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从认识论上谈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科技(二)

31796

 

从认识论上谈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科技(二)

——顺着仲维光先生的思路说开去

 

作者:于阳

(三)、科学与伦理

人们都认为科学是追求真理,发现真理。求知、求真理的精神,使科学中没有使人迷信的绝对权威。一提科学,就是无神论、不迷信,要崇尚科学,但“崇尚”不就是非理性的么?不就是迷信的表述么?而且这种观念使人们将科学置于伦理之外,认为“科学不能有规范,一有了规范,就有了禁区,有了禁区,被禁的领域就终结了,对未知的探索就终止了”。所以就出现了“科学无禁区”的口号。

有学者说:“科学是科学家的事情”,那么,科学就是科学家的行为。科学家也是人,科学家的行为也是人的行为,人的行为就应该有规范,就需要用道德去规范,人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尽管打着追求真理的旗号。其实也不要把科学行为说的那么高尚、神圣,科学也就是探索,是“描述”,是“至知”而已,离真理的距离还很远。这里笔者赞同仲文的说法:“科学行为只是一种描述,而不是,也不可能发现本质。”人们“对未知的探索终止了”又如何呢?

人的行为如果没有规范,其后果是可怕的。我们已经在品尝生态失衡、环境污染、资源枯竭的苦果;激素、克隆、转基因的威胁正在逼近;人类制造的原子弹的当量已经可以把人类反复消灭七次,这是一位日本的军事理论家在三十多年前作出的结论。谁也不能保证原子弹不会在你的头上演示裂变。广岛、长崎、切尔诺贝利的悲剧,也没有使人类的行为有所收敛。福岛核电站的问题刚刚使人们看到,发出的那点电,与付出的代价相比,即使在经济上也是得不偿失。况且,香油精,辣椒精、瘦肉精、蛋白精等等等等,科学已使人类走到了什么都可以成精的时代。为了追求利益,人们什么都做的出来。所以物理学家搞出了原子弹,化学家搞出了蛋白精,冰毒、K粉,植物学家搞出了转基因,生物、医学家搞出了克隆。过去堕胎是违法的事,是杀生,现在人流还要讲无痛。道德败坏了,知识越多,罪恶越大。如果说这些与科学没有关系,那只是鸵鸟把脑袋钻进沙土里。

那么人们常挂在嘴头上的科学思想、科学态度、科学观念、科学精神、尊重科学、崇尚科学、科学发展观等等词汇所表述的,是否包括科学所带来的这些问题呢?是否认识到科学的两面性呢?这么多“科学”的含义是否科学呢?

中国大陆的校园中多年来盛传着培根的一句话,“知识就是力量”,话本身不错,但知识能够成为正义的力量,也能成为邪恶的力量。没有看到哪一个有知识的人强调这一点,只强调力量,不强调伦理,人的观念就是这样被改变的。

《庄子·应帝王》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混沌。倏与忽经常遇到混沌,混沌待他们很好。倏与忽想报答混沌,于是商量说:‘人都有七窍,用以视听食息,混沌没有,我们给他开窍吧!’于是每天开一窍。第七天,混沌死了。”

古人评《庄子》一书是“喜托寓言以广其义”。就是说,庄子喜欢用寓言这种方式更深刻的表述他的观点。这个寓言不正是说,大自然对人类很好,人类从自然中获取很多,但人类却按照自己的观念去改造自然。结果破坏了自然,毁坏了人类生存的环境。倏,是极快的意思,忽,是极小的意思,混沌,就是指自然状态。现代科技把混沌现象称作是紊乱现象,也有人称作是“无周期的有序”,这种表述很浅薄,有偏颇。“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混沌”(《列子·天瑞》),这比现代科学的表述还具体完整。忽,人在宇宙中的位置不是极小的么?倏,人的生命不是极短的么?倏与忽比喻的正是人类的生存状态。

四、什么是发展,发展干什么

说“科学有了禁区,发展就停止了”,这里牵扯到一个问题,人类对未知的探索是必须的吗?人类要生存,就会有发展,发展是人的行为的结果,是可控的,也是应该控制的,人的行为应该用道德去规范。这样说,我们首先探讨一下发展是什么。

发展是现代词汇,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发展这一概念。一般的解释,发展就是新事物代替旧事物,旧的事物死亡了,新的事物产生了。但是,新事物就是好的、对的、有益的么?原子弹是新事物,毒品是新事物,艾滋病、疯牛病是新事物,希特勒、共产党是新事物,都是发展的产物。反之,旧事物就是坏的、错的、落后的么?传统都是旧事物,人类能不继承传统么?只有马克思讲“和传统的观念进行最彻底的决裂”。

还有一种说法,“发展是从小到大,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的变化”,这一解释其实就是进化论的观点。现代科学已发现,事物的根本是无所谓大小的,全息论就证明一个细胞包含这个生命的全部信息,即部分包括整体。简单与复杂相互转化,人死了,一个复杂的生命转化成简单的泥土。生命无法断定低级与高级,水稻的双螺旋结构就比人的还复杂。我说植物有感情,能够知道你想什么,你信么?但这在一九六六年就被美国的科学家巴赫斯特的试验证明了。只是人们受固有观念的束缚,本能的排斥新的发现,快半个世纪了,真理出现了还不接受。

就是从新事物好的、有益的一面来说,发展给人带来利益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灾难,这就是“科学是一把双刃剑”的观点。人们总是过分相信自己,认为可以趋利避害。有些祸害是不可避免的,比如一个物种的灭绝,就不能再生。有些事物虽有可逆性,却是不可操作的。比如,将一瓶墨水倒入水池中很容易,但要把这瓶墨水收回来,理论上虽然可行,但收回的成本却大的使人无力承担。目前的环境污染就是处于这个状态。即使从科学带来的利益的角度说,也只能说是给两三代人带来了利益,这几代人不过是吃祖宗饭,造子孙孽。我们的生态环境、资源,经受不住科技发展的重压。

说“科学是一把双刃剑”,这个比喻也不确切,而且也有语病,剑都是双刃的,单刃的叫刀,“双刃剑”是同义的反复。说它不确切,是说它正的一面能给人带来利益,这是从得与失,利与害的角度看问题,如果从是与非、对与错的角度看,人追求利益是必须的吗?

我经常给别人举这样一个例子:如果一百年前(仅仅是一百年)的慈禧太后看到一只点亮的灯泡,她会惊叹!这比我珍爱的那颗夜明珠可强多了!一百年前的皇帝不也就是冬天靠火盆取暖,夏天靠窖冰纳凉么?尽管他用的炭是上好的炭,不冒一丝烟,能敲出铜响来,那也是炭。而且夏天用冰降温还不能解决空气潮湿的问题。看看我们现在,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比皇帝强多了,一般民众的生活都超过皇帝了。杨贵妃想吃荔枝,还得动用她的特权,八百里加急传送,现在的荔枝,成了大陆北方民众的普通水果了。

我举这个例子的意思是想说,人的满足感、幸福感,即不是以物质为基础的,也是没有止境的。物质条件的丰富不能证明现在人们的幸福感就比古人强。但使我惊讶的是,别人听到这个例子的时候,都有一种骄傲感、优越感,“我比以前的皇帝都强,还是科技好啊!”

皇帝的生活在人们的意识中是最高档的,是人们想追求的。但是现在人们的物质条件超过了皇帝,你的幸福感增加了么?你的欲望满足了么?你知足么?没有汽车、空调的年代,人们也没有得到它的欲望,有了这些物质条件,追求的欲望同时产生。不是消费刺激生产,而是生产刺激消费。科技发明了这些东西,人们就去追求。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可我们地球的资源却是有限的。以有限的资源去填充无限的欲望,“殆矣”!

近百年来,我们消耗的资源超过了以往的两千年,而近五十年消耗的资源又占这百年的80%以上(这个数据是笔者的粗略估算,有兴趣的人可去详细统计)。经济行为、市场行为都在鼓励消费,以消费刺激市场,刺激发展,刺激科技,消费也竟然成了一种主义。一次性消费,超前消费,攀比式消费,奢侈性消费,炫耀式消费,人们完全抛弃了传统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勤奋,节俭,积蓄成了过时的观念。节俭的本质是抑制人的欲望,看淡、看轻物质需求,珍惜劳动成果,与吝啬不同,吝啬是执著已有的东西不放。当今许多人甚至把节俭看作是很丢面子的事,这说明人们的观念改变了,科技改变了人们的观念。观念的变化是很可怕的事情,变化的是人们对是非,对错的认识标准。消费主义是建立在高度发展的经济基础上的,而高度发展的经济是建立在高度发展的科技上的,这不就触及到科技的对于错,是与非的问题了吗?发展是必须的吗?科技是必须的吗?

在中国大陆有一个说法:“落后就会挨打”,所以必须发展科技,加强军事力量。挨打不是因为落后,落后的国家很多,并不都会挨打,瑞士没有军队,据说梵蒂冈中储存着世界上最多的黄金,并没有人去打它。反而中国数千年来中原地区却一直受北方、西方落后的游牧民族的侵扰。“落后就会挨打”的说法是党文化的思维方式,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产物。

现在人们的行为是鼓励追求名利的,是鼓励科技发展的,专利保护,知识产权保护,诺贝尔奖等等都是鼓励有才智的人追求名利,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这些。《十三经》、《廿四史》、四大名著,没有人给稿费。林肯说,专利是火上浇油,是往天才的火上浇利益之油。这生动的描述了名与利结合的结果,也说明了发展只不过是增长、扩大了对物质世界的利用,发展的目的是追求利益,也正是党文化中的以物质文明定义发展。追求利益是人的本性,人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不能说是错的,只是鼓励还是抑制这种本性,是西方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不同点。

前几年,微软公司曾对盗版软件做过“黑屏”处理,即所谓“黑屏事件”。尽管在一片责难声中停止了,但这件事透露了一个问题,既然盗版的能黑屏,正版同样也可以。只是看在什么时间,有没有必要去做了。这个后果是很可怕的。有人说,毕竟还要讲商业道德吧,商人不搞政治,不参与国与国之间的争斗。什么商业道德,WINDOWS中总有那么几个打不开也删不掉,又不知干什么用的所谓系统软件,既然你卖给我了,总应该叫我知道它是什么吧?这是不是起码的商业道德?还有什么病毒软件、间谍软件,讲道德会有这些东西出现么?

我这里不是简单的反对知识产权保护,这种保护是由于人类道德败坏才产生的行为,可是这种行为又加剧了人类道德的败坏。发展使人类走入这种怪圈。

五、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弃智”

《庄子·天地》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子贡过楚国,见一老者抱一瓦罐取水浇菜,用力多,见功少。于是对老者说,有一种叫桔槔的机械,可以省很多力,您怎么不用呢?老者不以为然的笑道:使用机械的人必定有机事,有机事的人必定有机心。人有了机心,心性便不纯洁。使用桔槔汲水,我并非不知,而是羞于此事也。”这说出了使用技术会造成人们观念的变化及这种变化的过程和结果。

庄子还说过:“名,使得彼此之间相互倾轧,智,使相互之间引起争端。这两者都是凶器,都是困扰人的”(“名也者,相札也,智也者,争之器也,二者凶器,非所以尽行也”《庄子·人间世》)。所以老子讲要“绝圣弃智”,“绝巧弃利”。“弃智”这里包含两个意思,一个是放弃对知识的追求,一个是放弃使用智慧。先秦诸子百家提出过“弃智”的还有慎到,他讲“弃知去己”,“不谋乎知”,“息虑去知”。惠施讲“去尊”,也含有弃智的意思。道家讲反本归真,“庄惠濠梁之辩”是从一个角度阐述反本归真的道理。这里说明一下,知与智是古今字,知是智的意思。

孔子提出过“君子不器”,是说君子不从事技艺性的工作,并且说:“即使是小道,小能小术,也必然有让人赞赏的地方,但恐怕自己局限其中而影响对深远问题的认识,所以君子不干这些工作。”(“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论语·子张》)这里的小道是指农圃医卜等技艺,虽各自有所明白但不能相通,所以君子不为。

不用说近代历史,就看春秋战国时期史实,《国策》、《国语》,“合纵连横”,韩非子的《说难》、《孤愤》,即惊叹古人的智慧,又感到人与人之间为名、利、权争斗真是无所用其极。不讲弃智,发展下去还了得。

其实西方文化中也有弃智的观念,亚当、夏娃偷吃了禁果,被上帝逐出了伊甸园,讲的就是智慧引出了罪恶,智慧强化了罪恶。西方宗教也是压制智慧的发展的,人们所称的欧洲中世纪的黑暗时期,正是宗教窒息科学的时期,自然科学受打压,文化发展受抑制。当然现在人们已经承认,“黑暗时期”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只是西方文化在这方面没有较完整的思想理论,没有沿革下来,所以“弃智”的思想在所谓的“启蒙时期”就被抛弃了。而中国是在“五四”时期抛弃的。这样看,东西方文化还是有相通之处的。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弃智”有多层次的含义,不是多种含义,包括修炼人的反本归真,返朴归真等等,内涵很深,还有如“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见《庄子·胠箧》),相信进化论的人,不信神的人就很难理解,笔者也难以深入阐述,难以进一步详细剖析。

六、什么是进步与落后

谈到这里,就很好回答科技界长期谈论的“中国古代有没有科学”,“中国古代为什么没有科学”,“西方科学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等问题了。西方文化中的“弃智”思想观念没有被重视,而是鼓励人们追逐利益的本性,而中国传统文化则相反,从是非的角度、从道德的角度看问题,抑制人类的欲望。

中国古代当然有科学技术,工程方面,如举世闻名的都江堰,按现今的话说,它是典型的可持续发展工程。两千年来,人们只需遵循它的设计原理去维护,而不需要改造、提高,也不可能改造、提高。技术方面,兵马俑坑中发现的镀铬的剑,这对于现代科学家来说简直不可思议。还有人们说烂了的“四大发明”等等。“司母戊鼎”的制造技术,铸造界称作“两千年都跨不过”。

在科学理论方面,典型的有《黄帝内经》,它是医学与哲学的统一,是理论与技术的完善结合。其中辩证思维的系统、完整、全面,使黑格尔的辩证法在它面前简直就是小学生课本。黑格尔的辩证法只是逻辑思辨,而《黄帝内经》、《易经》等著作的辩证思维是与时空结合的,同时包括阴阳互动,五行生克,虚实转换等关系。但黑格尔却比它晚了两千年。

中国古代的技艺多靠单传、秘传的方式流传。《转法轮》一书在谈到中医时,说到一个拔牙的人,用他的药水,隔着腮帮子对着坏牙,让人吸几口气,然后用火柴棍一拨拉,牙就掉了,不疼,也不出血。这比西医的拔牙技术不知先进多少了。他用的什么药?我想可能就是古书、文学作品中提到过的“脱骨散”,只是成分相当稀释了。但我想你要是用重金买他的药方,或者用威胁的方式让他交出药方,他绝不会给你的。这个药方要是散落到社会中,那还了得,手指沾上指甲盖掉了,肉皮沾上骨头烂了,简直防不胜防。

中国古代的技艺要找一个承传之人,是要经过相当的考验的,对弟子的道德素质,心性标准的要求很高。并在传授之时,要在师祖、祖先的牌位前发下重誓,保证不用此技艺求财、争名利,也不能把技艺传给素质低下的人。所以不要认为能够得到什么祖传秘方、技艺呀等等,是多大的好事。一旦你得到了它,就要承担两个重大责任,一个是找到一个承传之人,这样的人不是三五年就能找到和培养的。另一个就是要保证它不能流于常人之手。这就要求掌握它的人能够抵御物质诱惑和艰苦生活的磨难,只可用它糊口,绝不允许用它求财争名利。有许多人能够做到后一条,但没有完成前一条,那么这个秘方、技艺就失传了。随着人类道德水平的整体下滑,所能流传下来的越来越少。所以古书中描述过的许多神奇的技术,如木牛流马(木牛在较崎岖的山路上行走,流马在较平坦的大道上行走,其原理是利用重力的平衡作用产生运动,在很平坦的路上反而走不了),许多神奇的药方,如创可贴,那是真正的创可贴,剌个口子贴上,马上就好,三分钟不到就愈合。笔者用过,两毛钱一帖。现在都不见了。如果造成技艺的失传,也是持有者的重大过失。做传人和选传人都不是简单的事。所以不能轻易指责中国古代的单传、独传、密传的方式是封闭、是落后。它的确是阻碍了科技发展,是限制了人类社会的发展,但防止了人类更快的走向败坏。

中国古代的中医、武术等技艺也如同现代人对学习美术、音乐等学科的要求一样,需要这个人有一定的天赋,也就是俗话说的,需要有那个细胞。所以讲究带弟子,而不是办学招生。所以也不能指责带弟子、带徒弟的教育方式是封建传统,是落后。

中草药治病有很好的疗效,这一点西方医学界也承认。但他们用分析的方法,定量分析、定性分析,去研究中草药治病的机理,却得不出结论。因而认为中草药治病没有理论依据。其实分析的方法有很大的局限性。举个简单的例子:水能灭火,水为什么能灭火呢?于是就分析水的成分。水含有氢和氧两个元素,这是“定性”;水分子中有两个氢原子、一个氧原子,这是“定量”。但是氢遇火会爆燃,氧能够助燃,这两种物质怎么能灭火呢?反而应该推导出江河湖海是防火重地了。药材配伍是中草药治病的基本原理,多种药材的组合产生新的化合物,并且还有性味等等特性起作用,你把它拆开了,当然得不出结论。

方法不能当作真理,不能说米尺正确英尺就错,实证科学常犯这种认识论上的错误。所以有奇效的中药在美国一个也批不下来。欧洲流行肠道传染病,有针对性的藿香正气软胶囊,市场上却不许卖。认识产生了方法,反过来用这种方法限制人们的认识,这是科学家们常犯的错误。不承认事实,因为这个事实不符合它的方法,不是按照它的方法产生的。

中医治病还讲以形补形,就是说吃什么补什么,人体哪部分有了毛病,就喜欢吃动物的哪个部位,这点很多人都有体会。腿疼、膝盖疼就好吃猪蹄、鸡爪。夜盲症吃了羊肝就好。因为肝主目,肝性属木,羊在五行中分类也属木,木中之木,当然有奇效。有人说,现代科技已发现夜盲症是缺乏维生素A,是的,但是古人怎么知道羊肝里的VA最高?怎么知道肝主目?现代科技怎么不知道?况且,光吃合成的维生素人是活不下去的,必须从自然中摄取。

同一种病、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季节,中医开出的药方也不同,治疗肺结核,春季与秋季开出的药方差异很大。有这样一个病例:一孕妇难产,多人开方无用,一名医在普通催产方中加梧桐叶一片,孩子生下来了。事后,别人也用此方,却无效,问名医,答曰:“吾用梧桐叶,是值秋耳”。因为秋天的树叶有“落”的特性,所以孩子生下来了。

同时,中医还有“数”的要求,比如药方中经常有“绿豆一把”,“大枣一枚”,“乌梅三个”的说法,西医不能理解。不同的人,一把的重量可以差一倍,枣的大小差异也很大。中医讲究的是数,不是量,“一”是数,“把”是不可数的数。比如“一”有金性,“三”有火性,“六”有水性等等,所以把中医抓药所用的“钱”改成“克”,不单是形式的改变,破坏的是中医的内涵,使药效大降。当时有许多老中医竭力反对,但共党以与国际接轨的理由强行推行。共党的邪恶,就是破坏中国的传统文化。

传统的中医中还有“祝由科”,祝由,就是对天祝告其缘由。唐代叫“咒禁”,就是用符咒治病。《黄帝内经·素问》说“移精采气,可祝由”。民间有“捉邪”,“跳大神”等治病的方法,确实能治病,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无用的东西不会流传下来。有人说,有许多治不好的,西医治不好的比例也很大,花的钱却多得多。

尽管中医救死扶伤,也很神奇,但从医者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并不高,属中九流,农夫还属上九流的末位。从事中医的人,大都是不第童生或失业塾师,医学知识也不入科举,《易经》为五经之首,《黄帝内经》却不入十三经,其实二者的道理是相通的,有“医易一理”的说法。行医属于一种技艺,这是因为佛经中说过,人有病或有灾难,都是命中注定的,是在还业债,你给治好了,等于欠债可以不还,是做了坏事了。当然中国历史上有许多大医学家,历朝历代也都有名医的记载,华佗在《三国志》、《后汉书》中都有传,医术可以说达到了顶峰,文人中有“不为良相,就为良医”的说法。可华佗的医术为什么失传了?因为人类的败坏不允许高超的医术流传下去。而且很多病也是无法治的,所以说“治病治不了命”。《转法轮》一书中说“人类道德水准的低下,造成的各种奇奇怪怪的病,医院治不了,吃药也不好使,假药也多,都是人为的社会败坏到这个程度。”

我用这么多篇幅谈中医,是说中医有许多现代科技没有发现,不能解释的问题,在中国大陆,有那么几个人非得用米尺否定市尺,因为米尺是国际上认可的、通用的,因为他们是国家承认的院士、科学家。

中国传统的五行学说认为,金木水火土,加上阴阳的特性,构成我们这个世界。我们这个物质世界表现的特性是五行的特性而不是元素的特性,五行的相生相克是我们这个世界物质形态的演化过程。这里解释一点,火不单是指火焰,而是指离子态,电、光、磁以至射线都属于火的范畴。有关五行学说和它的对应关系,在中医和中国古代的预测学中的应用和解释很详细,完整,形成了系统。

我们生活在分子的状态下,生活在分子化合物的环境中,而不是生活在原子、元素的状态中。分子化合物的特性以五行的特性表现,尽管分子化合物由元素合成,但不能用元素的概念、元素的特性去理解我们的世界。一个人一天吃10克盐不会有问题,但要吃6克氯和4克钠试试,我想没人敢试。口渴了也是这样,只能去喝水,而不能吞下氢和氧。

人类已经在对科学进行反思,科技界已提出了“科学的合理性”问题,甚至已经形成了“反科学”的思潮,有学者明确提出“科学的终结”的观点。这与仲文中提到的甘地的观点——西方文明对于人欲的解放,对于自然的攫取可能会把人类带入绝境,那些全盘西化者的追求是飞蛾扑火。爱因斯坦的观点——对科学所解放出来的力量和人类的控制能力怀疑、忧虑。——相吻合。

所以爱因斯坦说,“我如果能有下辈子的话,就绝不再当科学家,而宁愿做一个小商贩或修铁工”(《爱因斯坦和平书信集》)。

这让人既可喜,又可悲。可悲的是甘地也好,爱因斯坦也好,科技理论界也好,他们的认识比中国的传统观念晚了两千年,而且是在科技将要把人类带入绝境时认识到的。可喜的是,现代人类毕竟有人能认识到。我赞成仲文的观点:“中国的先哲为我们奠立的思想文化传统对人和自然的关系的看法和西方有着根本的不同。在这种观念传统中,人不需要、也不应该进攻、攫取自然。人是自然的产物,自然保护了人,而不是人保护了自然,所以人要敬天地。因此我们不需要以自然为敌攫取自然的科学技术。”

也就是说,我们不应该给混沌开窍。

现在有许多人仍然陶醉在科技所带来的利益中。当然笔者不是反对科技成果,科技成果是人类智慧的结晶。而是反对人们看不到、不认可科学的另一面。我们面临的不单是亡羊补牢的问题,因为能不能补现在已成了问题,可怕的是一些人并不想补,甚至不承认亡羊。他们是最迷信科学的一群人,当然也就是最迷信的一群人,盲目的相信科学的发展能解决人类的一切问题,幻想着把地球糟蹋完了,还可以搬到其它星球上去。即使真能如此挪来挪去,把宇宙糟蹋完了怎么办呢?这种思路,思考问题的方向就是错的。

(未完,转下页)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