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于阳]首页 

于阳
博客分类  >  其它
于阳  >  未分类
漫谈中国的传统道德及其在人们观念中的变异(一)

28286

                       

漫谈中国的传统道德

                及其在人们观念中的变异 (一)

  

作者:于阳

                             前面的话

什么是道德?谁能说的清楚?有这种想法的人我想不在少数。因为当今人们的是非观念已经严重扭曲了。说不清是在于标准说不清,标准下滑了、变异了,是非、对错的观念混乱了。因此本文试图去解释。解释是指观念和认识上的纠正,但能否做到这一点,那是另一个问题。就好比医生看病,能确诊是什么病与能否治好这个病是两回事。古人讲“抛砖引玉”,其实玉石一出,就是对砖头的否定。但愿如此。

此文的初稿曾给几位友人一阅,对内容说什么这里不谈,但反应却是,在当今这个社会状态下谈道德……。我理解他们的意思。司马迁说:“当今天下的法网已够严密了,然而邪恶诡诈之风时时出现,发展到极点,造成上下相互欺诈蒙骗,以致最终无法解决,此时的官吏,治理社会有如救火灾,止沸汤,如果手段不勇武刚健,猛烈残酷,怎么能从容的胜任其工作呢?此时若谈道理、讲道德,是失职的行为,所以孔子说:‘诉讼断狱,我与别人的方式一样,应该使没有诉讼啊!’老子说:‘低下的人听到讲道、讲德,会大笑。’不是说的虚假话。”

   老子讲:“法令滋彰,盗贼多有。”就是说,法律政令愈发明细严酷,反而说明犯法的人愈多。所以笔者相信这样的话:人类社会一切问题的出现,都是人类道德败坏所造成的。因此,要想解决问题,首先须要改变人们被扭曲的的观念。犯法的原因是因为道德的败坏,但只有出现犯法的行为,才能制定出相应的法律。所以法律总是滞后于犯法的行为。人们总是强调法律不完善,其实是指法律体制不完善,不健全,法律的内容永远不可能完善。律师职业的出现就是法律太多的原因之一。法律越订越细,越来越多,多到只有专业侓师才能知道,而且也不能记住,常人不知道,怎么能做到不触犯法律呢?况且,法律是人执行的,人不执行,法律只是纸面上的东西。据报载,我国环境资源保护法律就有五部环保法律,九部资源管理法律,二十多部环境资源保护法规,三百多条环境标准,这些不得专业侓师才能了解吗?但却管不住一个排污的管道。人的良心坏了,三鹿奶粉一千一百多道检测程序又有何用。这不是人的道德观念的问题吗?一个政权,自己为自己量体打做的法律都可以任意丢弃,人们还能指望它能保护自己吗?

   那么,什么是道德呢?道德在高层次上指人的涵养、修养、情操、以致更高的境界,低层次上是指人的行为规范。所以老子有上德、下德之说。上德修心养性,下德是守规矩。而且,某些属于人性范畴的词语,如仁慈、善良等等,同时也有道德的内涵。这里要说明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概念是多义的,不像西方文化的概念清晰、界定清楚,也不能用西方的逻辑思维去量化、定性、分析、归纳,只能通过自己的生活经验去体会,甚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中国传统文化对语词不下定义,只能在语境中去理解,而且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理解。本文主要从人的行为规范的层次上谈论道德。

   从行为规范的角度说,道德就是区分人们行为的好与坏、对与错、善与恶的标准,是人们言论、行动所依据的是与非的准则,道德是人类在共同生活中形成的。它靠信仰、传统、习惯、社会舆论和教育来起作用,这里信仰是关键的,信仰是道德之源。人类道德的变异就是正邪、善恶、真伪的标准变异了,人们不知区分是与非、好与坏、对与错了。           

   在古汉语中,道与德是两个概念,道一般是指事物之理,所以汉语中有词汇叫“道理”。道在高层次上是指规律,自然规律、社会规律。“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道的更高层次是指宇宙的法则(这是修炼的人的认识,这里不谈)。德,就是现代汉语所说的道德。

提起道德,应该很严肃的去谈论,本文用“漫谈”的方式,似有不恭之意。只因在行文中要与被扭曲的常识、常理反复纠缠,须与变异的思想、观念反复博弈(当然,这种纠缠与博弈,既包括他人的思想、观念,也包括作者自己的),这个过程非常吃力,以致怀疑自己的能力。既难以深刻、完整、系统的谈论,所以只能用“漫谈”这种形式表述。也只能从某一角度或几个角度去谈,不可能阐述其全部含义。因此文中即有常识介绍,又有学术探讨,还有理论分析、事实的陈述,同时又加上政论、时评,并掺杂着一些杂感,由此牵连到题外的问题。这些汇在一起就说不上是什么形式了,完全不符合论文的那套模式。这种形式可能让讲正统的人、讲规矩的人难以认可,但我想能够让读者看明白就行了。不是要求读者接受文中的观点,有些观点甚至会被认为是偏激的,会有人非常反感,只是希望能够理解。这里的理解是指允许不同的观点存在,看看别人是怎么认识的,看看古人是怎么说的。

   注释:⑴“天下之网偿密矣,然奸伪萌起。其极也,上下相遁,至于不振。当是之时,吏治若救火扬沸,非武健严酷,恶能胜其任而愉快乎!言道德者,溺其职也。故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下士闻道大笑之’。非虚言也。”(《史记·酷吏列传序》)     ⑵《老子·五十七章》    ⑶见《易经·说卦》

 

                           孝·悌

   孝是指尽心奉养和服从父母。古人讲“善事父母为孝”,即尽心的对待父母的老病死之事。但如何做到这一点呢?孔子的弟子子由问什么是孝,孔子说:“现在讲孝的人,以为能供养父母就行了,养狗养马也是养,不敬重父母,与养狗养马有何区别呢?”孟子也说过:“供养而不爱,就象养猪一样,供养而且爱,但不敬重,就象养猫狗一样。”可见尽孝的标准是不一样的。低层次为养,中层次为即养又爱,高层次是即养又爱又敬。所以古时就有词组“孝敬”。

如何做到孝行呢?古人规定了孝子的具体做法:“和父母居住在一起,要表示出敬意;供养父母要表现出自己的高兴、快乐;父母生病时要表达出自己的忧虑之心;治丧时要表示自己的哀痛;祭祀时要表达自己的严肃和恭敬。”这其中,“供养父母要表现出自己的高兴”是最难做到的,孔子称之为“色难”,即事奉父母时的表情是最难表达和把握的。长期和父母生活在一起,难免不出矛盾,难免有厌烦不快之时,也难免有性格上的冲突,再加上婆媳之间、翁婿之间的各种差异,所以对父母的深爱不是时时都能做到的。因为爱和孝是两个概念,爱是一种感情,感情是不稳定的,是会变化的,而孝是一种行为规范,行为规范是须要遵循的,在两者不统一、不和谐时,也要表达自己的孝心、孝行,这就是“色难”的原因。

现在的年轻人提出以爱代孝,“我爱父母就行了,不必遵循老传统”。这是不知感情与行为规范是不同的,是不能替代的。感情会变化,也会造成冲动,甚至转向反面,爱可以变成恨。爱可以选择,孝是不能选择的,爱可以放弃,孝却不能,爱可以是相互的,孝是单向的,是不能求回报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年轻女子中,就流传着这样给男友提出的问题:“假如我和你妈同时掉在水里,你先救谁?”就是以爱代孝的观念提出的问题。让对方在亲情与爱情两种感情之间做选择。女方没有孝的观念才提出这个问题,男方没有孝的观念就不知如何回答。说白了,对男方来说,天下的女子很多,而母亲只有一个;对女方来说,你将来也会做母亲的。这个问题的提出就是道德观念扭曲的表现。

有人说了,基督教的教规中不是讲爱么?耶稣也讲爱呀!这里,耶稣所讲的爱是佛家中所讲的慈悲。这个问题,法轮大法的创始人李洪志老师解释过,慈悲不是情,只是西语系中没有与慈悲相对应的词汇,没有这个概念。所以用爱这个词代替。只有放弃了人的情感,才能生出慈悲之心,慈悲是善的最大表现,所以佛家修善。这也就是古代的圣人,哲人为什么可以表露自己的情感,却不评价情感,因为情感没有标准。

有的年轻人提出家庭成员之间应该平等,要讲民主、讲权利。似乎一讲孝就降低了他的地位,一讲孝就失去了他的权利。其实他是在和父母讲条件,在讨价还价。他是想说,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也对你不好。他不知道,平等不是随处可讲的。在公司,你不能跟老板讲平等,而只能看他的脸色行事;在单位,你不能跟领导讲平等,而只能听他的调遣;在学校,你不能跟老师讲平等,你得尊重师长;在军队,你不能跟长官讲平等,你必须服从命令。在这个世界上,平等的环境其实是很窄的。况且,父母生你养你了,这平等吗?那么是你侵犯了父母的权利,还是父母侵犯了你的权利?讲民主,是你供养父母、还是父母供养你?这样的年轻人,过而立之年就会发现,他所理解的平等、权利、民主等概念,完全不是他所认为的那样。平等是政治问题,是社会问题,亲情观念不能用政治观念替代,家庭关系不能与社会关系等同。

孔子的弟子有子说:“一个能做到孝行的人,冒犯尊长和上级的情况是极少的。不好犯上而好作乱的人是没有的。”这说明,提倡孝,人们都能做到孝行,能对社会稳定起好的作用。

所以古人认识到“百善孝为先”的道理。西汉时的人才选拔制度即以孝、廉为标准,即“举孝廉”。后来,又建立了“丁忧”制度,即逢父母丧时,子女做官的要退职,守孝三年(有的朝代二十七个月)。服丧期间,不许应考,不许婚娶,不许赴宴。唐朝还立有“孝假”制度,即壮年男子遇父母死亡,服孝期间可免除兵役及其它各种劳役。历朝历代都把不孝列为最大的罪过。“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古人推崇孝的原因是什么呢?即“夫孝,德之本也,……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并称其为“至德要道”

从文字的构成上也能看出古人对孝的重视,什么是教育呢?“教”字就是孝加文,以孝为文就是教。由此可见传统文化中孝的地位。

传统的厚葬久丧,当今人们难以认可,早在墨子就提出过“节葬”,并著有《节葬》一文。但厚葬久丧能使“民德之归厚”。葬礼的仪式、服丧的的过程,祭祀的礼制,能使人产生庄重、恭敬之心,使晚辈明白尊祖、尊长的道理和做法,使孝的观念和行为传递。这里不是提倡恢复丁忧,恢复厚葬久丧,现实社会也不可能做到,而是表述古人对孝的态度,介绍传统的道德观念。其实,很多观念是靠行为表现的,靠形式支撑,失去了形式,观念也很难维持住。

但古人并不提倡“愚孝”,认为孝子丧亲不能过分哀痛以致伤了身体,三天后要正常饮食,不能以死伤生,要“节哀顺变”。并且认为,子女完全听从父母的命令指示,并不完全是孝的表现,“父亲有敢于直言劝告的儿子,就不至于做出不合规矩的事。所以遇到父母要做不义之事时,做儿子的不可以不直言相劝。”孟子曾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既然有三不孝,另两条是什么呢?一是“一味的顺从父母,使父母陷于不义的行为之中”,二是“家境贫寒,父母年老,却不去谋事以供养父母。”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无后为大”,原文是“不娶无子,绝先祖祀”,是指不结婚造成没有后代,是不孝的行为。如果结婚无子或不生育,那是天命,不是不孝。不只是当今的人,古人就有人分不清这个问题,认为没有儿子就是不孝。

如果父母触犯了刑法,子女应如何对待呢?《论语·子路》中有这样一段论述:叶公对孔子说:“我们乡里有直身而行的人,他父亲偷了羊,他去揭发、作证”(即“直躬证父”)。孔子回答:“我们乡里对待直身而行不这样看,父亲为儿子隐瞒、儿子为父亲隐瞒,这才是直身而行的表现。”这里,叶公从诚信的角度谈直身而行,孔子是从孝慈的角度谈,孔子是提倡“百善孝为先”的,在孝与诚信发生矛盾时,以孝为先。

《孟子·尽心上》里也有这样一段文字:孟子的弟子桃应给孟子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舜是天子,皋陶是法官(皋陶以执法严明见史),如果舜的父亲杀了人,该怎么处理?”孟子回答:“舜对待放弃天子之位有如丢弃穿坏了的草鞋。他会背负着父亲,偷偷的逃跑。二人在海边居住下来,终生快快乐乐的,忘记天下的存在”。这里应注意的是,舜不是用君主的权力去包庇,而是选择了逃跑。

上述两种行为,按现时中国大陆的法律是犯了包庇罪、窝藏罪,而古人却有“亲亲相隐不为罪”的观念。有学者考证,这一观念在春秋时期已出现,两汉时确立为法律制度。这是古人的容忍制度,体现的是人文关怀。容忍的程度表示一个政权自信的程度。在古刑法中,除了谋反罪以外,其它犯罪行为家里人为其隐瞒、藏匿,是合乎情理的,体现的是血浓于水的情感。抓捕罪犯是“有司”(有关部门)的事情,百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无所谓包庇、窝藏。这是家庭与社会的不同对待,政治与亲情的不同对待。于是圣人的思想变成了民间的俗语:“屁股再臭,也不能割下来扔了”。当然,官府前来捉人,家人也不反抗,因为他知道抓捕罪犯也是官府在行使自己的职责。成语“大义灭亲”的做法只适用于担任公职的人员,因为公职人员拿国家的俸禄,“食人之禄,忠人之事”,在忠孝不能两全时只能选择忠。孟子提出舜必须放弃天子的权位,就是这个道理。当然,会有学者举出历代处理包庇罪、窝藏罪的例子,中国历史大都是治世法宽,乱世法严,不能一概而论的。

当今中国大陆的年轻人,与家长有了矛盾,张口就是断绝父子关系,断绝母子关系,其根源就是马克思的“与传统的观念进行最彻底的决裂”,此风文革时期最盛。断绝什么关系?血源关系能断么?经济关系?父母把你养大了,你不管父母了?政治关系?家庭里没有政治。入了大狱,要靠家人送衣物,判了死刑还得家人收尸。断绝关系这话,不是人话。

看先秦诸子百家的道德观点,在忠信仁义礼智方面有不同的解释,唯独孝的观念是一致的。这就是为什么历史上许多奸臣、恶人、江洋大盗,却是一个大孝子。大恶之人可以扭曲其它道德观念,却不能不孝。因为不孝之人在那个社会环境中就不会被社会认可,也就不可能成就大事,不论是好事、坏事。历史上有名的侠义之人、侠客,他们的行为虽不完全合乎正道,而且常常蔑视传统,却没有不孝的行为记载。当今有的学者发现某些历史上的恶人有孝行,从而提出全面看人的观点,是不知此理。

从反面来比较,当今中国大陆,整个官场都是黑暗的,想做一个清官、廉官,就会与他人格格不入,与整个官场格格不入,就不会有升迁的机会,在基层就被淘汰了,掉进粪坑里还想不沾粪是不可能的。“出淤泥而不染”的人有,那是大德之士。当然,“大隐隐于朝”,话不能说绝对了。还有一个现象说明问题,当今人们起名用字,忠信仁义礼智侠勇都有,却极少用孝字,五、六十岁以下的人难以看到了。而在以前以孝为名的人是相当多的。这从一个方面也反映了人们道德观念的变化。

汉代时提出“以孝治天下”,既然如此,尽孝就不单是子女的事了,社会也有责任。《三国演义》第十九回中有这样一段故事:曹操捉住了吕布的谋士陈宫,劝他投降,不降则杀。陈宫仍不肯降。曹操说,你不顾自己的性命,难道也不考虑你的老母、妻子、女儿的命运吗?陈宫回答:“以孝治天下的人不伤害人的亲眷,施仁政的人不断绝人的后代。不是我不尽孝,不尽供养之责,而是你把我杀了我无法尽责。我的母亲、妻子、女儿的命运由你而不由我决定。”曹操听其言之有理,答应供养其老母妻子,聘其女儿。陈宫于是引颈受戮。可见,统治者提倡孝,民间就有孝的风气,孝的观念就会潜移默化的深入人心。国家提倡以孝治天下,曹操也遵循这一规范。(这段故事选自《三国志·魏书·吕布传》)。

相比之下,马克思提出“与传统的观念进行最彻底的决裂”,孝是“传统观念”,是“害人的旧礼制”,所以尽孝要用阶级观点去分析,“亲不亲,阶级分”,把家庭观念与政治观念相混,五类分子孝敬父母都要受到批判,强迫划清界线。许多共产党的官员,当政后也不敢供养成分高的父母。共产党从来不讲孝,可是在迫害法轮功时,却说被抓的大法弟子不尽孝,为了信仰,不管家人。你定的宪法说信仰自由,人家不放弃信仰就抓人,关在牢里无法尽孝,反而说人家不孝,古今中外哪有这样的道理。不但如此,还搞株连,家人下岗失业,子女不能考学,连一千八百年前的曹操都不如。可悲的是连家人、旁人也看不到这个理,这不是历史的倒退是什么?那些常常在讲什么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的人,真应该反思一下。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举孝廉”的实行,使尽孝可以得到官位,得到名利,孝也就成了被利用的工具,这方面的例子也很多。“举孝廉”发展成被举荐人与举荐人的特殊关系,初是弟子、门生,后来形成官僚集团而结党营私,就完全失去了以孝选拔人才的目地和意义了。汉末的“党锢之祸”就是这个结果。而且孝也能成为杀人的理由,曹操杀孔融就是以不孝为借口,“以孝治天下”走向了反面。代之以科举制度了。

孝行与统治者维护政权也有矛盾,统治者不可能不杀人,特别是政治纷争杀人及冤假错案杀人,就牵扯到被杀者的子女报复的问题。子女报仇是尽孝的行为,不报仇就是不孝,这就与“以孝治天下”冲突了,所以,灭族的刑罚,灭三族、灭九族等,不单是为惩罚罪犯,警示他人,也有避免尽孝者报复的因素。这一问题的出现,也是“以孝治天下”不能实行下去的一个原因吧。

经常和孝并列提起的是悌,悌的意思是敬爱兄长。那么,兄长做的不对也要敬么?是的,做的不对也要敬,为什么呢?这里有个位置的问题。《易经》内涵之一就是告诉人们,人生最重要的就是摆正自己的位置。就是说,当你处在弟弟的位置时要敬爱兄长。也就是说,如果弟弟是老板,哥哥为其打工,弟弟就不是弟弟而是老板。如果哥俩一起做买卖,那就是合伙人而不是兄弟,这就是位置的不同,宗族位置与社会位置的不同。墨子讲“友兄悌弟”,就是兄爱弟、弟敬兄。这里的友与悌是并列关系,不是因果关系,不是说只有兄爱弟,弟才能敬兄。大家都知道“牛郎织女”的故事,牛郎哥俩在分家时,哥哥说,自己有家有口,牛郎就单身一人,所以田地房屋哥哥归己,只分给牛郎一头老牛。牛郎什么也没说,这就是悌。这一点,现今有几人能做到?不说人脑袋打出狗脑袋来,起码也要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权益。当今家庭中的矛盾,动不动就告到法院,用法律手段解决,就是孝悌观念丧失的结果。

古人早已看到,兄弟之间的矛盾,就是敬养老人和继承财产两个问题。如果做到孝,第一个问题就不存在,如果做到兄友弟恭,财产问题也好商量。人是感情动物,做父母的不可能一碗水端平,对子女,总会偏向较弱的一方。因此子女对财产的分配不能较真,要顺从父母。汉语中有词组叫“孝顺”,孝行就要有顺从,不能处处讲理、讲公平。“人情大于王法”,是中国传统的家族观念,也就是庄子所说的“宗庙尚亲”。《菜根谭》中说:“兄弟之间的爱护、帮助,即使做到最完美,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施恩的一方自以为恩人,接受的一方有感恩图报的想法,那么彼此之间的关系就成了路上的陌生人,这种关系也就成了市井交易⒁。”古人又讲:“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家庭矛盾在家内解决,不要搞到外面去,对外要同心协力。

注释:⑴“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论语·为政》)    ⑵“食而弗爱,豕交之也,爱而不敬,兽畜之也。”(《孟子·尽心上》)   ⑶“孝子之事亲也,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孝经·纪孝行章》)   ⑷见《论语·为政》    ⑸“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论语·学而》) ⑹见《孝经·五刑章》    ⑺见《孝经·开宗明义章》  ⑻见《论语·学而》     ⑼见《孝经·丧亲章》    ⑽见《孝经·谏诤章》   ⑾“于礼有不孝者三事: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也;家贫亲老,不为禄仕,二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也”(《朱熹集注《孟子·离娄上》注》)    ⑿见《共产党宣言》   ⒀《墨子·兼爱下》   ⒁“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纵做到极处,俱是合当如此,著不得一丝感激的念头,如施者任德,受者怀恩,便是路人,便成市道矣。”(《菜根谭上·一三三》)    见《诗经·小雅·常棣》

 

   

                              

忠的本意是尽心竭力的意思。孝是家庭关系中的行为规范,忠是社会关系中的行为规范,忠是从政者、食官禄的人员的行为准则,“死君之难为尽忠”。历史上的比干、屈原、岳飞、文天祥等人物,给后人留下了忠的典范。

从内修的角度讲,忠是“中君子之意”,即切中君子内心的意念、感受。那么什么是君子呢?“义载乎宜之谓君子,宜遗乎义是谓小人”,即行为完全合理适宜是君子,适合小利抛弃道义是小人(有关“义”的详细解释见后)。《论语》中经常提到“君子”一词,但孔子并没有给出具体的解释,只能“语词从语境中了解它的含义”。

老子讲:“一个家庭不和睦,才能显露出孝子和慈父。一个国家昏乱,君主昏庸,才能显露出忠臣。”面对君主,讲忠就要有“诤”,诤就是直言劝告以使其改正错误。君主面对臣下的诤言或喜或怒,表明了君主的贤明与昏庸。所以在圣君、君之下只有贤臣、廉臣,昏君之下才有忠臣出现。即所谓“治世贤臣,乱世忠臣”。历代统治者把孝放在人们行为规范的第一位,因为他明白,有孝才能有忠,并不刻意提倡忠。

共产党要求党员忠于共产党的信仰、理想,要求为理想而献身。但信仰、理想是非理性的,是认识论的范畴,因此是自由的,是可以改变的,信仰不需要忠于。忠是一种行为规范,不能随意变来变去。共产党强制党员入党就要把一生献给它,以党的思想为思想,不允许有个人的思想,只能做驯服工具,做齿轮和罗钉。所以共产党讲的忠与中国传统道德的忠是不同的。

需要说一下的是,信仰、理想是否是非理性的,有人会有不同看法,但不是本文要讨论的,这里不展开论述。人们在党文化的教育下,观念被扭曲的相当厉害。你说1+2=3,先要说什么是一,什么是二,再说什么是加,再说什么是三,再说为什么等于三,这样他也不明白,其实是还不相信,还要问,你的理论是哪来的。在一个常识被扭曲的社会,面对自幼就被洗脑的人,讲清一个问题相当困难,须从最基本的常识说起。当然这里没有瞧不起别人的意思,因为笔者也是这样思维的,也是这样过来的。只是读了《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才算捅破了窗纸,豁然开朗。

古时官场上有“忠不过职,职不过官”的规则,“忠不过职”就是尽忠不能超越你所承担的职务。“职不过官”是指你所承担的职务不能超越你的官位,如果超越了,就叫“侵官”。侵官是超越权限而侵犯他人的职权。孔子讲:“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不在那个位置,就不能干、不能管那个事。也就是当今人们讲的不能“越位”。老子把“侵官”、“越位”之人称作是“代替高明的木匠去砍削木材,这样的人,就很少有不伤自己的手的了。”这里,老子把侵官的利害关系也说出来了。

现在的老百姓,受几千年传统观念的影响,也在有意无意的遵循这个规则。电视曾报道,某村有人检举了交通肇事者,结果受到村里人的鄙视和谴责。主持人分析了半天道德上的原因,也没有考虑到这一传统观念在人们潜意识中的深层次的影响。孔子的“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的观念,孟子假设的“舜背着杀了人的父亲逃跑”的观念在现代农村仍然有着很深的意识形态根基。尽管政府或有关部门鼓励揭发检举行为,但举报人并不受到人们内心的赞同,也不认为这种行为是光彩的。起码这种行为不是自己份内的事。特别是举报的目的是为了权力争斗、报复等私利或为了物质奖励等个人私利时,就更让人鄙视了。揭发检举这种行为既不受法律的涵盖,也不受道德的涵盖。它是特定条件下、特定思维模式的产物,它往往表现为不真、不善、不仁、不义、不忠、不信,是人格扭曲的行为,在传统观念中是君子不耻的,但共产党善于利用它。共产党特别痛恨自己内部的叛徒、特务,因为能揭它们的老底,但又竭力鼓动他人做叛徒、到处安插特务。这种做法,既不受道德的规范,又没有人格的准则。

忠是有具体内容和对象的,老板给了你钱,你就要对得起你拿的那份工资,即:“食人之禄,忠人之事”。公务人员讲忠,贪污、受贿、渎职等行为都是不忠的表现。政界中讲忠,美国政坛上发生过数次某某门事件,许多官员受到处罚,外人把他们看做是替罪羊,但他们是忠于自己的职务,忠于领导和上级的。从从政的角度看他们是对的,但是他们违反了诚信的原则。讲忠不能违反其它行为规范。诚信的原则高于忠的原则,这是西方国家的法制观念与当今中国大陆的不同。纳粹分子受审时,辩解自己是在履行职务,是干上级交给的工作。但他的行为犯的是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所以他的辩解不被法庭采信。共产党是讲忠的原则高于一切的。只要是忠,可以不讲诚信,不讲孝,不讲义理,甚至不要人格。即“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现代政权中有情报部门,安全部门,有间谍、特务等职业。间谍、特务所做的事情虽然是忠于党派集团、忠于政权、忠于某一民族的,但这种职业是不讲真、不讲诚、不讲信的职业,行为是违反真善的原则、诚信的原则的,他们是说谎的人,不能光明正大的面对社会、面对世人,他们的心灵是阴暗的,人格是扭曲的,甚至造成人性的变异。当违反真实、违反诚信的行为成为一种违反真实、违反诚信的职业时,人类的道德观念就整体扭曲了。

当然,人类社会存在战争,战争讲知彼知己,知彼就需要有间谍。军事中的间谍与政治、经济领域中的间谍涉及的道德问题是不同的,军事是对抗,要讲兵不厌诈,政治与经济是共容,需要讲诚信。所以人们对两种间谍的对待也是不同的,也就是战争中的杀人与正常生活中的杀人是不同的。这里不再进一步剖析。只是人们很少注意一点,历史上许多有名的间谍结局都很悲惨,大间谍大惨,小间谍小惨,这就是老百姓所说的报应吧。

当今许多行业中出现的员工出卖商业秘密,出卖行业秘密,盗窃技术秘密等行为都是间谍、特务职业的延展,本身连忠的观念都没有了,行为就是损人利己。这就不只是道德问题了,已经触犯了法律。

中国大陆在文革时期时兴过顾炎武的一句话,叫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就是现在,许多人也常把这话挂在嘴头。其实,一匹夫,即一庶人,一平民,即无领兵抗敌之权,又无治理百姓之位,也无出谋划策之门路,即使有心也无奈,如何尽责。古人有规范叫不能“侵官”,现代人有规范叫不能“越位”,匹夫的责任就是赋役完税,谈不上忠的问题。百姓明白,谁当政,都得服徭役,完赋税,“抚我则后,虐我则仇”。要想说了算,只有“造反夺权”才能如愿。这里不谈当时顾炎武提出这一观点的背景和原因,文革中提出这一口号,是有鼓动红卫兵造反夺权的目地的。到文革后期,大搞“早请示,晚汇报”,“三忠于,四无限”,“万寿无疆,永远健康”,唱忠字歌,跳忠字舞。忠在人们的观念中走到了极端,走向了肉麻,也走向了反面。

注释:⑴见《孝经·事君章》朱熹注    ⑵《淮南子·謬称训》     ⑶《淮南子·谬称训》    ⑷“六亲不和有孝慈,邦家昏乱有忠臣”《老子·十八章》    ⑸原文是“故明主之使其臣也,忠不得过职,职不得过官”(《慎子·知忠》)    ⑹见《左传·成公十六年》   ⑺见《论语·泰伯》    ⑻“夫代司杀者杀,是代大匠斫,夫代大匠斫,稀有不伤其手者也”。(《老子·七十四章》)    ⑼原文是:“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日知录》)    《尚书·泰誓》

                                                                (未完,转下页)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13/11 10:04:41 PM
能否重建看天意。学者的职责是正本清源。于阳此文比《墨子与共产党》的思维清晰,立足点也对。这样的文章应多写一些。
游客
   01/30/11 09:40:26 PM
一个虚幻的乌托邦搅乱了中国人祖先传承的道德体系,想重建谈何容易。