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从认识论上谈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科技(三)

31798

从认识论上谈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科技(三)

——顺着仲维光先生的思路说开去

 

作者:于阳

 七、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愚民”

《老子·六十五章》有这样的话:“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大概这就是愚民一说的来历。但老子又接着说:“民之难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就是说,应该愚的不只是百姓,也包括统治者,统治者应该以愚治国。所以老子又说:“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老子·十八章》)。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古文中的愚,是淳朴无知的意思,没有蠢的意思,没有愚弄的意思。现代汉语把愚蠢、愚弄合成词组,容易使人们将两种意思混淆。老子是讲统治者淳朴,百姓淳朴,讲“无为而治”,而党文化中愚民的愚,作形容词用是指百姓愚蠢,作动词用是瞒和骗百姓。反观共产党的统治过程,就是这么做的。

愚的具体含义是什么呢?孔子说过这样的话:“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论语·公也长》)。这就是俗话“愚不可及”的出处。它是说:宁武子这个人,曾经仕奉卫国的文公和成公,文公有道,宁武子没做什么。成公无道,宁武子尽心竭力,不避艰险,以济助成公。他的智可以做到,他的愚做不到。这里的愚,是指不懂权变,不会随机应变,而只固执自己的仁义之心和责任感。商纣时期的比干也是这样的人。愚公移山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愚公也是这样的人,所以叫他“愚公”。这是愚的本意。

有人说,孔子不是有“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说法吗?这也是愚民一说的根据。这是断句的错误。应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是说“百姓适宜,就任它去做;不适宜,就教育它”,知是智的意思,做动词用,没有“不让知道”的意思。而且古汉语中也没有“可使”这种现代汉语的修辞用法。愚的本意是返朴归真。

所以老子说“民多智能,奇物滋起”(《老子·五章》)。“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老子·三章》),“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以知治邦,邦之贼,以不知治邦,邦之德”(《老子·六十五章》)。这里也含有返朴归真的意义。而共产党解释“不可使知之”,是不让百姓了解事实、真相,所以一言堂宣传,新闻、网络管制,舆论内外有别。不但造就了“愤青”,还造就了一批“正直”但没有“才智”的知识分子。

其实民众是欺骗不了的,也就是“愚”不了的,只是明知吃亏,也无可奈何罢了。农民尽管不懂什么剩余价值,不懂什么剪刀差,但他们能够感受到无偿剥夺和不平等交换。

当然,孔子有“唯上智与下愚不移”的说法,但这是在描述人类社会存在的一种状态,而不是指统治手段,有智慧、有才干就是上层人,无知、淳朴、愚昧就是下层人。完全没有愚弄民众的意思。当然,有很多人遇到过“农民式的狡猾”,那是社会制度的使然,是百姓无可奈何的反动。

八、中国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

“中国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这话是李洪志大师对他的弟子们说的。本人在这里只是谈一下自己的认识。《大纪元》网站,《正见网》网站都有神传文化专栏,各位读者可浏览。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许多内容是进化论者和唯物论者无法解释的。已有学者发现,《山海经》描述了美洲大陆、欧洲大陆的地理风貌。两千多年前的人是怎么知道的?屈原的《天问》中提出“东西南北,其脩孰多?南北顺椭,其衍几何”,是说,“东西与南北比较,哪边长呢?南北是椭圆的,与东西比较,差多少呢?”这里的问题是,他怎么知道南北是椭圆的?并且说“圜则九重”,是说,“圆圆的天,分为九层”,他怎么知道的?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与儒家思想并存。孔子不谈鬼神,是“存而不论”,而主要去谈做人的道理。儒家思想的根本是“尊天、敬神、仁民、崇德”。西方的神传文化在宗教中,而中国是融合在传统文化中。中国没有政教合一,而是讲“外儒内道”,道修身,儒齐家、治国、平天下。

凡是看过地方誌的人都会发现,所有方誌中都有当地的灵异现象、神奇事物,鬼怪狐妖的记述。誌就是纪实,是记述、记事,是记录本地发生过的事情,是实事求是的记载,而不是写神话、小说。“小说”的本意是指浅薄琐屑的言论,“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以浅薄的语言做装饰去求取高深问题的解答,就与大道离的太远了”《庄子·外物》)。小说这种文学形式在唐朝才出现,当时叫笔记,宋代为平话,明代出现章回体小说。两晋时期干宝的《搜神记》记载了鬼神灵异、人物变化、民间传说等事由,后人称为誌怪小说,其实也是记事,一个誌字就表明了它的内涵。史、誌的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实事求是。还有“故事”一词,本意是“过去的事”,当然指事实了,现在成了“编造,创作”的意思了。过去的老百姓都有一个认识,就是落在纸上的字是经、史、圣人之言,不识字的人也有“敬惜字纸”的观念。把誌简化为志,失去了这一意义,党文化就是这样破坏传统文化的。

那么神异之事为什么现在看不到了呢?不是看不到,而是许多人看到了也不相信。海市蜃楼,飞碟,外星人,佛教中说的“三千年一开的优昙波罗花,在末法时期救世主下世时开放”,各地都发现了,有报道的。人体特异功能的介绍更是不胜枚举。自1978年发现四川大足县儿童唐雨“耳朵识字”开始,掀起了研究开发特异功能的热潮。有人说,唐雨耳朵识字最后证明是假的。我告诉你,它用的检验手段是错误的,有的甚至是邪恶的。当时,老师检测、学校检测、科委、地方政府领导检测,医学家、科学家都来检测,谁能给一个权威的鉴定结论?就好比举重运动员,能举二百公斤。你不信,再举一次,他不信,再举一次,总有举不起来的时候,于是得出结论:“最后证明”他的举重成绩是假的。

有人说,唐雨曾搞欺骗,作弊,不是一个诚实的孩子。那是大人们逼的,金属还会疲劳,一个孩子象看耍猴似的被人们折腾,当然压力很大。当他发现自己的功能没有了的时候,选择了错误的方法证明自己。这里还有另一种情况,检测的人有的会有特异功能,压制唐雨的功能,但检测人并不一定知道自己有这种功能。这是另一层次的问题了。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共产党亡”的藏字石的出现,连中共的许多大报都报道了,只是隐去了“亡”字。有人说,中共的报纸也能相信?当时我就信,为什么?从思维逻辑上可以给你分析:

这块藏字石一出现,由于它的政治含义,首先惊动的、介入的应该是公安部门、国安部门,因为这是严重的反革命事件。只有当他们无法判断真假的时候,才会求助于有关专家。当地方的专家也无法断定时,就需要有关部门出面,邀请权威专家鉴定,中科院的院士不是随便就能叫来的,他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这么奇异的事谁能相信?噢,你说有块大石头,从山上骨碌下来,摔两半了,露出了“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字,这不是扯天那么大的淡。他要警惕被人当猴耍的。前来的专家事后也承认,就是为打假来的。但现实使他们做出了科学无法解释的结论:此石形成于两亿多年前,重约一百多吨,五百多年前由山上滚下,破裂两半,显露出“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字,字是天然形成的。事情到此,已经闹得动静很大了,瞒也瞒不住了,报纸就登出来了。本人当然不知这个过程,但我的分析不会错。

不过现在你在网上已经查不到了,优昙婆罗花,飞碟,这些自然的现象全都删,不让人知道。它怕的就是事实和真相。

那么,这块藏字石的出现,可以推导出《史记》中提到的、天上落下一块陨石,上面有“始皇帝死而地分”的字,不是虚假的了。前面提到过,史书不允许胡说八道的。但是有学者发现,大约在隋唐时期,统治者开始关注历史记载,刻意隐瞒了许多事实,史书中不确定的东西就多了,可是明目张胆的篡改绝对没有,哪象中国大陆的历史课本,通篇都是胡说八道,只是不留神露出点儿事实。

当今的科技界已经发现了许多宗教中,修炼人中介绍过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比如说,有气功师说,人的汗毛孔里有山有水有城市。大家不一定都知道扫描隧道显微术,它是研究物质的表面科学,是研究表面现象的。它的分辨率横向达到0.1纳米,纵向达到0.01纳米,也就是说,它可以观察原子的表面。在二十多年前就研制出来了。当时有记者用扫描隧道显微镜,在卵磷脂、石墨、鉑等物质上拍摄到了山水,沙漠、丘陵,其中山水照片的美丽绝不亚于黄山风景,这些照片在科技日报上用半版篇幅登过的(见《科技日报》198921日一版)。可惜的是,人们看到了也不承认那是实际存在,只是觉得神奇而已。这一技术却在商业上迅速应用,就是商家炒热的纳米技术。有人说,怎么没有看到城市啊,那是因为扫描的点太小、太窄了。如果有耐心的话,我想会发现的。也可能扫描到的是生命不存在的星球。我想,如果有技术再能把照片放大一万倍,也就是说让那座山达到一千米高,是不是就会看到山上有飞禽走兽?说不定还会发现一个打柴的樵夫呢。

西方神话中的天使有翅膀,有科学家说,按空气动力学来说,那么小的翅膀是飞不起来的。按空气动力学理论,蜜蜂的翅膀也飞不起来。按经典力学原理,蚂蚁不可能那么轻松的拖动超过自己体重数倍的东西,但它却能呈45°角向前举着相当于自己体重的物质,这甚至违反杠杆原理。自然界中的许多现象,现代科技都无法解释。还有武术中的硬气功,手掌能拍碎石板,现代科技至今也无法给一个圆满的解释。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神农尝百草,有仓颉造字,有螺祖教人种桑,养蚕,漅丝,织绸,等等传说,年代最近的有宋元时期的黄道婆教人纺棉织布技术,制造纺织工具。那时棉花刚在长江、黄河流域推广种植。佛经中说,每当人类发展到一定时期,上天就会派一个神或菩萨下来,教给人类生存的技术。人类为了感谢,也建立祠堂纪念他(她)。

最普遍的是预测学,东西方都有,预测学是有功能的人总结出来的,留给普通人了解世界的方法。有人说,预测为什么有的准,有的不准?这有多种原因,一是小规律要服从大规律,你命中有财,有官,有寿,但地震、海啸会夺去你的命。一是预测的人不能说,能算出你有没有难,与能不能破解这个难是两个问题。与医生治病同理,能确诊什么病,与能否治好这个病是两码事。既然能算出来,就是上天已安排好的,你有能力改变吗?改变不了,就不能告诉他。当然也有半瓶醋的人,鱼龙混杂的现象什么时候都有。不过真正的预测大师,预言家最终都会退出江湖,因为他们发现,“天机不可泄露,妄泄即成妖言”。

中国的预测学比较系统,《易经》是总纲,风水(堪舆)是空间角度,八字(四柱)是时间角度,奇门遁甲是时空结合,抽签、摇卦、测字等等是随机,手相、面相是全息论,观天象、占星术是研究天体变化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古人讲天人合一的,主体与客体是一性的。而不象西方哲学先分成主体和客体,然后再去研究主体与客体的关系。当然各种预测手段都有缺陷,比方说,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人,命运不同,八字就无法解释。高手能结合运用。

现代科学所发现的,所研究的,自然界中所展现出来的,已经离神话中,宗教中所说的相当接近了,就看人们怎么去认识和理解了。爱因斯坦晚年发现宗教中说的是对的,牛顿后半生走入对宗教、对神的探索、研究,只是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无法证明。唯物论、进化论者说牛顿走入了歧途,是他的悲剧。说这话的人认为自己比牛顿聪明,用自己的思维方式评价一个创建了经典力学理论的伟人的思想。

究竟有神还是无神,这里不想多讲,按逻辑思维,双方谁也无法证明,这不是逻辑思维能回答的问题。就看你承认不承认事实。前面提到的《庄子》中的寓言和故事,《老子》中的哲理,佛经中告诉你的事情,如果不是神的启示,你只认为是普通人的创作,那你这个现代人离古人的智慧差的太远了,这不是后退吗?不违反了进化论的规律了吗?不要使自己的思维陷入悖论。从军事方面说,古人留下的《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等等,现代战争中所用的智慧,哪个超出了它的范围?今人一点也不比古人聪明。

我们这个地球上已经发现了许多文明古迹,远远超出了我们这次人类的文明历史,科学家称那是史前文化,进化论根本解释不了。有关的报道很多了,这里不再叙述。

中国大陆的民众有一个很普遍的心态,马列主义也好,共产党也好,上帝也好,法轮功也好,我谁也不信。没有人强迫你信什么,只有共产党强迫人们信它的主义。其实这些人他也信,他信的就是“谁也不信”。文革中就有“我哪派也不参加,我哪派也不反对”的人。

“谁也不信”的观念大概来自马克思的“怀疑一切”。其实“怀疑一切”是个悖论,如果能做到怀疑一切,就应该先怀疑一下“怀疑一切”的说法是否对,如果对,你就没做到怀疑一切,如果不对,怀疑一切的命题也就不存在了。“谁也不信”也是如此,你相信“谁也不信”,就没做到谁也不信,你不相信,就否定了这一命题。探究起来,这种心态来源于党文化的教育,产生于封闭的社会环境。从小受到的教育,使无神论在头脑中形成了观念,而在实际中共产党的所作所为,出尔反尔,以及许多解释不了的自然现象,又让其不相信,就形成了“谁也不信”的观念。甚至不相信世上有真理,不知道真理是什么。不承认事实,因为事实不符合他的观念。当今人们思维方式上不信神,是因为我没看到。具体行为上信神,求签、算卦、算命、看风水、择日,一样不落。共产党员烧香拜佛,和尚道士却讲与时俱进。都是思维模式的混乱。谁也不信的本质是唯物主义的产物、变种。

“谁也不信”,“怀疑一切”的观点是做不到的,做不到而硬要做,就造成行为的不合理,这就是不可理喻的事这么多的原因吧。其结果使人们欲望扩张,精神匮乏,只注重实在利益,造成了道德观念的扭曲。不相信做坏事会受惩罚,不相信善恶有报,刚做一点好事,就想得到夸奖和回报,做坏事没被发现,就存侥幸心理。使人类走向败坏。

实证科学不能证明神的存在,是无神论的产物,也由此产生了进化论,进而出现了唯物论,也就是实在论。人们已经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唯物论造成人们的道德败坏。这话肯定有人不爱听,这里不想进一步分析,因为论述过这个问题的人很多了。

九、两千年中国社会的停滞不前,是人类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

中国两千年的封建社会为什么停滞不前,这是中国思想界一直在谈论的问题。这里首先应该纠正的是,中国这两千年已经不是封建社会,封建是指分封建国,是商、周、春秋战国时代的社会形态。而自秦以后,也就是这两千年,是中央集权的社会,这个问题已有学者论述过。把社会形态分成原始、奴隶、封建、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等分类方法是马克思主义的产物,是依据达尔文进化论和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推导出来的,不是历史事实。

所谓的中国两千年的停滞不前,也就是指生产力没有多少发展,物质生活没有多大提高,只是保持在一定的水平上,维持在一个较稳定的状态中。说中国传统文化,主要是说儒家思想阻碍了科技的发展,这个说法不错,但是为什么阻碍,为什么讲“弃智”,为什么提出所谓的“愚民”,在中国大陆这个专制封闭的环境中没有人能去探讨。纵观两千年的停滞,是不是古代的先哲给人类提供的一种保护方式呢?反观现代科技已经带来的和即将带来的恶果,古人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返璞归真的自然状态不正有许多人开始追求了吗?

人们可以举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种种弊端,缺陷,不合理的地方,特别是儒家思想,人们对它的批评很多。但是儒家思想指导了中国社会两千年。人们应该反思,没有一个思想能够指导一个社会两千年。这两千年中所出现的许许多多的杰出人物能像现代人认为的是愚昧的、落后的,都是傻子么?他们对指导自己的思想理论不做探讨么?实际上历朝历代的学者对这些的探讨是很多的,这都是有文献记载的,他们明白这个思想理论是什么。更让人深思的是,这种思想被丢弃仅不到一百年,人们又重新发现了它的好处。

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不是一样的发展规律,中国古代科技与西方科技走的也不是一条路,用西方文化的思维方式理解不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这就需要改变观念,中国大陆生活的人在党文化的教育下,许多人只能用进化论的观点看问题,现在一定比过去好,今人一定比古人强,其实除了物质条件好了以外,还有什么能比古人强呢?当今人类社会道德败坏的程度,特别是在中国大陆,哪朝哪代能比得了呢?

中国古代有八仙的故事,八仙中的张果老倒骑驴,他为什么倒骑驴呢?《转法轮》一书给了解释:他发现往前走就是后退,人离宇宙特性越来越远,所以他就掉过来骑。有人说,那是神话故事。八仙的故事是不是真实的,问题并不重要,古人能说出这个故事,证明古人已经认识到人类的进步与倒退的问题了。同时也说明,从认识论上看,今人也不比古人聪明。

其实西方社会也有长达千余年的停滞不前,即前面提到的所谓“欧洲中世纪的黑暗时期”,东西方文化的相通点还是很多的。

当然,从明朝开始,西方文化渐入中国,西方的“启蒙”对中国产生了许多影响,人们的道德观念“开放”了,《聊斋》,《金瓶梅》与《十日谈》几乎同时出现,这不能说没有深层次的原因。广义的传统文化是精华与糟粕并存的。

十、我们为什么活着

我知道,会有人认为,此文通篇都是诡辩。实在是你还不知诡辩是什么。古汉语中的“诡”是一个多义词,有违背、责成、欺诈、要求、奇异等多种含义。诡辩则是指“似是而非,颠倒是非,无理狡辩”。有学者已经谈到过,在西方古典哲学中,诡辩的本意是“对超常识的问题予以逻辑论证。诡,在于它违背常理,辩,在于它为违背常理的东西提供一种理由、道理或说明。”本文讲的许多是超常识的问题,从这个角度上说是诡辩,算是不错。“诡辩”一词在西语系中属于中性词,但在中国现代逻辑思维中的诡辩是指“偷换命题,偷换概念,违反逻辑规律”,就有贬义了。汉语的诡辩一词用在西方逻辑学中,产生了认识上的混乱,这是翻译上的错误,但是汉语中又没有找到相对应的词汇。

中国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西方文化的根本也是神传文化,但现在人们都怀疑耶稣的事迹都是宗教编出来的,总是用当今人们的思维方式推断古人,当今的人怎么编不出来那样的故事呢?西方文化中也有“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的认识论问题,能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就绝不是进化论者或唯物主义者。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自进化论、唯物论主导了人们的思想以后,人类就没有了好的文学、艺术了,没有了杰出的思想家了,这一点在中国大陆表现的尤其明显。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只是鼓励人们这种本能和权利,还是抑制它,是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不同。唯物主义者只承认物质,就去追求实在的利益。甚至出现了“过把瘾就死”说法。直到有人提到“猪的生活就是过把瘾就死”,才没有人这么说了,可在实际中仍然那么做。而佛教讲普度众生,道教讲反本归真,耶稣讲信我,你就能去天国。所以不同的认识会形成不同的对人生的看法以至信仰,并产生出不同的道德观念。

不论是中国的预言家还是外国的预言家都谈到了人类大劫难问题,基督教也有末日的审判一说,其原因都是指人类道德败坏了,就会出现灾难。佛教中说“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宗教讲六道轮回,能转生成人很不容易,能出生在中国又不容易,两样都有了,可是邪法很多,没赶上正法洪传也是白搭。中国大陆十几亿人都赶上了,可是,只有能认识到这一点的人才是最幸运的。

最后只是想说,要一个人放弃他的知识框架是不容易的,改变自己的观念也是很难的,别人给强加什么也是做不到的。人们常说“万能的上帝”,其实上帝并不万能,你不信他,他也不会非得叫你信。但是,了解一下先人的遗产,了解一下你不知道的事物,看看别人是怎么说的,也就是仲文中提到的物理学家波恩所说的,“不要认为世界上只有一种真理,而自己是这种真理的代表”,这不会是很难的吧,也不能说是有害的吧。

其实,尊敬的读者,如果你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一个进化论者,此文你又能看到这里,我就很高兴了,说明你有耐心去了解不同的观点、了解不同的认识了。《庄子·秋水》篇中说:“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我想大家都明白这段话的意思。我这里不是看不起井蛙,就是说没有瞧不起别人、嘲讽别人的意思,因为我从井里跳出来的时间也不长,所以知道井里还有多少人。因为我看到了海,所以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看到海。

正因为如此,写作此文的目地就是使更多的人能够跳出井来。当然,先跳出来的人也不一定比后跳出来的人高明,“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佛经中说,一层不知一层事,罗汉、菩萨不知道如来佛的境界,更高层次的佛看如来佛也是常人。谁能说我现在不是在又一个井里?只是比原先的井大一些而已。

笔者总是希望能在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的思维之间找到相通的地方,找到共性的东西,因为我们毕竟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毕竟都是一种生命的存在,在意识的深处必然有同一个起源,所以很费力的写了此文。但能否达到目的和所希望的效果,就没有必要再考虑那么多了。尽可以让别人随便去理解吧。“佛性人人有,修道之心人人都有”(《转法轮》P188),希望更多的人不要失去这千古难逢的机缘。

(全文完)

2011-7-2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