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墨子与共产党

31095

 

                                                墨子与共产党

                                                      —兼与仲维光先生对话

 

作者:于阳

 

仲维光先生的文章《中国共产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提出了“中国共产党是近代世界的历史文化产物”,“是来自西方的没有了神的基督教文化”,“把中共看作是中国传统的产物完全是错误的”的观点。对此,笔者愿与仲先生商榷,中国先秦诸子中的墨子及其继承人的思想学说,与中共的许多观点很相似。

几年前,笔者在一本期刊中看到一篇提到胡适的文章,大概是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胡适曾惊呼“墨子就是共产党”,当时笔者刚好看过墨子的几篇文章,对此也有同感。但该文没有提到胡适先生提出这一观点的场合、环境、原因,笔者也没有条件去查找胡适先生这一观点的具体论述。当时,《九评共产党》还未发表,人们对共产党的认识还没有现在这样深刻透彻,所以也就没有把这一问题认真思考。现在海内外对共产党的认识已经比较深刻全面了,因此,有必要进一步探讨这一邪恶体系产生存在的深层次原因了。

这里首先强调一下,所说的与所做的不一样,是中共的特点,本文只是谈中国共产党的观点、主张与墨子相似的地方,它是否那么去做,则是另一回事。

墨子,名翟(约公元前478年~前392年),生活于孔子(前551~前479)之后,孟子(约前372~前289)之前。《淮南子·要略训》介绍他曾“学儒者之业”,但“背周道而用夏政”。墨子的学说是否是夏朝时期的政治主张,笔者未做考察,但他效法大禹的行为是众人所知的。墨子思想的继承者称为墨者、墨家,墨家的思想观点与墨子的学说差异很大。本文提到的墨子的观点包括墨子本人的观点和墨家的观点。

一、 墨子的主要思想

(一)、唯物论(实在论)的世界观

《非命》篇,反天命论、反宿命论

1、认为“天命”是凶残的君主提出的观点;是没有出路的人、不得志的人的述说;是欺骗和愚弄淳朴的民众(“命者暴王作之,穷人述之,此皆疑众迟朴”《非命·下》)。

2、      宿命论的学说使一切正义无法伸张(“今用执有命者之言,是覆天下之义”《非命·上》)。

3、民众相信命运,就会安于命运而不去积极创造财富(“信有命而致行之,农夫必怠乎耕稼树艺,妇人必怠乎纺绩织紝”《非命·下》)。

4、没有救世主,一切靠自己(“夫岂可以为命哉,固以为其力也”《非命·下》;“天下皆曰其力也,必不能曰我见命焉”《非命·中》)。

(二)、反映论的认识论(这里强调一下,反映论充其量只是一种感性认识)

1、“闻、说、亲”:闻,是“闻知”,知是接触,是指感性认识。说,是原因的意思,是“说知”,是“心之察”(《经上》),是指理性认识。亲,是“亲知”,“外,亲知也”(《经说下》),外是身外的事物,是客观的,也含有实践的意思。

 2、“三表”(《非命·上》)、“三法”(《非命·下》),是评价言论行为的准则。

 “三表”是“本之者、原之者、用之者”,“三法”是“考之者、原之者、用之者”,后人将其总称为“三表法”。

  其一“本之者”、“考之者”,是学习前人的经验要批判的继承,继承为本,批判为考。其二“原之者”,“原”是考察推断,考察就是去感受,是以人们是否感受到实在为前提,这里的“实在”含有利益的意思。其三“用之者”,“用”是建立制度、刑罚,其准则以第二条为标准,看它是不是符合国家、百姓、人民的利益(“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非命·上》)。

(三)、具有启蒙思想的政治主张和方法论

1、《尚同》篇:尚是尊崇,同有齐一的意思。《尚同》陈述的是尊崇上级,与上级保持一致,即服从领导。民众服从乡长,乡长服从国君,国君服从天子。

 2、《尚贤》篇:提倡举贤不袒护父兄,不偏向富贵,不宠爱美色。即使从事农耕及店铺作坊的人,只要是“贤者”,就要举荐到上位,使其富贵,任为官长。同时,不肖之人即使是贵族,也要“废之”,“贱之”,让他从事劳役之事(见《尚贤·中》)。

    那么,贤的标准是什么呢?是“有力量的人急切的去帮助他人,有财物的人急切的去分给他人,有学问的人努力教导他人(见《尚贤·下》)。

  3、《天志》篇:墨子的天志观,是讲“顺天意”(《天志·上》),是顺自然,遵从自然规律,而不是承认有上帝。因此他把天志用做一种方法和手段,“我倡导天志,就好比造车轮的有圆规,木匠有方尺”(“我有天志,譬若轮人之有规,匠人之有矩”《天志·上》)。

  4、《兼爱》篇:兼,有同时、共同的意思。墨子主张爱无差等,不分厚薄亲疏,倡导“兼相爱,交相利”(《兼爱·中》),也就是互爱、互利。

 5、 墨子的平等观:既然讲兼爱,那么就需要平等,“官无常贵,而民无终贱”(《尚贤·上》)。“今天下无小大国,皆天之邑也;人无长幼贵贱,皆天之臣也(臣:奴隶)”(《法仪》)。墨家进一步发挥平等观,提出“损而不害”的观点。有损失就有害处,损人即是害人,怎么说“损而不害”呢?“说在余”(《经下》),“说”是原因、因为的意思,“因为他有多余的”,损有余之人,不能说是害,因为“饱者去余”,仍然可以“适足”,所以说“不害”。

  6、《贵义》篇:贵是崇尚、重视的意思,“义,利也”(《经上》),“义可以利人”(《耕柱》),义是“有力的劳人,有财的分人”(《鲁问》)。“举义”则是“不辟贫贱”,“不辟亲疏”,“不辟近”,“不辟远”(《尚贤·上》)。

 (四)、真理在自己手里

 《贵义》篇中说:“我的学说值得采用。放弃我的学说而思考其它学说,就好比舍弃已收获的粮食,而去捡田里遗落的谷粒。拿别的学说来反对我的学说,就好比拿鸡蛋碰石头,即使用尽天下的鸡蛋,石头还是石头,没有一点损毁”(“吾言足用矣,舍吾言革思者,是犹舍获而操粟也。以其言非吾言者,是犹以卵投石也,尽天下之卵,其石犹是也,不可毁也”)。

 (五)、反传统思想,批判一切

  1、《非攻》篇:“非”有责难、讥讽的意思。非攻的主旨是反对战争,主要是反侵略战争,但维护正义战争。同时强调为战争做准备(见《公输》)。

  2、《节用》、《节葬》篇:“节”是节制的意思。倡导节俭,反对当时贵族的奢侈,反对儒家的“厚葬久丧”。即反对大办葬礼,反对三年服孝。

  3、《非乐》篇:“乐”是指音乐,泛指的是礼乐,认为礼是奴役人的,乐是麻醉人的(“繁饰礼乐以淫人”《非儒·下》)。

  由于墨家反传统,必然要批判诸子,批判当时的其它学说,这一点,以墨子的继承人,即墨家的论述为主(具体批判的内容,以及是否合理,这里不评述)。

 1、批判传统的忠、孝,批判孔子的正名、仁。《非儒》篇就是批孔。

2、批判老子的“去知”、“绝学无忧”(《经说下》)

3、批判庄子的“离形去知”(《经上》)。

4、批判孟子的“仁为内,义为外”(《经下》)

5、批判驺衍的五行学说,以杯水不能灭车薪的现象论证水不能灭火(《经说下》)。

6、用绝对时空观批判惠子的相对时空观(《经上》、《经下》、《经说上》)。如惠子的“南方无穷而有穷”,“今日适越而昔来”(见《庄子·天下》),是说“观念上的南方是没有穷尽的,而实在的南方是有穷尽的”,“今天我去越国,而昨天我的意念已经到了”。

7、 用反映论的认识论批判惠子、公孙龙的相对论的认识论。试举几例:

“目不见”(见公孙龙《坚白论》,《庄子·天下》),眼睛怎么看不见呢?一般人很难理解它的意思,但对于修炼的人来说一看就明白。“目不见”有两层意思,一是人看物体不是在眼睛上成像,而是在大脑中成像,眼睛只起到照相机镜头的作用,所以不是目见。二是佛家所说,人眼看到的一切都是幻像,是不实的。具体就是说,人眼前的一切物体都是运动的,电子围绕着原子核运动着,可是人眼却看不见,所以说“目不见”。“目不见”的实质是批驳反映论的认识论。

公孙龙的另一论点是“臧三耳”、“鸡三足”(见《吕氏春秋·审应览》,《庄子·天下》)。臧是指臧获,是仆人的意思,仆人必须听从主人的命令,所以仆人除有两只有形的耳朵,还有一只无形的、主宰着自己行为的耳朵。鸡虽然有两足使其行走,但须有精神的一只足,指使有形的足动起来。这两个命题,一个是指客观精神的存在,一个是指主观精神的存在。中国传统文化有一个特点,就是能够形象化的说明很深刻的道理,而不像现代哲学理论那样枯燥乏味。

“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庄子·天下》)。这本是指物质无限可分,但墨家用绝对的认识方法,认为物质是可以穷尽的:“分到‘端’,也就是几何学中的‘点’,就穷尽了”。其实它不知道,“点”是抽象的,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当今人们把公孙龙、惠子的观点看作是哲学、逻辑学的思辨,其实他们的很多观点是在讲述修炼人看到或感受到的客观和主观现象,描述的是物质在不同时空的状态。如“火不热”,“山与泽平”,“飞鸟之影未尝动”(《庄子·天下》)等等,这里不详述,因为修炼的人与普通人对物质和时空的认识是不一样的。

8、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墨家分若干个门派,各门派的主张都偏离了墨子的思想,但都认为别人是另类,自己是正统的墨子思想继承人,而且还相互攻讦(见《庄子·天下》)。共产党的发展过程也是如此,各党都说自己是马列正统,拿别人的东西,是批判的继承,改祖宗的东西,是创造性的发展,别人改,则是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社会帝国主义。

其它先秦诸子的继承人也分流派,但没有这种自以为正统及公开相互贬损的现象。

二、 墨子的几个观点的不现实性及不可操作性

1、节用:节俭是人的美德,但容易走入吝啬。司马迁评价墨子的节俭是“俭而难遵”,“因为世道变化,时间推移,事业各不相同,节俭不能普遍推广”(见《史记·列传·太史公自序》)。当今社会不也鼓励一次性消费,超前消费,提倡以消费刺激生产么?

2、节葬:传统的厚葬久丧虽然破费占时,但目的是使“民德之归厚”(《论语·学而》)。因为葬礼的仪式能够使人产生庄重、恭敬之心,葬礼、服孝的过程可以使晚辈明白尊祖、尊长的道理,使孝的观念传递。而节葬只为节省,只是从物质利益的角度看问题。

3、非乐:贫穷之人也需要娱乐,也有欢乐的时候。所以庄子责怪“(非乐)与人情相符合吗?”“其行为难以做到”(见《庄子·天下》)。

4、兼爱:爱是情,是一种感情,感情就有深浅,有变化,就具有不稳定性。把感情作为一种主张,人为的去操作,就具有理性性质了,就不是感情了。爱有为私的性质,对自己的父母、子女、情人的爱,绝对与爱其他人不一样。况且,如果你对他人的孩子爱的太多,他的母亲会害怕,怕你从感情上夺走他。所以兼爱是难以做到的,感情是不能作为一种行为规范的。而共产党讲什么爱党、爱社会主义,什么爱国主义。忘记了那位大师说过,“爱国是感情,主义是学说,学说是没有感情的”。爱国和主义是不能放在一起的。

5、尚贤:这个观点没有人反对,从统治者到民众都愿意实行。问题是在具体的实行中谁当伯乐、谁是伯乐,贤者由谁推荐。汉朝时就实行过“举孝廉”,发展的结果造成“党锢之祸”。文革时期,大学招生实行“推荐与选拔”,结果是有权势的人将子女、亲属送进大学。高考加分、特长生特招、学生补课等等,这些美好的初衷,结果都迅速的成为特权不正当竞争的工具,成为敛财获利的手段。“经是好经,只是被一帮歪嘴和尚给念挪了”。

6、平等观:平等是很诱人的口号,能使弱者看到提高地位和改变命运的希望,为“穷则思变”的观念提供了一条合理的通道,是最能争取人心的口号。但生物学家贝特生有这样的话:“哲学家宣布人人生而平等,生物学家却知道这句话是不正确的”。

庄子评价墨子的学说是“表示的意思是对的,但做起来就不是那样了”“恐怕不能成为圣人的道理”(“其意则是,其行则非”,“恐其不可以为圣人之道”《庄子·天下》)。墨子的学说由于其原始性、朴素性,有些观点只是萌芽状态的表述,因此就具有不现实性及不可操作性。这里,使人联想到,十八世纪法国大革命的口号是“自由、平等、博爱”,其平等的观念,博爱的观念与墨子的平等、兼爱有惊人的类似。这样看来,东西方文化是有相通之处的。

但这使人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法国大革命的口号是自由平等博爱,给予人们的却是雅各宾专政和断头台,马克思绘出了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共产主义蓝图,人人平等、自由,可以各取所需,但给予人们的却是极权专制及民众的一无所有。这就不只是“歪嘴和尚的问题了,“经”里面一定也有深层次的原因。某些口号实现不了,却喊的很响,只能说是在蛊惑、煽动。如“等富贵、均贫富”,“闯王来了不纳粮”,“耕者有其田”,“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和谐社会”等等,都是这类产物。

三、墨子思想的走向

无神论、即唯物论的观点是否是墨家首先提出,笔者没有考证。但纵观历史和现实,唯物论的世界观会推演出实在论的方法论,这种方法论符合人们趋利避害的本能,使人求乐避苦,好生恶死,同时也就使道德观念实利化,这就使人走向唯利是图,以至形成“有奶便是娘”的思维模式,当这种思维模式被普遍认同时,人类的道德就整体败坏了,社会问题也就层出不穷。

墨子的学说在先秦与儒、道共称为三大显学,但在“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墨子的著述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中就沉寂了,没有人去研究整理。直到清朝中叶,文人学者为躲避文字狱而转向了故纸堆,才出现了一批注释、通解《墨子》的著作。但是,作为墨子思想的核心内容,如兼爱、贵义,却在社会历史的沿革中有一定的影响。

“兼爱”的思想看上去和孔子的“仁”相似,与佛家的“慈悲”相似,与耶稣的“爱”相似,其实绝不相同。孔子的仁是内省的、内修的;佛家的慈悲是高于情感的,放弃了情才能产生慈悲;而耶稣的爱,实质上是慈悲的意思。因为西语系中没有慈悲这个词汇,没有这个概念,所以就用“爱”来代替,这是法轮大法的解释。而墨子的兼爱是建在平等的基础上的,是对外的,只有平等,才能做到兼爱,而且兼爱是和利益连在一起的,“兼相爱,交相利”(《兼爱·中》)。与利益相关,就符合了人类趋利避害的本性,就能够得到赞同,于是“爱心”可以“献”,爱在当今就简化成物质上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使感情走向了实利化。

墨子也讲仁,但他的仁总是和义连在一起,讲“仁义”,“中实将欲为仁义”(“既符合实际、又符合人的意愿就是仁义”《尚贤·下》),“兼即仁矣义矣”(《兼爱·下》),与孔子的仁是不同的,与先人的义也是不同的,而且墨家讲以利为义。

老子讲“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老子·三十八章》),讲的是人们道德观念的演变过程,是说“当道德不能规范人的行为的时候,就需要人性善的一面,即仁爱之心,去调整人们之间的关系”。孔子就是处在人们的道德标准扭曲的时代,所以提倡仁。随着人类道德标准的进一步下滑,仁爱之心已不能唤醒人们的良知,不能规范人们的行为时,就有“义”的行为产生。“义者,宜也”(《中庸·廿章》),义是指适宜、合理的事,也就是讲理、论理。“道无不理,义也”(《庄子·缮性》),是说“谈论道总是要论理,论理的过程就是义”。当不能讲、也不被理解的时候,暴力也就成了义的行为。所以说“暴力是受害者最后的武器”。义需要有勇敢精神,勇敢需要有侠的本事,由此墨子的义和吃苦精神,演变成墨家的侠。

墨家有“矩子之制”,矩子是指学墨子之道而有成之人。这些人“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还踵”(见《淮南子·泰族训》),这就使义走入了侠。当时,民间的侠客都是打着行义的旗号。以至后来发展成“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聚徒属立节操以留名,而犯五官之禁”(见《韩非子·五蠹》)。

但是,理的标准不同,对义的行为的评价也不同了,“损而不害”也是一种理,山大王以此为理,“打土豪、分田地”也以此为理,这样,“义”就有多种含义了。共产党的流氓本性的出处,恐怕也源于此。

庄子评价墨子的学说是“反所有人的观念,人们不能承受,墨子自己虽然能够实行,对天下人又能怎样呢?背离了天下人,其思想离统治天下太远了”(“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墨子虽能独任,奈天下何!离于天下,其去王也远矣”《庄子·天下》)。

孟子有这样一句话:“逃墨必归于杨,逃杨必归于儒”(《孟子·尽心下》),逃,是离去、避开的意思。杨,是指杨朱,即杨子,也叫阳生。杨子的学说是“为我”,有尊重个人价值,强调个人自由的思想萌芽,这里不展开分析。他的名言是“抜一毛利天下,不为也”(见《孟子·尽心上》),讲“且趣当生,奚遑死后”。杨子没有著述流传下来,因为他讲“为我”,如果留下著述,就是“为他”了。杨子的思想言论只是散见于其他诸子的著述中。

孟子说这话时,距离墨子过世不过百来年,但很值得思考。它表明,当时就已经出现了抛弃墨子学说的思想倾向了,而且也表明当时已经出现了“归杨”的问题。但逃墨为什么会归杨呢?明白的说就是墨子的思想为什么会导致人们走向为私为我、自私自利呢?笔者还没有找到原因。

纵观先秦至西汉的历史沿革过程,是“逃杨归于法,逃法归于儒”的过程。这里的“法”,是指法家的思想观点和政治主张。孟子的说法落下了一个过程,即法治的过程。当然,孟子生活在法家思想盛行之前,没有看到这一步是不能责怪的。战国后期,一批法家人物活动于各国,法治思想盛行,秦朝的刑法是历代最严酷的。社会整体的为私、为名、为利的状态必然造成道德的败坏及社会的动乱,也必然要靠严法治理。直到汉元帝时才确立了儒家思想的指导地位,才“归儒”。但孟子能预见到二百多年后的思想发展趋势,也不愧称其为“亚圣”了。

但“法令滋彰,盗贼多有”(《老子·五十七章》),严刑酷法的出现,恰恰反映了春秋战国时期道德水准的下滑。看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整体的社会状况确也走着“逃墨归杨,逃杨归法”的路子,“逃墨”造成了人们道德败坏,一切向钱看。但依法治国的政策总是追不上道德败坏的步伐。只是,从中国大陆的现实中探讨“逃墨”的原因,以及中国大陆能否会走“归儒”的路,就不是本文论述的问题了。不过,中共的“尊孔”及在世界各地建“孔子学院”,天安门立孔子塑像,确实是在表面形式上“归儒”,但这只不过是在装门面。因为它骨子里是知道,儒家思想是好的、正的,所以以此来笼络人心,可儒家思想与共产党的理论是对立的,所以它不敢真的去实行儒家思想,如果那样的话,它就没有存身之地了。

看当今中国社会人们思想意识的走向,让人感到,历史的玩笑开的太大了,人们的思维方式及行为过程总是在重复么?人类还谈得上进步么?

墨子的思想很复杂,也就是说很原始、很朴素,很矛盾、也很混乱。即有唯物,又讲有神论,即讲上天意志,又说靠自己。如《明鬼·下》中说“……天下大乱,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都是因为不相信鬼神的存在,不懂得鬼神能够奖赏贤人而惩罚暴虐。当今如果能使天下人都相信这一点,天下还会这么混乱吗?”(……是以天下乱,此其故何以然也?则皆以疑惑鬼神之有与无之别,不明乎鬼神之能赏贤而罚暴也。今若使天下之人,皆若信鬼神之能赏贤而罚暴也,则夫天下岂乱哉)。不同的是,墨子的继承人,即墨家的理论,抛弃了有神和宿命的内容,并且把义归结为利,与墨子的差别就很大了。

墨子及其继承人的学说在中国历史上被统治者实施过的有“尚同”、“尚贤”,其实尚同是墨子以前的历代统治者都实行的。尚贤,有汉代实行过的“举孝廉”。之后的“科举制”就也包括科考和举荐两种方式,其实“尚贤”古已有之,远的不说,秦国的“五羊穀”大夫百里奚就是奴隶出身。其它学说则没有或没有系统的验证过它的可行性,墨子的思想没有成为统治思想,大概在于它的矛盾和混乱,无法实行。只有中共在统治过程中提出了许多与墨子相似的观点,至于出于什么目的和原因,笔者还不能深入探讨。

四、几点说明

墨子、特别是墨家的思想是反传统的,但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它的思想也就成为一种传统了,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了。本文主要是从墨子的思想与共产党的理论观点相类的地方谈墨子,从墨子的思维框架与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的思维框架上相类的地方谈墨子,并不是整体评价墨子的思想体系,而且许多地方只是提出观点,未做论证。

墨子的思想具有启蒙的内容。这里说的“启蒙”,是遵从仲维光先生的说法,是从“开发民智”的意思上表述,而不是从“弄清楚、弄明白”问题的角度上谈启蒙,也不是评价墨子这种启蒙本身的对与错。墨子替穷苦人说话,在当今讲究人类平等、尊重个人权利、自由这个层次面上讲是对的,好的。墨子的吃苦精神,探究事物的精神是为后人称道、效法的,所以庄子评价他“墨子真天下之好也……,才士也夫”(《庄子·天下》)。

仲先生提出:“马克思主义这种充分为专制暴行服务的理论体系,究竟它是前提,还是方法、结论出了问题,是需要我们弄清楚、弄明白的。”本文就试图做这个努力。中国共产党的出现源自西方马列邪灵,是苏共的奶喂大的,与墨子的学说没有关系,中共也没有推崇过墨子(但也没批判过墨子),但它们之间竟有如此之多的相似之处,东西方的文化竟能在这么多观点上重合,这就不能说是巧合了,恐怕有人类思维模式中的、人类潜意识中的深层次的原因了。至于这种思维模式以及这种重合是如何产生的,以及它与人性善恶的两面是什么关系,笔者还不能探讨。同时,笔者也发现,当今社会上流行的许多思想、观点、理论、学说,都能在先秦诸子百家中找到它的雏形,只是与本文无关,不谈。

此文的写作参考了杨荣国先生的《中国古代思想史》。虽然笔者不能赞同书中的观点,但该书对先秦诸子的思想进行了较全面的归纳、整理,为他人了解先秦诸子的思想观点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对此,笔者是要感谢的。

   

                                         2011-5-17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14/11 06:29:41 PM
看到标题吓一跳,就是不知道他是要正比还是反比,后面越看越不对经......通篇都是在咬文嚼字,感情作者一点都不了解墨子,他也没有资格对墨子指手画脚......
游客
   06/13/11 09:50:14 PM
文章充满逻辑混乱,也缺乏比较的基点,是为了比较而比较。瞧这句话“此文的写作参考了杨荣国先生的《中国古代思想史》。虽然笔者不能赞同书中的观点”。既然共产党是邪灵,以暴力和谎言为本质特征,而墨子跟共产党在这在这两点上完全不同。那么,其他的比较就变得毫无意义了。我们能因为恐龙和龙都有一个“龙”字,就去进行细致的细致的比较吗?此文作者,建议你去认真读一读《解体党文化》,你就知道你为什么会如此比较和思考问题。
游客
   06/06/11 10:25:46 PM
对于万物的存在都有其规律,时代是需要慢慢来适应,难道美国的民主生来就具有吗?党派的纷争,政治的迫害在每个国家都有,只是看另一个政府对其他政府的污蔑的大小,有时将小事夸张化,假如你是国家的领导人你会如何治理自己的国家,难道为了民主,为了自由而每天选举?对于事物我们应该包容,黑格尔:存在即合理.
游客
   06/03/11 11:56:06 AM
很痛苦,很无奈,作为一个在共产党奴役下偷生的中国人。反抗吗,天安门前干干净净。最擅长忽悠、号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确实,人家根本看不上,人家要拿的是政权,“枪杆子里出政权!” 一个有文化的流氓。如今道德沦丧、众乱纷生,全民意气消沉。中华民族会在这些英明领袖的带领下逐渐走向崩溃和消亡吗?虽有匡正之志,奈何?
游客
   06/03/11 11:56:04 AM
很痛苦,很无奈,作为一个在共产党奴役下偷生的中国人。反抗吗,天安门前干干净净。最擅长忽悠、号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确实,人家根本看不上,人家要拿的是政权,“枪杆子里出政权!” 一个有文化的流氓。如今道德沦丧、众乱纷生,全民意气消沉。中华民族会在这些英明领袖的带领下逐渐走向崩溃和消亡吗?虽有匡正之志,奈何?
male0lion
   05/24/11 05:19:25 AM
我觉得无聊,怎么可以拿墨子与共产党相提并论?胡适的时候,也许人们对共产党的认识不深,所以误以为共产党与墨子有相似性,但经过共产党的统治,共产党是些什么货色,难道还不够清楚? 仅以兼爱为例,墨子提倡的是人与人互爱,但“共产党讲什么爱党、爱社会主义,什么爱国主义”,请注意这些最后都是反人性,这不与墨子提倡的相对立难道还会相似?
游客
   05/23/11 09:03:29 AM
中国共产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看来,它就是借国外的腐朽马克思暴政思想之尸还中国传统专政君主之暴政那个魂。这个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对民主宪政的辛亥革命的反动,也就更加穷凶极恶,登峯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