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简评马克思邪灵主义(旧作重贴)

30701

    简评马克思邪灵主义 (旧作重贴)

作者:于阳

马克思邪灵主义尽管在实践中已被人们抛弃了,包括共产党仍在执政的国家中,也没有人相信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的鬼话了。但是,它的一套所谓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学说、它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它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以似乎严谨的逻辑分析、推理及所导出的结论,仍然使一些人相信它所谓的真理性。特别是在中国大陆,所有中高级干部、大部分初级干部都在党校或社会主义学院的培训中学过这一套。这些人在单一封闭的思想环境中初一接触这些观点,就被它似乎严谨的逻辑分析和推理所折服,于是感到思想境界开阔了,思想观念丰富深刻了,思想水平提高了,世界观明确了。这也是某些欧洲国家共产政权虽然解体了,但仍有共产党存在的原因。他们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经是好经,只是让一帮歪嘴和尚给念挪了。”可是,这么一套完整、系统的理论为什么在实践中行不通呢?就让我们看一下这些似乎完美无缺、自称战无不胜的理论的谬误吧!

     它的“哲学” 

西方理论界早已发现,马克思并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哲学体系,它的理论只是多种观点揉在一起的杂烩。人们并没有注意到,它所谓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从立论开始就是荒谬的。请看:哲学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恩格斯语),这一判断是矛盾的。思维是不是存在?思维本身不就是一种存在么?能说思维不存在吗?那么,哲学的基本问题是存在与存在的关系问题,这不是在说昏话么?逻辑学上称这种表达形式是犯了同文反复的错误,俗话就叫做“说废话。一个理论,头一个立论就是不合逻辑的废话,可想由此得出的一系列推理会成什么样子了。

有人或许说,这里说的是物质与意识的关系问题。现代科学已发现,意识就是生物电、即电子的流动,电子不就是一种物质么?意识就是一种物质的运动,马克思主义不也说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意识就是一种物质运动的表现形式,物质和意识两者是一性的。当然,这里并不责备一百多年前的人在没有发现意识的本质前,而提出物质与意识的关系这一错误的命题,只是说,逻辑上分析,物质与意识不是同一思维范畴的概念,物质的种类无计其数,意识只是其中的一种。马克思主义承认意识是人脑的产物,那么,意识只能与人脑相辅相成,对立统一,而物质则是外延相当广泛的一个概念,说意识是人脑的产物,是合理的,说它是物质的产物,逻辑学上就叫犯了概括不当的错误,依这论点,空气、水、桌椅板凳都能产生意识了,这是混淆了一般与个别的关系。比如,“人”可以概括为“动物”,但再概括为物质,虽然不错,但却让人难以理解了,这里犯了外延扩大的错误。

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邪灵主义的理论基础。辩证法是方法论范畴的内容,是思维的一种方式,唯物主义是世界观的问题,是人们对世界的一种看法,即所谓的信仰。两者结合,从语法上讲,形成形容词补语片语,辩证是解释,服务于唯物的。“辩证”本身要求用联系的、发展的、变化的观点看问题,而是单一、独有的意思,具有排它性。强调事物的单一、独有,本身就是偏执,就是违反辩证思维的,它的导出的结果只能是片面、独断。(这也难怪共产党的领袖们一个个都有偏执和独断专行的毛病。)

那么,“辩证唯物主义”这一命题,从逻辑上分解开来解释的意思就是:用变化、发展的观点方法服务于偏执、独断的世界观。这就看出它的荒唐了,讲辩证就不能有偏颇,讲就要排斥辩证,二者是水火不相容的,把两种相反、对立的概念揉在一起形成一种主义,并用这种主义指导人们的行动,其结果是难以预测的。这也就是共产党为什么讲原则时用唯物,改变原则时用辩证,讲唯物可以否定人的精神本性、道德,讲辩证就可以放弃原则。所以共党国家普遍都实行禁锢思想、封锁资讯、限制自由、镇压不同意见、一党专制。同时,共产党的政策、原则朝签夕改,出尔反尔,指鹿为马,即所谓与时俱进,中国特色,都是所谓辩证思维的产物。共产党的唯物就是唯党唯我,它的辩证就是原则可以变成手段,不讲原则就是它的原则。当一个偏执,独断的世界观用辩证为它服务时,辩证法也就成为诡辩术了。文革前,有这样一段真实的笑话:干部学哲学时,一个农民干部发言说:马克思主义就是折了主义,怎么说怎么有理。折了是俗语,即翻来覆去的意思),这真是一语中的。

可见,从思维科学的角度分析,马克思邪灵主义在哲学的基本问题上的立论就是混乱的,违反逻辑学的,违反思维科学的,不符合正常的思维规律,所以标其为。同样,它的所谓“唯物辩证法”也是如此,就不再展开分析。

 它的“政治经济学”

列宁说,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是对马克思理论最深刻、最全面、最详细地证明和运用。其自称有八大理论,即所谓马克思发现的八个经济规律,如劳动价值论、剩余价值论、平均利润论,经济危机论等等。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劳动价值论是英国人亚当·斯密和李嘉图提出来的,并不是马克思的理论。再顺便说一下,马克思邪灵主义不过是一个大杂烩,它的辩证法是德国人黑格尔的,唯物主义理论是费尔巴哈的,经济学理论是李嘉图等人的,阶级斗争理论是法国人梯叶里、米涅和基佐的,社会主义理论是圣·西门,付立叶和欧文的。马克思称自己“批判的吸收了他们合理的内核”。实际上,所谓批判的吸取或称批判的继承,不过是拿了人家的东西,还要说人家的东西不好。如付立叶,欧文,具体实行了社会主义制度,但是在实践中行不通,失败了,马克思却说人家是“空想”,它这个还没有具体实行的理论,反而说成是“科学”社会主义。

马克思邪灵主义扭曲了两个名词,一个是剥削,一个是革命,进而说有了剥削,就会产生革命,但是剥削是怎么产生的呢?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论述说,在资本主义社会,剥削是资本家榨取工人剩余价值产生的。那么,我们就看看剩余价值理论是什么货色吧。

剩余价值理论确是马克思的独创,它的论述是:资本家进行生产,必须把投入的资本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用来购买生产资料(厂房、设备、原材料、动力等),他把这部分资本称为不变资本;一部分资本用来购买劳动力,这部分资本叫做可变资本。他宣称,不变资本不能创造价值,既不能增值,可变资本创造价值,是增值的唯一原因。那么,实际是否如此呢?

资本,或称货币,统称钱,是凝固的劳动的一种表现,是货币所有者的劳动的一种凝固表现形式。既然货币贮藏着凝固的劳动,那么它转化为劳动工具、或生产资料、或先进工艺技术,与劳动者结合,就可以产生新的价值。试举例:一个用手拔麦的农民,一天可拔一亩麦,当他有了劳动工具——镰刀时,一天可割一亩半麦,这个农民并没有增加劳动时间,也没有提高劳动强度,那么半亩麦的收割就是镰刀创造出来的。同样,一个打柴的樵夫,如果用手去折树枝,一天折不了多少,如果他有了一把斧子,收获就会成倍增加。可见劳动工具可使劳动者的劳动增值,而增值的原因是劳动者用自己以前凝固的劳动——货币,换取劳动工具——斧子,得来的。劳动工具,或生产资料既然可以创造价值,怎么能称作是“不变”资本呢?可见,所谓不变资本不能增值是不成立的。

从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方面来说,也不能说价值全是它创造的。比如,在一个现代化的企业中,在一个完全自动化的生产车间,一个操作工按一下开关,全部设备自动运转,产品源源不断的出来。按马克思的理论,所有的产品是这个操作工按一下电门所创造的,所有产品的增值部分的产生,是因为这个操作工的手指头动了一下。这不可笑而且荒唐么?可见,将资本分为不变资本可变资本是没有道理的,资本就是可变的。

什么是剩余价值呢?马克思主义的教科书上说:剩余价值是工人创造的,被资本家无偿占有的,超过劳动力价值的那部分价值”。劳动力的价值只有与生产资料结合才能体现出来,劳动力凭空不能产生价值,也不能收回自己劳动的价值。土地与农民结合就会产生出粮食,但农民凭空种不出大米来。资本家投入了生产资料,生产资料是凝固的劳动的表现,资本家既然也付出了劳动,怎么能说是“无偿占有”呢?那么,工人在生产中创造的超过自身价值的那部分价值,是生产资料创造的,这部分价值自然应归资本家所有,是以利润的形式归资本家。

同样,采用先进工艺技术,更新设备可生产出更多的产品,即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此时,劳动者的劳动时间未增加,劳动强度未提高,那么,提高的劳动生产率只能是先进的工艺技术、设备创造出来的,而设备是资本家用自己凝固的劳动­­——货币购买的,那么,这部分新增的价值只能归资本家所有,而不能称为剩余价值,进而称作剥削。

资本在静止时是不变的,在与劳动者结合时就会被激活而产生增值效应。社会实际中人们也承认这一点,比如说,将款存入银行,银行要付给你利息,这说明社会上早已承认货币有潜在的增值能力,其原因在于货币包含着凝固的劳动。

马克思也承认,资本家在购买劳动力时,是“在等价交换的原则下”进行的。那么,劳动力创造的价值以工资的形式付给了工人,生产资料创造的价值以利润的形式归资本家所有,双方谁也不欠谁的。所谓的剩余价值就不存在了,所谓的剥削也是不存在的。剥削这一现象当然存在,它存在于资本家延长工人的劳动时间和增加工人的劳动强度,或存在于不等价交换。而不是“剥削是资本家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产生的”。

一个自称最精密、完整、严谨的科学体系,其实就在人们不留神的一个论点上蒙蔽了人,但这种蒙蔽不是简单的一个逻辑错误,简单的论点和论据错误,“剩余价值”既然不存在,那么建立在剩余价值基础上的其它的理论,即洋洋洒洒的、厚厚的、在大英图书馆耗去马克思半生的三大本《资本论》,它所论述的理论,也即教科书中所说的几大经济规律,无论多么精密、严谨、系统,它所推导出来的一系列理论也都是谬误,都是空的、假的、伪的,也就是骗人的。因为它的基点就是错的,就不可能推导出正确结论。

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罢了,问题在于,剩余价值产生剥削,这一论断带来的后果是极其可怕的,它在世界上游荡了一百多年,所到之处,天翻地覆:因为有剩余价值,所以有剥削,因为有剥削,所以就要产生革命,这种革命还必须是暴力的,因为“剥削阶级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为了消灭剥削,还人类一个公正、平等的社会,多少热血青年为之抛头颅、洒热血;几代社会精英、有识之士为之奋斗终生;多少本性善良的人敢对地主、资本家举起屠刀;多少人背叛家庭、出卖亲友,抛弃传统;多少流氓、痞子、投机者、野心家借此投机取巧、上下钻营、飞黄腾达。另一方面,又有多少承担剥削罪名的人丧命、破产、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后代还要承担沉重的精神枷锁。一个看上去只是一个论点的错误,却造成一个荒谬的理论,这个荒谬的理论又自称是社会发展规律,以至造成人类百多年的共产悲剧,至今这个悲剧仍在上演,能说它不是邪恶的吗?

那么剩余价值理论在实践中的应用如何呢?有文章披露过,在列宁建政的初期,就已经按剩余价值理论建立过财务结算和分配制度,但马上就停止了,原因没说。但我想,是因为它们发现,这种理论在实际上无法操作,因为这种结算方式既没有积累,也没有折旧,分光花光,根本不能实现再生产。可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又不能沿用资本主义社会的、他们认为隐含着剥削性质的“借贷式”记账方法,于是鼓捣出了一个“收付式”记账。其实它们已经发现了剩余价值理论在实践上是行不通的,但是否在理论上认识到它的错误,或认识到了却有意隐瞒和坚持这种错误,还没有文献资料考证。只是中共在建政后也取消了“借贷式”而借用了苏联的“收付式”,但文革时期又认为“收付式”是修正主义的,于是又搞出了一个“增减式”记账法。可笑的是,改革开放后,又恢复了“借贷式”,说是和国际接轨。其实是又恢复了“含有剥削性质的”结算分配制度。这也证明,共产党在实践上已抛弃了马克思主义。

在中国大陆,研究、接触过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人,我想不下几十万,我在这里郑重向你们提出,如果认为我是错的,请你们拿出驳斥的理由;如果我是对的,请你们赶紧抛弃这个邪恶的理论吧。你们的领袖们早已抛弃它了,你们何苦还死死抱住不放呢?这里也包括国外的、仍相信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人。

 

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

   “无产阶级在一国首先专政的理论是列宁提出的共产党执政的理论,这一理论也是自相矛盾的,无产阶级怎么能够同掌权联系在一起呢?即然它掌握了政权,那么整个国家,所有生产资料都归它所有了,怎么还能自称是无产阶级呢?这时,资产阶级被消灭了,有产者成了无产者,无产者成了有产者,两者掉个个,这与以前的政权有什么区别呢?马克思的理论强调物质决定精神,无产者成了有产者,那么,它的意识也要随之改变,无产阶级意识也就不存在了。况且资产阶级被消灭了,还对谁进行专政呢?最起码从逻辑上就说不通。

对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专政,它们说。一个实体政权对一种思想意识专政,正是共产党国家禁锢思想,封锁信息,限制言论,压制不同意见,侵害人权的理论依据。这是古往今来所没有的,从任何方面都找不出它应存在的理由来,但它却邪恶的发生了;它是科学、进步、文明、发展带来的衍生物么?似乎也没有联系。这也许正是它邪恶的原因吧。无产阶级专政,不但逻辑上不通,实际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只不过是一种邪恶的理论编造出来的,是一帮邪恶的人维持自己的统治的藉口而已,是为了一党专政的借口而已。

毛泽东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这一理论的新货色就是阶级斗争要天天讲。毛泽东讲斗,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马克思的暴力革命邪说,正符合了他的斗争观念,即使是写一篇文章,也要称为对××开火。毛泽东有一句著名的话: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这真是绝妙的总结。确实是,马克思邪灵主义的本质就是斗争、暴力,共产党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共产党宣言》)。在这里,这个嗜血的马克思邪灵主义向整个人类、整个人类文明、整个人类发展历史提出了挑战。

马克思邪灵主义在提出血淋淋的暴力革命后,就需要给人们一个美好的前景以便人们为之奋斗,这个美好前景就是共产主义,也即科学社会主义。但这种共产主义是什么呢?这里摘录几点:共产主义存在胜任一切工作的人,因为教育可以使年轻人很快就能够熟悉整个生产系统人们可以依据社会的需要,或他们自己的爱好,轮流从一个生产部门转到另一个生产部门。(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消灭人与人之间的分工教育、训练、培养出胜任一切工作的人”(列宁《共产主义的左派动椎病》)。其实人们都知道,即使最杰出的人,也只能掌握几门专业知识或技术。工业、农业、医学、教育等,以及科技尖端的研究,一个人怎么可能都胜任呢?现代社会发展的趋势,分工只能越来越细。之所以提出这些荒谬的论点,是因为马克思说过:阶级的存在是由分工引起的。因而,取消不了分工,阶级也就存在。阶级存在,共产主义就无法实现。那么怎么办呢?要消灭阶级,在共产主义社会里必须消灭分工,所以人人都是超天才。可见,从恩格斯开始,就为马克思邪灵主义这座胡乱堆积起来的,摇摇晃晃的破房子修修补补了。

从其他方面它又给了人们什么承诺呢?共产主义社会物质极大丰富,实行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但后来又改成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了,分配,就要有主持分配的人,暴露了还需要有统治者去管理的极权统治思想。以后的领袖们则说得比较具体了。列宁说: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电气化。“苏维埃”就是权力机关,就是专政手段,这里仍在强调统治。赫鲁晓夫的共产主义原则是人们的餐桌上有一盘烧熟了的土豆加上牛肉。中国在大跃进时期也宣扬共产主义就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这所谓的天堂,比阿Q的革命,去睡赵太爷家的宁式床,境界又高多少呢?

列宁曾说:共产主义就是……较资本主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但历史证明,所有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在实践中从来没有实现这一点,反而寄生的、垂死的、腐朽的、垄断的(列宁语)资本主义却发展更快。资本主义在一次次的经济危机中并没有灭亡,反而淘汰了落后的机制,体制更完善。中国教科书中的政治经济学部分、科学社会主义部分总是改来改去,要符合马列原理,就不符合世界和中国的实际,要符合社会实际,就违背马列原理。最后的结果只能以当时的政策、或领导人的讲话为理论依据。这说明共产党国家已经从理论上放弃了马列主义了。但是它又不敢明说,因为一说出来就没有了执政的理由了。所以邓小平提出,理论界不争论。他心里知道,一旦争论起来,一切都暴露无疑了。

科学社会主义本来不值一提,因为现在连共产党自己也不相信它。把它的一些东西拿出来,只不过是让人们看看,马克思邪灵主义这个所谓完整、严密、科学的理论所推导出来的自称为人类历史上最进步、最合理、最美好的社会制度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荒唐、无理、邪恶的学说竟能影响人类历史一百多年,造成无法估算的损失,无法诉说的悲剧,这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悲哀。通过马克思邪灵主义产生、沿袭、直到现在实质上已经灭亡,人类应该从新的角度认识一下什么是科学,什么是文明,什么是进步,什么是发展了。

(此文曾以李明的名字登载于200587日的大纪元网站,有改动)
(http://www.dajiyuan.com)

                                     2011-4-23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15/11 09:34:42 PM
骂渴死喝高,共产魔出道,革命昏天黑地,理想贫穷残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