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对当前鲁迅评价中的一些看法

36061

 对当前鲁迅评价中的一些看法

 

作者:于阳

  人们评价鲁迅的思想是灰暗的、绝望的小说里没有正面人物没有正面的、建设性的主张没有给人以方向感看不到中国的出路和希望。这些说法无疑是正确的。鲁迅确实是没有这方面的作为。但问题是,我们所认为的正面、方向、建设性的主张是什么呢?我们所认为的出路、光明是什么呢?我们每个人自己希望的中国是什么呢样?人的希望一样么?

回顾一下中国近百年来的历史,有谁提出过正面的、建设性的主张?有谁指出了中国的出路和希望?或许,孙中山的三民主义,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在当时算是建设性的主张吧,也确实使许多人看到了出路和希望,给人指出了方向。但是三民主义在中国大陆被马克思主义取代了。孙中山自己也承认:革命去一满洲之专制,转生出无数强盗之专制,其为毒之烈,较前犹甚,于是而民愈不聊生矣(《建国方略》)。

当年每个知识分子都在思考,究竟是国民党好还是共产党好。众多知识分子、青年学生往延安跑,奔的就是希望; 49年许多知识分子留在大陆,也是看到了希望,而是对国民党的失望;抗战、内战时,连美国人都对共产党充满了幻想;五十年代以钱学森为代表的一大批科学家、知识分子,克服重重阻力返回大陆,报效祖国,建设新中国,也是奔的希望;文革中千百万红卫兵的誓死捍卫,捍卫的是信仰,希望。但结果如何,不堪回首。鲁迅的绝望偏偏是真,而所有的希望都成了虚妄。百年来杰出人物层出不穷,究竟有哪一个人指出了中国的出路和希望呢?连蒋介石在日记中都自责:为何青年学生、妇女、知识分子会跟共产党走

这里我要提醒的是,评价人物我们不要忘记历史时间,上述史实都是在鲁迅死后发生的。就连美国这个最坚定的反共国家,也是在1947年杜鲁门政府才通过防止赤色分子渗透联邦政府法案,1950年才出现反共的象征麦卡锡主义。这时,鲁迅已经死了十多年了。当时既然没有几人认识到共产党的邪恶,也就是说共产党的许多邪恶的事情还没有发生,也就没有理由要求鲁迅当这个先知。怎么能用现在对共产党的认识要求八十年前的鲁迅呢?

    在迷中的人类,总是希望有人或者有神给自己指明前途和方向,共产党就利用了这一点。在共党的教育下,人们在思想上习惯了被指导,三面红旗、四个伟大、四个坚持、四个现代化、三个代表,八荣八耻、五讲四美三热爱等等等等,使人们麻木的顺从。而且在观念上对历史人物也这样要求。我想这就是提出希望方向感建设性的说法的原因吧。

说没有人提出过建设性的主张,只是说我们没有看到、没有听说,不能说是没有,不符合时代的声音是会被潮流淹没的。大家知道段祺瑞,是袁世凯的大将,也曾手握重兵,他给中国大陆人的印象就是一介武夫,其实何止如此。他功绩是“三造共和”,这是无人能比的,可称之为革命家、政治家。他也提出过国家的复兴之道,就是他留给政府的八勿遗书,现在看来真乃醒世之言。偶翻故纸堆发现,竟忘记注明出处。现录于下共鉴:

一、勿因我见而轻起政争。           二、勿空谈而不顾实践。

三、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   四、勿信过激之说而自摇邦本。

五、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       六、司教育者勿忘保存国粹。

七、治家者勿弃固有之礼教。       八、求学者勿鹜时尚之纷华。

仅凭这几条就可称之为思想家。但段祺瑞在大陆人的印象中只是北洋军阀中的一员,并且由于鲁迅的文章,常与三·一八血案连系在一起。现在人们都知道了,318那天段祺瑞并不在京,是执政府的卫队长下令开的枪。事后段曾在执政府门前长跪不起,并立誓从此吃素,以补己过。即使晚年身体极度虚弱时,医生劝其吃肉补充营养,仍不肯吃荤。凭这点,就可称之为立德之人。

当时的细节鲁迅自然不知,所以把矛头指向执政府,称作是民国最黑暗的一天。其实,事后执政府诚恳的向死(47人)伤者作了赔偿,并筹划为死者建立公墓。地址都选好了,只因死者家属意见不统一而作罢。执政府的卫队长怎么处理的不知道,但段祺瑞解除了章士钊的教育总长和杨荫榆的校长职务。这些情节在鲁迅的文章中都有陈述。共产党对这些历史事实不谈,而且有意隐瞒,使大陆的几代人受蒙蔽至今。

鲁迅的小说里没有正面人物,怎么看这话都是党文化的思维方式,是文革样板戏的评价语言。人物都是复杂的,怎么能简单的分成正与反。《三国演义》中的刘备和曹操,可以分成正与反,但孙权就很难评价了,因为这里包含着作者的喜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是人类灵魂的伟大审问者,能揭示出恶人内心深处的善来,如何分正反;雨果的《九三年》,郭文、西穆尔登、郎德纳克,谁是正面、谁是反面?作者站在谁的立场?相声就是一门讽刺的艺术,批判的艺术,让它歌功颂德,就不是相声了;《红楼梦》是经学家见《易》,道学家见淫,革命家见排满,才子佳人见缠绵,流言家见宫闱秘事……(《集外集拾遗·〈绛洞花主〉小引》)。把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分成正与反,不过是阶级斗争的思维方式,是敌我矛盾、人民内部矛盾的思维方式,是三七开,四六开的思维方式,党文化对人们的影响是无孔不入的。

鲁迅对自己小说也有过解释:做小说是为人生,……取材多采自病态社会的不幸的人们中。意思是在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南腔北调集·我怎么做起小说来》)。后来,鲁迅对自己的作品也有了选择,将给读者一种重压之感的作品,特地竭力抽掉了并不愿将自以为苦的寂寞,再来传染给也如我那年青时候似的正做着好梦的青年(《南腔北调集·〈自选集〉自序》)。但历史与他的愿望相反,由于共产党的吹捧,重压之感恰恰传染给了许多正做着好梦的青年,引起他们对鲁迅的反感。

鲁迅是唯物主义者,相信进化论,相信将来比现在好,青年人比老年人强。尽管在后期

对这一点有所怀疑,杀戮青年人的也是青年,但并没有完全放弃这种思想。可是那个时代除了几个前清遗老,有几个知识分子不反传统?西方科技的传入,给人以醍醐灌顶之感,从林则徐那时代就叫人们睁开眼睛看世界,进化论在当时就是真理。连罗马教廷都给伽利略平反,承认了唯物论的正确。

说到唯物论、进化论,这里先表明一下,笔者不是唯物论、进化论者,是有神论者。我知道,当今许多学者、知识分子对有神论与无神论的问题正在思考,发现了唯物论、进化论的许多谬误,可对有神论又缺少相信的证据。这里先表明,尽管信仰不同,毕竟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毕竟有理性思维,总会有共同语言

其实,引进科技和保留传统是两个问题,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们将这两者对立,而选择了前者,抛弃了后者。在这一过程中,鲁迅看到了民族的缺点和落后,看到了传统道德是虚伪的,并想找出原因。但他所相信的进化论和唯物论并没有解决他所思考的问题,这正是鲁迅绝望的原因。

当时的社会状态,传统道德在人们的行为上确实走入了虚伪,从宋代开始就走向教条,僵化,虚伪。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传统道德是孔子确立的,所以要否定孔子,这是五四时期打倒孔家店的一个原因。批判传统道德在人们行为上的虚伪表现,但不等于应该否定传统道德,“倒脏水不能连孩子一起泼出去”,这是鲁迅,包括当时的许多知识分子所没有认识到的。但这造成了很坏的后果,共产党利用了这一点,致使现在中国大陆道德崩溃。

鲁迅的身上还有一个很矛盾的现象,唯物主义者、进化论者都是乐观的,对前途充满希望的,唯独鲁迅是绝望的,看到了人类的不可救药,看到人类的前途是。没有一个进化论者有这种观点。宗教中讲人类末日的审判,或称最后的审判,他的观点竟然与宗教的观点相吻合,这不让人感到奇怪么?难道他说错了吗?这里难道没有深层次的原因吗?看看《失掉的好地狱》(《野草》),那些后来追随共产党的知识分子们,那些投诚起义的国民党军政人员,那些被共党抛弃的间谍、特务、线人们,你们的结局和懊悔,不早有人点到了吗。你看一个政权不好,没有想到代替它的会比它更坏,但你首先做了叛徒了。当鬼魂们一齐欢呼时,人类的整饬地狱使者已临地狱当鬼魂们又发一声反狱的绝叫时,即已成为人类的叛徒,得到永劫沉沦的罚曼陀罗花立即焦枯了。油一样沸;刀一样铦;火一样热;鬼众一样呻吟,一样宛转,至于都不暇记起失掉的好地狱。曼陀罗——地狱边惨白的小花,这一点生机都不让它存留,这就是中国大陆六十年来的现状。

绝望之于虚妄,正与希望相同。我但愿不是如此,但现实却是如此。

还是蒋介石说的直截了当:不是因为共产党的罪恶没有暴露,乃是因为神经麻木的中国民众不受到十八层地狱的痛苦,不会觉醒的1927年《建都南京告全国同胞书》)。这里所说的神经麻木的中国民众,与鲁迅所描述的正是同一类型的。

偏激也好,灰暗也好,绝望也好,是人的一种心理表现,人人都有,或者曾经有吧。即使自称没有的人,也无法禁止别人有。经历了百年的历史,希望在哪里?即使大陆人现在极其推崇的西方民主制度,也有自身不可解决的悖谬。看看启功的诗,聂绀弩的诗,是走过那段历史的人的藏在背后的泪、藏在背后的隐痛的自嘲、自辱、自讥、自讽,通过作者自身的艺术功底表述出来。只有持有那种心态的人,才能在那个时代存活下来。这一点儿也不美,但却是真。我们不能回避真,也不应该责备真。鲁迅表述的灰暗、绝望是真,而且这种表述的行为,也是真,他敢于,尽管这种真尖刻、甚至偏激。许多人,甚至很多有名望的人,却难有这种勇气。能呐喊时就呐喊,彷徨时也不妨表露出来,这就是鲁迅。至于我的喊声是勇猛或是悲哀,是可憎或是可笑,那倒是不暇顾及的(《呐喊·自序》)。

况且,批评鲁迅没有主张什么,看不到什么。这也有思维逻辑上的错误。你可以对已发生的事情作出评价,不论这种评价对与错,站在什么立场,都能够理解。你可以建议别人做什么(可这种建议只能在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但不能批评别人没做什么,一个人没有做的事情多了。没有发生的事情,怎么能成为评价的理由呢?进一步说,指点别人应该怎么做,就先把自己摆在了导师的位置上了。人们在思维方式上受惯了党文化的熏陶,被指导惯了,不知不觉中也用指导的口吻评价事物。

这种思维方式使人想起了共产党对待法轮大法弟子的手段:把人抓起来,强迫悔过、写保证书,写了就放人,不写就劳教,判刑。先不说这种悔过、保证对不对,判刑、劳教的标准应该依据已发生的事,而保证的是以后的事情,还没有发生,也就是不存在的事情,把不存在的事情作为量刑依据,只能称它是邪恶,这种邪恶有相当的隐蔽性。

我这里不是说有上述观点的人是邪恶的,而是指出这种邪恶的党文化的思维方式、及这种思维方式的无孔不入。党文化的思维方式和话语模式,在大陆生活的人,人人都有。所以这里不是针对某个人、某些人的言论。

其实,鲁迅对这种思维方式早有评价:

还将厨子来比,则吃菜只要说出品味如何就尽够,若于此之外,又怪他何以不去做裁缝或造房子,那是无论怎样的呆厨子,也难免要说这位客官是痰迷心窍了。(《热风·对于批评家的希望》)。弄笔的也不过能弄笔;别人如果希望他打拳,则是自己错。他如果能打拳,早已打拳了,但那时,别人大概又要希望他翻筋斗。(《华盖集·导师》)。

有人认为,鲁迅指出了中国人的劣根性,民族的劣根性,是把矛头指向了大众,其实不只于此,他也深刻的评判过知识分子(当时称作智识阶级)和统治阶级,杂文中有许多这方面的评论。他的小说中,前清的知识分子有孔乙己、陈士成,失望和绝望的有吕纬甫、魏连殳,陷于小知识阶层的有方玄绰、许钦文,庸俗的有四铭、高老夫子,有关爱情婚姻的有子君、涓生。借古代传说描述了女娲、大禹、(《铸剑》中的)王、羿、墨子,在他们身上注入作者了自己的观点。

Q头上的癞疮疤,可以说中国各阶层都有。这不是只见阴暗不见光明,而是不是头上真有癞疮疤。真有,善意的指出和恶意的嘲弄都没有离开事实,指向谁都不能说是错的,批评依据的是事实而不是善意恶意。其实批评鲁迅尖刻、偏激,恰恰表明他说的对,否则就是造谣、诽谤和诬陷了。

中国大陆人在唯物辩证法的教育熏陶下,有全面看问题的思维方式,有两分法的思维方式:癞疮疤固然有,但人都有遮丑的心理,不分场合,不看环境条件,不给人留面子,就是刻毒,,不讲礼节,心理灰暗,目的不纯。而且不能只见缺点不见优点,阿Q还是勤劳的,他靠劳动养活自己,比剥削他人强多了。许多人就是用这种思维方式评价鲁迅的。他只不过是为了引起疗救的注意,却被认为做不到“宅心忠厚”。

另外,谈论这个问题也好比医生看病,能确诊什么病和能否治好这个病是两码事。鲁迅看出了中国人的许多疾病,不但是为了引起疗救的注意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