人问,共产党为什么利用鲁迅呢?难道没有原因吗?没有鲁迅本身的问题吗?我想这一问题也如当年卢梭写《忏悔录》,他揭自己的隐私,是一个人坦率的表露,是诚实的表现,但有人批评他给后人带来了不好的影响,虽然犯的不是本罪,但犯的是影响罪。法律上没有这种逻辑,人们的思维上却有这种逻辑 。需要说明的是,共产党的法律中有这种逻辑。这种思维逻辑的源头及在党文化中的作用,笔者还没有深入思考,须要进一步分析探讨。

我认为应该更深层次的探讨一下这个问题,鲁迅能够被共产党利用,自有鲁迅的问题,有许多文章评论过这个问题,这里不谈。但中国人被共产党忽悠,我们中国人的问题在哪呢?马克思主义在世界上游荡了一百多年,卷入了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其中甚至包括许多社会精英,仁人志士,给人类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灾难,我们人类的问题在哪呢?有几人探讨过这个问题?李洪志老师曾说过,西方国家反共,国民党反共,几十年来,有谁指出了共产党的根本问题?只有《九评共产党》说出了共产党的本质。进一步说,共产党人自己有几人知道共产党的邪恶?我们看到,自称伟大、光荣、正确,从来都信口雌黄、不可一世、翻云覆雨、无所畏惧的共产党,却前所未有的对这本书采取了鸵鸟政策。但《九评共产党》只是点了共产党的死穴,共产党的罪恶太多了,限于九评的篇幅,没有深入解剖这具魔尸。

共产党能够忽悠人,靠的是宣传。蒋介石也承认过,国民党在宣传上不如共产党。但是,从听其言而信其行听其言而观其行需要有一个过程,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政党、团体之间的交往,国与国之间的交往都有一定的规矩。初次交往,人们往往先要把对方当作守规矩的人对待,而不是当作流氓、骗子看,因为人总是要遵循传统规范。共产党就利用这种思维方式,趁着内忧外患,集古今中外一切流氓手段作大,当人们认识到这点,它已经得手。共产党的统治也是用这手段,先假设对方是坏人,敌人,所以当今用各种各样的实名制管理民众。共产党的统治手段造成当今中国大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没有道德操守。以致大陆人到国外,仍以这种思维看外国人,认为外国人傻。而外国人则认为中国人不可理喻。举两个小例子:

某个较有名气的老总当年在日本闯荡,曾将一枚硬币钻一小孔,栓一细线,在自动售货机投币,当售货机吐出饮料后,再将这枚硬币抻出来,由此可反复使用。问题在于,中国的报纸将这种行为当一种聪明介绍,它不认为这是道德问题,而是因为自动售货机有漏洞可钻。

在美国,一大陆人和一老外驱车上高速公路缴费,自动投币,无人看守。大陆人说:如果投一游戏机筹码是否可以?老外想了想:也能行吧。接着就说:怎么能那么想!

是啊,怎么能那么想。那个大陆人是否感到了无地自容。我想那个大陆人只是看到这个漏洞,并不真的会去投筹码。但是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老子·三十八章》),你虽然没有去做(不失德),但这样想了,也是无德有德之人根本就想不到(不德)。

说说就离题远了。不管人类认为自己多么伟大、多么高尚、多么聪明,多么有智慧,人的本性是为私的。先哲们已经看到这一点,所以才给人们留下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等行为规范,确立了仁、义、礼、智、信的做人标准。告诉人们不能为所欲为,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共产主义理论挑起的是人的欲望,你希望什么,它就应给你什么。看看:

共产主义社会,物质极大丰富”——我想要什么都有。

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我的能力大小无关紧要,尽力就行了。却可以满足我的任何欲望。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以爱情为标准,可以随时换性伴侣,以感情决定道德(这个问题笔者在《漫谈中国的传统道德及其在人们观念中的变异(三)》中有论述,这里不再谈)。有文章披露,俄国十月革命后,圣彼得堡市党委曾发文件,每个革命者可拥有十个女人。

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共产主义消灭家庭孩子交给社会抚养”——不但性生活自由,而且不用孝敬父母,连抚养孩子的麻烦都没了。

但是,为了实现这个理想,就需要革命、斗争、暴力、毁灭。于是马克思主义又挑起了人性恶的一面,所以共产党用谎言、仇恨、斗争教育人。共产党所作所为,也就是所谓的革命,不会创造财富,而是转移财富,其实是强盗逻辑。放纵容易克制难,作恶容易为善难,我想这是马克思主义容易被人接受的一方面,革命可使人很快富起来。所以中国倘不革命,阿Q便不做,既然革命,就会做的。我的阿Q的运命,也只能如此。……此后倘再有改革,我相信还会有阿Q似的革命党出现(《华盖集续篇·阿Q正传的成因》)。但阿Q的革命,不过是要把赵太爷家的宁式床搬到土谷祠去。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喜欢谁就是谁(《阿Q正传》),回想当年的共产革命,抱这种念头参加的人还少吗?这也可以理解当今中国大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报考公务员了。

不但如此,中国历史上的等富贵,均贫富开城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耕者有其田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等口号,都是这种思维方式。当一个社会贫富差距过大时,穷人没有出路时,这些口号就太有蛊惑性、太有煽动性了。均贫富,谁做到了?不纳粮,当官的吃什么?

鲁迅眼见了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二次革命,护国运动,护法运动,北伐战争,蒋冯阎大战,对革命感到失望。悲哀革命者成了愚民的,而且也指出了共产主义思想的不现实,因为要造那世界,先唤起许多人来受苦。……你们将黄金世界预约给他们的子孙了,可是有什么给他们自己呢?’”(《坟·娜拉走后怎样》)。

是啊,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没有解放,人民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所以我们必须先来受苦。三年大饥荒时期,反抗的人很少,不只因为有高压手段,还有这种宣传的蒙蔽。共产党向来都是枪杆子笔杆子共用,枪杆子镇压,笔杆子宣传。

我想,鲁迅产生在那样一个社会环境中,所以产生了他被共产党利用的悲剧。细想想,那个时代,除去几个邪恶人物,所有的社会精英,仁人志士,埋头苦干者,拼命硬干者,舍身求法者,上下求索者,有几个不是悲剧结果?我们人类,在历史中迷的太深了,共产邪祸已把人类拖入了毁灭的边缘。

但也不能完全说他们是悲剧,他们虽然没有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告诉了我们不应该怎么做。当今共产主义已经没有了吸引力,连共产党都不信马克思了,唯物主义也越来越没有市场了,因为神不允许人类再这样堕落下去,但是神给人的时间也不多了,天象早已显露,每个人只有“自己救自己”,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摆脱这种邪恶,“三退”是最简单的方法。

 

2012-2-24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于阳
   05/31/13 11:24:57 AM
共产共妻之“龙门阵”什么意思?请三楼解释一下。
游客
   05/14/13 06:00:29 PM
先生可著文讲讲共产共妻之龙门阵否?
游客
   03/05/12 08:47:53 PM
主题不明,没看明白鲁迅为何为共党利用,
游客
   03/03/12 11:53:50 PM
中共利用孔子只是当个招牌而已,实际上贩卖的是中共的私货。而中共利用鲁讯,则是利用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偏执与诋毁。这二者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