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漫谈中国的传统道德及其在人们观念中的变异(三)

28289

                       

漫谈中国的传统道德

                及其在人们观念中的变异 (三) 

作者:于阳

           

                  

礼是人际交往的规范。礼能够体现一个人的修养,但它不完全归于道德范畴,礼还包含有文化、制度等内容。人之初,没有善恶观,所以要先教之以礼,通过礼去认识对错善恶,通过礼去学会人际交往的规矩,通过礼去了解道德的内容,让孩童以有形去理解无形。因为礼有它的形式、仪式、具体表达的方法、方式。所以学礼是学做人的开始。

家庭有礼,长幼有礼,内外有礼,上下有礼,不同场合有不同的礼,不同行业有不同的礼。国有国礼,民族有民族的礼,宗教有宗教的礼。俗语讲“出国问禁,入乡随俗”,不同环境要随从不同的礼。

为表达礼,人们制订了一系列的形式,叫“礼节”,“节”就是分寸、等级,如问候、握手、敬礼的方式等。为表示尊重、迎送、祝颂、哀悼等心情,人们制订了不同的仪式,叫“礼仪”.礼仪中的音乐、舞蹈等内容是艺术的表现,所以礼就有了文化的内容。礼还可以通过物质的形式表示,叫“礼物”。礼节有不卑不亢,礼仪有规模大小,礼物有轻重不同,为的是表达身份关系和尊重程度。

礼的仪式可以使人产生庄重、严肃的心态,同时也使人与人之间产生距离感。官场中的等级及相应的仪式,使人实实在在的感触到君臣有别,上下有别。礼成为等级制度存在和表现的方式,这种方式发展成为“礼制”,礼就形成了制度,所以制度也包含礼的内容。

庄子说:“在官场上以职位高的人为上,在宗族中以辈分高的人为上,在乡居朋友中以年龄高的人为上,行事处事以有德才的人为上。这是次序的大道理”。这里的上,有尊重、崇尚的意思。司马迁说:“礼是治理、管理人的伦常关系的规范,它的长处在于行为和行动⑵”。孔子说:“对民众以制度导引,以刑罚规范,民众虽不敢为恶,但为恶之心不能制止;对民众以道德导引,以礼节规范,民众就会有羞耻之心并能自律”。

礼仪既可表达尊重、欢迎、哀痛等心情,同时也可以掩盖这些心情。内心不喜欢、不尊重、不欢迎,但出于交往的需要,还是以相应的礼节、仪式对待。送葬出殡的队伍中,有人并不哀痛,但喇叭声、哀乐声可掩盖干嚎的间断以避免冷场的尴尬,这样的礼就成了虚伪,成了被利用的工具。

礼走向物质化,形成礼物。礼物可以表诚心,表忠心、表孝心、表信用、表感谢、表义气等等,可以说,伦理上的观念都可以用礼物表达。但这种表达也会发展成一种替代和掩盖的方式,如许多子女只是时时送父母一些钱物,并不能做到其它尽孝的责任,这种“以礼代孝”的做法不能说是完全做到了尽孝。进一步说,伦理观念用物质形式去表达,就与德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渐渐成为手段了。

礼与其它行为规范也有矛盾的表现。有这样一则笑话:一个作客的小朋友,在主人端出的苹果面前犹豫。主人见状,问其原因,小朋友说:“如果要讲礼貌,我应该拿小苹果,如果要不说谎,我想拿大苹果。”这就是诚信与礼的矛盾,进一步说是人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矛盾。“想拿”是自然性的表露,也是诚实的表现,但诚实、不说谎不等于“应该”,“应该”是从人的社会性中产生的行为规范,这里的应该就是礼貌,礼貌如果规范诚实,那么老子所说的“失道而后德”的问题就产生了。

某报登载过这样一则短文:公共汽车上,一女孩拿着一根冰棒在吃,旁边站着一位女士,和悦的看着她天真的模样。女孩的妈妈说:“把冰棒给阿姨吃一口。”女孩痛快的将冰棒伸过去。那位女士见此可爱的情景,不觉低头在冰棒上轻轻咬了一下。没想到,女孩突然将冰棒摔在了妈妈的裙子上,放声大哭。这一结果,闹的那位女士非常尴尬。其实这正是对当代儿童教育不完整的地方。当孩子把冰棒伸出去的时候,是礼貌的行为表现,但同时也做出了“给予”的承诺,对方接受了,就不应反悔,这才是讲信用。这是只对儿童进行礼貌教育而忽略了诚信教育的结果,这种教育就容易使礼貌走入浮华和虚伪。问题是车上的其他乘客也嘲笑这位女士“太实在了”。社会中有许多礼节都表现出极大的虚伪。礼一旦进入虚伪,就走向了反面。

有两则孔子在政治活动中利用礼的故事:鲁国的大夫阳货想见孔子,劝孔子出来从政。孔子知道他不过是想利用自己帮助他把持朝政,所以不见阳货。于是阳货派人送孔子一只烤小猪。按当时的礼节,大夫对士人有所馈赠,如果不是在大夫家里接受的,士人就必须回拜以表谢意。孔子当时的身份是士人,阳货利用这一礼节逼迫孔子来见他。孔子的对策是,打听好了,趁阳货不在家的时候回拜。但不巧,两人在路上遇见了。孔子只好听从阳货的劝告,出任官职⑷。

另一则故事是:孔子任鲁国司寇期间,君沉溺于美女淫乐,不关心朝政,孔子不被重用,因此有了辞职不干的想法。但这样做不符合对君主的礼节,从感情上讲也对不起君,只有等待机会。一次,君在祭天的时候,供品中没有按规矩上烤肉,孔子见这种情况,气得连祭祀戴的帽子都没有摘就走了。因为烤肉等供品,按规矩,祭祀完毕是应该分给参加祭祀的臣下的,不供烤肉,臣下就分不到祭品。孔子甩手而去,一般人会认为孔子是因为得不到烤肉而气走的,懂些道理的人知道这是君的失礼。但从为官的角度上看,因为这点小事就辞官,就是孔子的不对了。孔子正是使自己有一点过错,为的是使别人看到,自己辞官的责任好像在君,实际在自己。这样,即不让君丢面子,也不失礼,达到了辞官的目的。这就是在从政的过程中对礼的利用。

韩非子说:“上古竞于道德;中世逐于智谋;当今争于气力。”是说上古之人以道德高下相比;中世之人以智谋深浅相争;当今之人以力量强弱相斗。这说明了人的观念的变化,也就是义理的变化。你有你的理,我有我的理,社会中产生了不同的理,如何相处?各种信仰也有各自的理,而且有些人是无法和他讲清道理的。但人也要缓和矛盾、处理纷争、解决冲突啊,也要交往啊,于是就需要礼来解决问题。上述孔子的两个故事,就是说偏离了合理的事情,用礼解决问题的方式。这也就是老子所说的“失义而后礼”。失义就是理乱了,是非标准乱了。

礼本身是行为规范,也就是道德规范。但礼的表现是形式上的,那么他就是行为规范最表面的一种。无论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能做到懂礼节、都能利用礼。礼是离道德最远的行为规范,礼越多、越繁琐,离真实淳朴就越远,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就越复杂、虚伪。所以老子说:“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意思是说,礼这个东西,就像筛箔一样,能将忠信分化解体,是事情复杂化的开始。这里的忠信,笔者认为是《淮南子》中所说:“切行君子的本意,叫做忠,亲身体行君子的言论,叫做信。”

那么,孔子为什么还要提倡“复礼”呢?笔者认为孔子讲的复礼是恢复传统道德、传统体制。这个问题学术界的论述很多,这里不详述。

在中国,礼从古到今都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存在。无论是高尚的人还是邪恶低下的人,在礼的方面都可以做的很好。同时,礼形成“礼教”,走向僵化、教条,“礼可以杀人”,可以成为打击人、杀人的工具,历史上这样的事例太多了,这里就不详细剖析。

注释:  ⑴“朝廷尚尊,宗庙尚亲,乡党尚齿,行事尚贤,大道之序也”(《庄子·天道》)   ⑵“礼经纪人伦,故长于行”(《史记·太史公自序》)   ⑶“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勉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   ⑷见《论语·阳货》    ⑸见《孟子·告子下》,《史记·孔子列传》   ⑹《韩非子·五蠹》   ⑺“中君子之意,忠也。身君子之言,信也。”(《淮南子·谬称训》)

 

               几个相关概念的简述

:直即直爽,直捷了当。是人内心发出的真实情感,也是一种性格的表现。能对大是大非问题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是需要勇气的,是高境界的直,是一种节操的表现,其本质是真。荀子说:“是为是,非为非,曰直,”也就是朱熹所说:“顺理为直”。霸道的行为,山大王、强盗的行为也直爽、直截了当,但不顺理,所以不能称其为直。

孔子说:“性直而不懂礼节,容易犯尖刻刺人的毛病。”又说:“话不到该说的时候说出来了,是急躁;到该说的时候不说是隐瞒;不能查言观色,张口就说是瞎子。”这就不是性直之人能做到的。性直之人大都不讲究这些形式,不会察言观色。直这种行为在理性人看来,特别是深于世故的人看来是不成熟的表现。但尽忠之人多是性直之人,是看是非而不是看君主、领导的的脸色行事的。能象战国时期赵国的左师触詟那样转弯抹角的说服赵太后的人,需要有大忠和大智才能做到

:廉即廉洁、清白高洁,不苟取,是一种行为的表现。对食官禄者、即对公职人员来说,廉是一种行为规范,对普通人来说,廉是一种品质、节操的表现。

:耻是耻辱、羞愧的意思,是对人的行为的一种评价和认知。违反了德,即违反了孝悌忠信礼义等规范,不仁不义的行为,就是可耻的。孟子说:“人不能有不知羞耻的心态,对自己可耻的行为感到羞愧,是能够改行从善的人。”孟子对无耻之人的评价是:“羞耻之心对人来说关系重大,搞变诈取巧的人是不会有羞耻之心的。连羞耻之心都没有的人,还有什么能比别人强呢?”但随着道德标准的下滑,当今对羞耻的评价标准也产生了变异,评价事物的好坏以价值为标准,即以得失利害为标准,羞耻之心就没有位置了,“笑贫不笑娼”的观念就是这种变异的明证。遭人唾弃的“通奸”一词,也改称为浪漫的“婚外恋”了,语词的变化真切地反映了道德观念的变异。

:恕是宽容,用自己的心推测别人的心,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能尽量去理解别人,不计较,能原谅。恕源于善,是善心的一种行为表现,也是一种情操的表现,高层次上就是慈悲心。

:忍是一种心理状态,是抑制、克制自己的感觉、情绪。孟子讲“动心忍性”,即触动其心时,要坚忍其性。当今人类崇尚自由,但康德说过“自由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不想干什么就有能力不干什么。”这个能力就是忍的功夫。守法是对人最基本的要求,人还要守德,要修心性,修身,有涵养,有教养,有修养,都需要忍,这是对人不同层次的要求。孔子讲“从心所欲,不逾矩”。一个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又不违反做人的规矩,不失德,说明他的心性很高,但孔子到七十岁才能做到这点,可见忍是不容易的。佛教中的戒律也是忍的功夫,没有忍就戒不了。《史记》中记载韩信能受胯下之辱,所以能成就大事业,给后人留下了忍的典范。《水浒》中的杨志卖刀,遇到同样的事情,没能做到忍,一气之下杀了泼皮牛二,结果家传的宝刀被充公,还被发配充军。

当然,忍不是什么也不做,忍是在行为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一种行为。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修“真善忍”,是更高层次的要求,不是笔者在这里能讲述的。读者要想了解,请看《转法轮》一书。

:智是有知有识,知是了解,识是分辨。智不单指对知识的掌握 ,知,只是孔子所说的“多闻”。孟子说:“是非之心,智也”,智是辨是非、证真伪、分善恶的能力,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知有所合谓之智”,即自己的知识和经验与实际、与自然规律相吻合为智。但在现代汉语中的知识一词,人们侧重了知的一面,中国大陆的教育也只强调灌输而不讲分辨是非。大陆的校园中流行着这句口号:“知识就是力量”,话本身不错,但知识可以成为正义的力量,也可以成为邪恶的力量。这一点,不见有谁挑明。只知不识,造就了大陆的愤青。还有“崇尚科学”,其实就是“唯科学主义”的表述而已。原子弹,冰毒等等,不都是科学的产物吗?香油精、辣椒精、瘦肉精、蛋白精,科学已使什么东西都可以成精了。况且,崇尚是非理性的,也可以说就是一种迷信,而科学是理性的产物,崇尚与科学是对立的,两个对立的词强制组合在一起,明显的“党文化”的语词、破坏传统文化的语词。理性的事物用非理性的方式对待,正是党文化的思维模式。而且当今无论是理论界,学术界都已公认科学是一把双刃剑,能轻易的去崇尚么?

况且当今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太多了,贵州平塘县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各地多次出现的UFO现象,能用一句“自然现象”就打发了自己的思维么?我们这个地球在宇宙中不过是一粒尘埃,人们还狂妄自大,造一架航天飞机还叫什么“挑战者”号,既然向太空挑战,就有应战的。不多说了,说多了伤人的自尊。

智的发展是慧,慧是聪明,有知有识有才能。才能是有见解,能破迷惑、证真伪。慧的发展是悟,一般的悟指理解,高层次是觉醒,即佛教所说的“到彼岸”。智的另一面就是世故、狡猾。

智不是行为规范,但有智慧的人能从心所欲的遵守行为规范,智是从实践中、从学习中得到的,所以智使人有涵养,有修养,能提升人的品行、境界,以致达到大智大慧。当智作为动词使用时,就有学习的含义了(如“智慧”、“智能”,既是并列词组,也可做动宾词组,这种情况在佛经中比较多见),人必须学习礼节,学习做人的规范,学习文化、技能、技术、手艺,从这一角度讲,智就有了行为规范的含义。所以古人将“仁义礼智信”归结为五常。常,有恒久、不变之意,即五种不变的伦理准则。

孟子说:“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这里没有说信,“真诚之心,信也”,这是笔者的认识。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仁的另一面愚和傻,义的另一面是鲁莽和抗上。礼的另一面是虚伪,智的另一面是狡猾,信的另一面是顽固。孔子已发现这种状况,所以总是讲“中庸”,不偏为中,不变为庸,做事不过,不不及。孔子说:“中庸作为道德,是最高的标准啊⒁!”

良心:良心即善良的心,“是人对是非的内心的正确认识,特别是跟自己的行为有关的”。有良心的人忠于自己的内心感受,其灵魂是安宁的,这就是“好人一生平安”的道理。良心是人性善的一面的产物。但随着道德观念的变异,人们的是非标准也产生了变异,完全从物质的得与失、利与害的角度看问题,用价值去评价事物。当人们提出“良心多少钱一斤”的时候,良心就泯灭了。司法审判中,有当事人曾在法庭上呼吁“你们要讲良心啊!”法官、律师的表情是无奈的,甚至鄙视和嘲笑这种呼吁。他们认为,这种呼吁起码是无知的表现。因为在法律的条文中,在律师这一行业中,是没有道德和良心的位置的。讲良心,即“溺其职也”,这里不是说法官和律师不讲道德、没有良心,而是道德和良心与他们职业的内涵无关,法律只认事实和证据,不认良心。如果还有道德、有良心,就不需要法律了。

道德是良心的底线,底线被突破了,法律就产生了。

马克思主义理论把道德和法律看成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是对立统一的关系,是统治阶级的统治手段。道德行使牧师的职能,法律行使刽子手的职能。因此用道德还是用法律统治人民,只是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问题。这一观点,彻底败坏了传统道德。有道德,就不需要法律,当道德规范不能规范人的行为时,才用法律去制裁。其实,早在战国时期,韩非子就提出过“二柄”的观点,“二柄”就是君主的两个权力,即“刑与德”,也就是“赏和罚”。韩非子把德看成了赏赐,那么道德就成了手段,就不是人们在共同生活中形成的行为规范了,而是可以任意改变,可以随意制定出来的东西(当然,韩非子的德有“得”的含义,这里不详述)。

如中共出台的“公民道德基本规范”就是这类产物。它的内容是:“爱国守法、明礼诚信、团结友善、勤俭自强、敬业奉献”。这里除了“明礼诚信”还算道德规范的内容,其它都是不伦不类的东西。说它不伦,是它表述的不是人伦规范的内容。说它不类,是它不符合种类的划分方式,它表述的不是同一种类的概念。这里费些笔墨分析一下。

道德是伦理学的内容,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爱国”是情感的表述,是一种心理状态的表露,不是与他人的关系。而且爱国与爱政是两码事。一个政权对民众好,民众自然拥护,不好自然反对,历史就是这样过来的,号召是没用的。“守法”是法律问题,是低于道德标准的行为规范。溜须拍马、趋炎附势、通奸等行为并不犯法,但不能说是德行好。

“团结友善”是个模糊概念,孔子讲“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和是和睦,有化解矛盾,缓和冲突,调整关系的作用。同是为了保持一致而亲附.“君子尚义,故有不

同,小人尚利,为利必不和”。所以团结是做不到的。当然,不厌其烦的讲团结,恰恰反映了不团结。况且,有矛盾、冲突是社会正常现象,有矛盾不能说是不道德,解决矛盾的方式才是道德水平的体现。

“勤俭自强”是个人品行和志向,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当然,“勤俭是一种美德”,但这种美德是指内修,是修身,而不是行为规范,不是同一层次的标准。而且政府制定、鼓励的超前消费、一次性消费等刺激消费的政策本身就违反勤俭的原则。即使是奢侈性消费,攀比式消费,炫耀式消费,虽不是勤俭,但他如果花的是自己的钱,与别人没关系,也不能说人家不遵守道德规范。

“敬业奉献”也不是基本规范。敬业是对公职人员的要求,不是所有人的规范。农民种地,老板经营企业,商贩做买卖,只是各自生存的方式,自然努力去做,叫他敬业是说废话。奉献有献爱心之意,但不能时时处处讲奉献。我对老板奉献,老板就是对我剥削。所以奉献不是基本规范,基本规范要求时时处处都要做到。

最根本的问题是,这个道德规范没有孝的内容,没有义的内容。“百善孝为先”,不讲孝是人败坏的开始。义是实践理的过程,共产党不讲义,所以共产党从来没有讲过理。

马克思主义理论中败坏人类道德的观点是很多的,如恩格斯有这样一句话:“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这句话,影响了中国大陆几代人的婚姻观,败坏了传统道德。中共刚一建政,在进城的干部中就兴起了休妻之风。抛弃农村的发妻,换一个城里女人。而且民政部门、各级领导还积极鼓动这种行为。恩格斯的这句话就是这种行为的理论基础。直至当今,仍有许多人把爱情当做婚姻的唯一标准。

人做什么事情总是先有一个观念,一个心理依托。当他发现自己的做法是反传统的,是违反道德的,是违法的,于是就需要找一个理由,或以他人的行为标准作为自己行为的理由,就连强盗打劫,还要摆出“此路是我开……,拿出买路财”等歪理,还要说“借俩钱儿花花”,这不是黑色幽默,而是给自己找心理平衡。休妻,要遭到家族的反对,要受舆论的指责,自己的良心也不安。但有了恩格斯的这句话,就不会内疚了,就可以理直气壮了。邪恶的行为尤其需要理论的支撑,以便说服自己。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这句话包含了爱情、婚姻、道德三个概念。爱情是一种情感,情感是不稳定的,而且情感会产生迷惑、冲动。婚姻是一种社会存在,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存在状态,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而道德是人的行为规范。婚姻产生家庭,就有了照顾老人,抚育子女,相互关照的义务和责任问题。家庭有子女,也就有了不同于男女爱情的亲子之情。所以,婚姻里面不仅有爱情,还有亲情,还有义务和责任,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决定着婚姻的稳定状况。婚姻不仅需要道德去规范,还需要法律的保护。法律保护婚姻中的责任,道德维护婚姻中的义务,当事各方调整婚姻中的感情。怎么能单从爱情一个角度制定婚姻的行为标准呢?况且,道德规范是理性的产物,爱情是一种感情,怎么能用感情去判断理性的对错呢?感情是没有标准的,而行为规范有标准。把感情作为道德的标准,逻辑上是荒谬的,其结果是败坏了道德。“党文化”的逻辑结构就是:用非理性推导理性,用理性判断非理性,用感情推断理智,用理智决定感情,以此搅乱人们的思维方式。还有什么“爱国主义”,爱国是情感的表述,主义是理论或制度,感情怎么能决定理论、制度?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感性上升到理性”吧。

也许有学者说,恩格斯谈的是共产主义时期的婚姻状态,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共产主义要消灭家庭。是呀,既然消灭了家庭,又哪里来的婚姻一说,人就像低级动物一样,交配完了就没事了,子女交给社会抚养,没有义务,没有责任,连亲情都没有了,还谈什么道德。“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到了共产主义,人连禽兽都不如了。

谈到马克思主义,这里多说一些,但也只是对几个观点的简述。读者要想了解共产党对传统文化的破坏,请看《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

注释:  ⑴《荀子·修身》    ⑵见《论语·子路·朱熹注》   ⑶“直而无礼则绞”(《论语·泰伯》)   ⑷“言而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论语·季氏》)   ⑸祥见《战国策·赵策四》   ⑹“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也”。(《孟子·尽心上》)   ⑺“耻之于人大矣,为机变诈巧者,无所用耻焉,不耻不若人,何若人有?”(《孟子·尽心上》)   ⑻见《论语·卫灵公》   ⑼见《孟子·告子下》   ⑽“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论语·为政》)   ⑾见《孟子·告子上》    ⑿见《荀子·正名》   ⒀《孟子·告子上》   ⒁“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论语·雍也》)   ⒂《现代汉语词典》   ⒃见《韩非子·二柄》   ⒄见《论语·子路》   ⒅《论语·子路·朱熹注》

 

                     结语

《老子·三十八章》论述了什么是德,及人类道德观念的演变过程。人们都在说,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但是,两千五百年前的古人就已经发现并总结出人类道德的内涵和人类观念的演变过程,而我们所谓的人类发展却正走着这种演变的道路。起码从这一角度上,不能说我们人类是进步了。现实已使人们看到,人类所说的发展和进步是以道德水准的下降为代价的。我们人类有不讲仁的职业(仁不统兵),有不讲义的职业(义不行贾),有不讲诚信的职业(间谍、特务),有没有良心位置的职业(法官、律师),有不讲羞耻的职业(妓女)。到共产党统治时期,连孝都不讲了,人类真是越来越自由了。

可见我们的传统道德,特别是在行为规范的层次上是有缺陷的,是不完善、不完美的。究其原因,在于我们这个社会不完善,社会不完善在于我们所处的自然界不完善(当然,自然是不是有界,这里不谈,姑且这样表述)。我们这个自然界的特性的表现­——元素周期律,就不是完整的周期系统。也就是说它不完善、不完美。那么由此所产生的人类社会也就不可能完美。人们总是追求完美,实际上是违反了自然规律。这种追求如果走向极端,就会成为邪恶的东西。纳粹认为雅利安种族是完美的,所以用战争消灭其他民族。马克思给人们描绘出一个完美的共产主义,鼓动人们用暴力实现它。中国古代的圣贤是了解这一点的,所以儒家提出“中庸”来保持平衡和稳定。

那么,我们是否应该提倡恢复儒家思想的指导地位呢?这个问题不是本文所要论述的,历史不会倒退。但是人类不应该、也不可能象马克思所说的决裂传统。只是可以这么说,自汉武帝时期,董仲舒提出“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到汉元帝正式确立了儒家思想的指导地位,两千年的实践证明,儒家思想能够使人们的道德水平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当然,儒家思想自宋代就走向了教条和僵化,当今人们也可以举出它的种种弊端、缺陷、不合理的地方,以致称其为杀人的礼教。但是,历史上没有哪一个思想能够指导一个社会两千年。而且这两千年中所出现的杰出人物能象现代人所认为的是落后的、愚昧的,都是傻子么?他们对指导自己思想的理论不做探讨么?历朝历代的开君主不想改变、抛弃它么?实际上历朝历代的学者对它的探讨是很多的,这都是有文献记载的。这种思想也受过其它思想的冲击,如佛教、基督教等,但都能够和谐共融。自“五四”打倒孔家店以来,有多少思想,多少理论,多少学说,多少主义,哪一个能够站住脚?更让人深思的是,当这种思想被丢弃后,仅几十年的时间,人们又从新发现了它的好处。

善良的人认为,当今这个社会,君子难胜小人,正人不敌流氓,做好人很难。做好人要受到误会、嘲笑、怀疑、妒忌、欺辱、打击、陷害。所以年轻人怀疑,我们为什么要做好人?为什么要讲道德?为什么要守法?其实,很早以前的柏拉图就说过:“如果不正义的人比正义的人过得更幸福,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成为一个正义的人?”问题在于,食色是人的本能需求,为私是人的本性,用好听的话说,是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所以追求名利成了社会发展的动力。因此孔子看到了人性的本质,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当今的人们也在说:“正义的边界总是要老”。看来这是规律,如佛家所说的是成住坏灭的规律。中国人保持了两千年的道德水平,在短短的几十年中就被败坏了。做好人难的程度,恰恰反衬出人类道德败坏的程度。

那么人类就如此败坏下去,从而走向灭亡么?也不能这么说。孟子说:“仁能战胜不仁,就好比水能灭火,是必然之理。但当今之仁,只是以一杯之水去灭一车薪柴之火,当然不能灭火。但你不能由此推断出水不能灭火的道理。这样说反而助长了不仁之心。”这话讲的很有哲理。

佛教中修炼的人讲修炼人的身、口、意,修身就是不做不好的事,修口就是不说不好的话,修意,就是连想都不去想。先修身,再修口,再修意。修炼到想都不想,也就达到老子所说“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了。这也表明,宗教的思想理论,从低层次上说,对维护人类的道德也是有益的。

作为一个普通人,即使做不到“上德”,但能做到老子所说的“下德,不失德”,也就是能够修身,能够遵守行为规范,就能够在社会中立足。行为规范的作用就是“非能使人弗欲,而能止之;非能使人勿乐,而能禁之。”就是说,不能使人消除欲望,但能制止、阻止人的欲望;不能使人消除享乐的情感,但能忍受不去做。这也就是儒家思想的作用。人们早已发现,欲念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所以儒家讲“发乎情,止乎礼”。

《转法轮》一书中说:“大家知道现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为什么还干坏事,有法不依?就是因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见时,他还要做坏事。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么做好,我说那社会就稳定了,人类道德标准就会回升”。这就是人类最后的希望。

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及其严酷的、史无前例的迫害下,仍旧用平和的、文明的、理性的方式讲真相、反迫害,是真善忍的最好体现。传九评,促三退,起诉恶首,这些许多人开始认为是无用的行动,已经使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它的巨大作用,看到了中国的希望,人类的希望。这也正在证明着仁能战胜不仁,善能胜恶,正能胜邪。许多有识之士、许多善良的人已经看到,真善忍的力量会更辉煌的发挥出来。

总感到问题没有说清,但文章也只能到此了。需要解释一下的是,中国的传统道德,主要以儒家思想为代表,儒家思想是“失道而后德”的产物,针对的是人类社会的问题。所以有“子不语怪力乱神”,“六合之外,存而不论”的说法,就是说“孔子不谈论怪诞、勇力、惑乱、神灵之事。”“我们所在空间以外的事情,存留而不谈论。”因此本文也是从这一层次论述道德。但是不谈论不等于承认不存在。在前面提到过,信仰是道德之源,维护人类的道德靠的是信仰。信神、信天命,才能使人向善,使人不敢为恶。儒家思想是信天命的,讲尊天、敬神、仁民、崇德,这一点不会有异议。人类道德的败坏是信仰缺失的结果,是唯物主义的出现造成的,是现代实证科学的出现造成的。但信仰是非理性的,神异之事也不是理性思维能解释的。所以最后说,此文主要是对不信神、不信天命的人说的,有信仰的人、修炼的人不需要说这么多。其实所谓无神论者,骨子里不是不信神,而是反对神,反对神的只有是魔了,是魔在起作用。

注释:   ⑴柏拉图《理想国》   ⑵《论语·子罕》   ⑶“仁之胜不仁也,犹水胜火。今之为仁者,犹以一杯水,救一车薪之火也,不熄,则谓之水不胜火。此又与不仁之甚者也”。(《孟子·告子上》)   ⑷《老子·三十八章》   ⑸《淮南子·精神训》     ⑹《转法轮》330     ⑺《转法轮》142

《论语·述而》    见《庄子·齐物论》,原文是“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议。”

 

                                                          2010-12-30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11/11 07:02:08 AM
夫子精神可嘉,第一個頂的是"台灣人",希望大陸人能領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